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作者:景戈字数:1915更新时间:2024-05-15 14:51:00
  牧野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陆酩解释道:“围猎行刺案出现了指向你的新证据,需要重新审理,这段时间只能委屈牧将军在这间别院里小住。”
  牧野算是听明白了,陆酩说得好听是小住,但实际上不过是变相的软禁,和她先前住在天牢里没什么区别。
  她冷哼一声,原来陆酩这是先礼后兵啊。
  “除了这间院子,我哪里也去不了吗?”牧野脸上并未有太多的波澜,像是很快接受了被软禁的事实,她平静地问。
  陆酩对上她的眸子,清澈的能够映出他来,但眼里却丝毫没有他。
  明明眼前的人陆酩知道就是牧乔,可他却找不到半点牧乔的影子,除了昨夜她因为中了药,失了意识,还有那么一分温存。
  如今清醒的牧野,看向他时,曾经的温柔缱绻尽无。
  陆酩压下心中复杂情绪,“以后在奉镛没人能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牧野扯起唇角,眼底冷得近乎寒潭刺骨的水,她嘲弄道:“殿下既然给臣下了软骨散,又何必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陆酩漆黑一团的眸子深深望着她,沉默不语,许久,他从床榻边起身,径直离开。
  -
  牧野发现陆酩确实没有诓她。
  待软骨散的解药起效,她恢复力气,走出别院时,左右站着的两名侍卫低眉垂首,并未出声阻拦。
  不过虽然明面上没有人跟着,但藏在屋檐和树里的影卫却是不少。
  牧野随意一扫,就找出了三个人。
  影卫似乎也并没有刻意隐藏踪迹,不叫她发现,牧野和其中一个对上视线。
  沈仃朝她挥手笑笑。
  牧野面无表情收回目光,没想到陆酩手底下还有那么楞的。
  牧野虽然不记得昨夜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不能做了委屈姑娘的事,就那么一走了之。
  她决定再去一趟妙玉阁,找柳茵茵问清楚。
  第23章
  别院的马厩里, 疾风吃草吃得正欢,马草是上等的紫苜蓿,疾风的马屁股直朝着牧野, 半天也没发现主人到它的跟前了。
  昨天牧野把疾风拴在东市,也不知道它是跟谁来的别院, 几株紫苜蓿就让它忘了主子。
  真是出息。
  牧野本来就一肚子的不爽, 走上前,一巴掌拍在了疾风的脑袋上。
  不过她手里没力气,反而被疾风的鬃毛扎了一手。
  “怎么现在谁都能把你牵走了?”
  疾风的鼻子里出气, 心虚地发出哼哧声。
  牧野左手抓住缰绳, 想要上马却失败了,虽然她吃了女儿酥的解药,可以正常走路,但脚下还是虚浮。
  沈仃从树冠上跳下来, “牧将军, 院外有马车可以使用。”
  牧野黑着脸, 不情不愿却无可奈何,只能坐上了马车。
  沈仃负责驾车, 听到牧野说去妙玉阁时, 眼神飘忽了一瞬, 又很快恢复, 驾车往妙玉阁的方向去。
  牧野这张脸和名号在妙玉阁并不好使, 另外她很穷, 两袖清风。别说就算是有银子了, 她也不能像昨天陆昭那样, 把柳茵茵和那一群姿色最为出众的姑娘请到船上,那靠的不是钱。
  沈仃见牧野被小厮拦在外头, 出声提醒:“牧将军,你给妈妈看一眼玉佩。”
  牧野疑惑:“什么玉佩?”
  沈仃手指了指她的腰间,“这块啊。”
  自牧野从别院房里出来时,他在树上就看见了,沈仃揉了好久的眼睛,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有这一枚玉佩,别说是妙玉阁了,整个奉镛,甚至连军机处,牧野都能畅通无阻。
  牧野顺着沈仃指的方向,低头,才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别在她腰间的玉佩。
  她从腰间解下那一枚玉佩,莹光透白的玉,摸上去掌心里传来一股热,是极为稀有的暖玉,玉佩上雕刻有龙纹,盘踞缠绕,栩栩如生。
  刚才还对牧野爱答不理的小厮见到牧野手中的玉后,顿时眼睛直了,诚惶诚恐地把牧野请进了妙玉阁,坐进了阁内风景最佳的厢房,从厢房的窗户往外看,整个映月湖尽收眼底。
  牧野把玩着手里的玉佩,转头想问沈仃什么,身后已经没了人。
  她抬起头,看见了挂在房梁上的沈仃,和黑暗融为一体。
  牧野:“……”
  她懒得再去问沈仃,有资格能在玉佩上用龙纹的,普天之下也就两人,除了承帝,就是陆酩,想来这枚玉佩应该是陆酩的东西。
  不过牧野不明白陆酩突然给她一枚玉佩是什么意思,还怪膈应的。
  没等她细想,很快妙玉阁的妈妈就领着一众如蛇般扭着腰肢的姑娘过来,对着牧野连连赔罪,揪着那拦门的小厮一顿臭骂。
  牧野对于势利场里变幻莫测的嘴脸厌烦,摆摆手,让妈妈带着姑娘们都退下,只点名要了柳茵茵。
  柳茵茵今日称身体不适,并未接客,不过真正有贵客来了,哪还轮得到她说不接客就不接客的,妈妈笑着应道:“大人稍等,茵茵马上就来。”
  牧野坐下没等一刻钟,柳茵茵便从外面进来,穿着一身烟紫色长裙,露出一截脖颈雪白纤细,微微垂目,眉眼间的媚态浑然天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