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冬来·八(达达利亚)

作者:忆与故人眠字数:14569更新时间:2023-11-05 17:16:40
  “再睡一会吧,早餐我做好会端上来,白面包、燕麦粥和培根煎蛋可以吗?”
  在荧眉心印下了一个响亮的吻后,达达利亚走到衣橱前脱下睡衣,自从被她说过一回后,他现在睡觉都不敢不穿衣服了。
  她总是那么口是心非,嫌弃他不穿睡衣的是她,晚上睡着了将手伸进他衣服里乱摸的也是她。
  达达利亚没有准备自己的睡衣,怕她觉得自己摸起来手感不够好,他还特意找了几件最柔软的棉质衬衫替代。
  “还想吃小煎饼,上面记得浇一点蜂蜜。”
  “好——”
  荧抱着枕头,懒洋洋地趴在床上看达达利亚换衣服,她突然咦了一声:“你背上怎么有一道道的红印子?跟烤肉排似的。”
  “你这是饿了吧,看什么都像烤肉排。”
  达达利亚轻哼一声,从衣橱里翻出今天要穿的衣服。
  …她还好意思问,昨晚是谁把他压在楼梯上不肯松手的?
  荧本来还在打哈欠,看到他换裤子时,她僵住了:“…你屁股上的牙印哪里来的?”
  “谁弄上去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还是说,你是觉得我能咬得到自己的屁股?”
  他提上裤子,麻利地将一根皮带穿过裤袢紧紧扎好。
  狐狸舔毛的时候好像咬得到,她心里偷偷想道。
  “…你昨天非要问我我的尾巴去哪里了,我答不上来你就…你就咬我屁股!说我把你的尾巴搞丢了。”
  达达利亚穿好衣服,这才慢条斯理地走回床边坐下跟她兴师问罪。
  他说的是洗澡时发生的事,她后来似乎又能认出他了,但却一再笃定他是狐狸变的。
  …最后他只能向她保证,一定会把她的尾巴找回来安上。
  诸多记忆碎片蓦地从脑海中闪过,再加上下身莫名的空虚和轻微的酸痛,荧终于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楼梯,狐狸,浴室。
  …她都干了些什么啊!
  “我…我…你……”荧逃避着他的视线,语无伦次了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脸涨红得像一颗熟透了的荚蒾果实。
  感觉到她面色有些不自然,呼吸的节奏也变快了许多,达达利亚没骨头似的靠到她身上:“紧张成这个样子,难不成是做完坏事不肯负责,想赖账?”
  他状似撒娇,语气里却隐隐带着威胁。
  仿佛她只要说出一个不字,他就要买通全提瓦特的媒体发上整整一个月的通稿来痛斥她的薄情负心。
  “没、没有……”
  荧悔不当初,她昨晚也是被姐姐的关切迷昏了头,不然她断然不会这么莽撞地一口气干掉一整杯蜜酒的。
  他又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腿间,委屈地轻声控诉道:“不仅是屁股…就连这里都被你咬疼了。”
  她下意识捏了一把,硬的。
  啪,脑中的某根神经似乎突然断掉了,她握着他的手有些不知所措。
  光是看着荧因为想起昨晚的事而变得害羞为难的模样,达达利亚就又起反应了。
  他昨晚才射了两次,一次在她喉咙深处,一次在她小腹上。
  “怎么了?你的脸好烫,”达达利亚贴了贴她的脸颊,他面上装作担心,手却往被子里滑去,毫无阻隔地触碰到了她腿间的湿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呜…!没有…没有不舒服……”
  荧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上身完全暴露在达达利亚的视线下不说,就连被子里的那半截都难逃其手。
  她刚刚还寻思这家伙怎么这么听话肯穿衣服睡觉了 ,敢情他这是在等量置换!
  “我、我不睡了,”感觉到危险,她本能地就要挣扎着朝床边爬去,“我要去堆雪人……”
  还没爬到床边,脚腕就被达达利亚抓住拖了回来:“躲什么?昨天的那股子干劲呢?”
  他说「干」这个字时,咬字还刻意重了一下。
  “我喝多了,”荧索性趴在床上耍赖,“昨晚的事情记不得了。”
  她才不会承认昨晚那个自以为欺负到了他,实则被他耍得团团转的人是她自己。
  “…真的?”
  他才不信,她这反应,分明是什么都记得。
  感觉到自己的臀瓣被揉搓着分开,达达利亚滚烫的吐息薄薄地喷洒在腿间,仿佛要渗透进她的骨髓里。
  “我想要了,你想不想?”
  他的声音里带了些鼻音,跟撒娇似的。
  “呜…!”
  有什么湿热的东西蜻蜓点水般地戳了她一下,荧条件反射地抬高了身子。
  是达达利亚的舌头。
  “我都还没有碰,它就已经湿透了,一张一合的好色哦,明明昨天才第一次吃进去,”他伸出舌头翻开她的身体,沿着那条裂缝上下逗弄,鼻尖不时地碰到她的后面和会阴,“看来我昨晚的表现没有让你失望,你刚才……”
  他突然压低了声音。
  “是不是偷偷在回味我昨晚在你里面时的感觉?”
  “…谁偷偷回味了?!我才不要一大早就做这种事!”
  被他这么一激,她立刻色厉内荏地反驳了起来。
  荧还不能接受自己昨晚的所作所为,她现在连他的脸都不敢看,怕自己一对上他那双深邃的蓝眼睛就会忍不住沉沦进去向他示弱求欢。
  “不断摇着屁股往我嘴上靠,还用这样软弱的语气撒娇说着不要…很没有说服力啊,伙伴。”
  达达利亚一边舔舐,还一边故意发出黏腻的水声和轻轻的哼声,他似乎很享受这样用听觉来折磨她紧绷的神经。
  “嘴倒是挺硬,下面怎么这么软?”
  咔嗒。
  她听到了他解皮带的声音。
  “你家人都还睡在隔壁…你也不怕他们听到……”
  荧的意志开始动摇。
  一楼是客厅和餐厅,二楼则是大家各自的房间,由一条走廊连接着。
  “老家的房子除了保暖好,隔音效果也做得很好,你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到。”
  达达利亚轻笑一声,她原来还在担心这个。
  “谁、谁要叫了?”她被他说得无地自容,难道她昨晚真的叫得很大声很放浪?“啊…!嗯啊……”
  猝不及防地,他的舌头顶了进来,在她浅处的内壁上用力搅动了一圈。
  “这不就叫了吗?是我赢了。”达达利亚得意洋洋地缩回舌头。
  幼稚不幼稚啊?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都能有胜负欲?
  荧被他这么一撩拨,不争气地又开始想念在她体内时他的硬度,他的形状。
  舌头还不够…想要更粗更长的东西进来……
  只要一面对他的攻势,她就容易意志力薄弱。
  “你也想做吧?想要我放进去的话,随时都可以开口哦,”达达利亚用下身抵住她,循循善诱着,“想要就说话,光扭屁股我可不会进去。”
  荧光是被那光滑滚烫的顶端戳着,就已经满脑子都想着昨晚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摩擦黏膜褶皱时的快感了。
  “让我猜猜,是哪里想要我进去呢?”
  他握着性器往上移了一寸:“是这里吗?”
  “不是那里…!”她惊慌地叫道,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这里一直在动,看起来也很想要的样子。”
  达达利亚坏心眼地对着她后面吹了口气,那圈褶皱立刻缩得更紧了。
  “我怎么会知道你哪里想要…那你自己握着它进去。”他就喜欢强迫她不情不愿地将自己喂到他嘴边。
  “才不……”
  见荧还要嘴硬,达达利亚又顶了顶她的后面,这次的力气有点大,她感觉下一秒它就要挤进来了。
  “你不自己放进去,我就随便顶了,顶进哪里算哪里,”他一下又一下地用力顶着她,吓唬她道,“不挨个试一遍,怎么知道哪个地方最舒服?”
  荧忍辱负重地用手分开自己,将身上最羞耻的地方展现给他:“这里…这里想要。”
  “这里又是哪里?”他还在装傻,用指尖点了下她尿尿的地方,“这里吗?好像有点小,进不去呢。”
  …无耻!
  她只好挣扎地握住他的茎身,让那颗饱满圆润的阴茎头对准了自己的穴口。
  “…很熟练嘛,伙伴,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做了?”后方传来了达达利亚得逞的笑声,“不要这么紧绷,会拉伤肌肉的。”
  荧不说话,咬着下唇,怕自己一开口他又找到了新的羞辱她的手段。
  “啊…进去了。”
  他抬起她的臀部,一挺身前端便被她濡湿的内壁给包裹住了。
  昨晚他才刚进去过,现在很容易就又进来了。
  她里面已经足够柔软,不再抗拒他的侵入。
  “我都还没用力,就被你吃进去了,已经吃过一次就是熟练啊,”达达利亚光是放进她体内不动,就已经舒服到想射了,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继续用言语逗得她面红耳赤,“里面一缩一缩的,好舒服,早这样坦诚不就好了吗?”
  “嗯…嗯啊……什么心里话都说出来…又会被你调侃欺负……”她瑟缩着承受着他一次又一次地冲撞,手无意识地在身下的床单上乱抓。
  “说得好像你不说我就不欺负你一样,”达达利亚怕她趴着会压得喘不过气来,抱着她侧躺在了床上,一边揉一边让她双腿大张着往她深处顶弄,“你越是口是心非,我就越想看到你哭着求我给你的样子。”
  “…有尊严地被欺负和无尊严地被欺负是不一样的。”她忍着呻吟强调道。
  “是不是我太不努力了?你居然还能分神和我斗嘴。”
  达达利亚将性器抽出,即将从她身体内退出来的那一瞬,又猛地捅了进去,这一下干得她好一阵痉挛,立刻呜咽着去了一次。
  “再给我多一些……”他埋头在她颈间,急促吮咬她的脖颈,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个个红印子,“现在别的什么都不要想,你只要专心感受我就够了,我现在…只想让你舒服到没空去想别的事情……”
  达达利亚那双修长的大手也没闲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摸到她胸前,在那挺立的乳尖上来回揉捻。
  “你…除了下面动,也做点别的啊!”
  荧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的全身又都同时在感受着他的存在,就连鼻子里都是他身上刚晨浴过的沐浴乳香气。
  “…比如呢?”他明明两只手也都在忙着爱抚她了,“还想要我怎么做?”
  达达利亚仿佛比她自己还要更了解她的身体,她刚张开腿,他就立刻知情识趣地将手覆上来细心伺候。
  “我想……”她快速地咕哝了一句。
  达达利亚虽然没听清,但他早就知道她想要什么了,他横抱起她,维持着插入的状态平躺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被我亲呢,”他扳过她的脸,垂首亲吻她,他的吻温柔而缓慢,舌头轻轻地滑了进来,“每次亲你都大概率要被你打。”
  “…只是不讨厌而已,”她迷蒙着双眼吮吸他的舌头,含含糊糊地,“并没有特别喜欢……”
  “那就是喜欢被我亲?还有呢,还喜欢被我怎么做?”感觉到她在回吻自己,达达利亚忍不住得寸进尺,“你要是不肯说,我就一直顶你,顶到你肯讲为止。”
  “呜…怎么样都喜欢啦!”荧被顶得没办法,崩溃地蜷进了他怀里,“太、太激烈了!心脏!心脏要受不了了!”
  她那么地喜欢他,怎么可能会讨厌和他亲近。
  哪怕被他哄骗着做出昨晚那么羞耻的举动,她也没真的生过他的气。
  “这么迁就我啊?”达达利亚蓝色的双眸氤氲着,“那能不能答应我,以后对我不要总是口是心非好不好?”
  “你总是故意说些让我难过的话,就不怕哪天我生气了。”他抵着她的额头,近距离地凝视她的瞳孔。
  “你生气了会怎样?”
  “…会再也不给你写信,也不会来找你,”达达利亚抚摸着她的脸,轻轻喘着气,“不要真的让我生气,我会很难过的。”
  他可没说不让她来找她,看她悟性了。
  荧怜爱地含了含他的嘴唇:“好。”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讨厌我,好不好?”他的表情突然有些不安,搂着她双腿的手也收紧了些。
  “好。”
  讨厌他?怎么可能。
  她用了三年都无法放下对他的喜欢,又怎会讨厌他。
  “我只会越来越喜欢你…呜…嗯啊……”荧被顶得差点跳起来,她颤栗地抱住他的脖子,“慢、慢一点……”
  他突然抽动得又深又快,几乎是发了狠一般地干她。
  “唔嗯…嗯…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喜欢……”
  听到她说喜欢自己,达达利亚怎么还可能忍得住,他紧紧箍住她的膝弯,彻底迷失在她的这句喜欢里。
  荧平躺在床上,将被子拉得高高的盖住了半张脸,只留一双眼睛恍惚地看着天花板。
  “躲被子里干嘛?”达达利亚倒是容光焕发,他支起脑袋侧卧笑吟吟地着看她,觉得她像映影里那种刚和奸夫偷情完正在道德与情感边缘徘徊挣扎的妻子,“你爱人还没下班回家呢,我们再温存一会,不要这么快就赶我到阳台上去。”
  “…什么爱人?”她还有些发懵。
  “你那个穷得响叮当,连赎金都要让你跟人讨价还价的玩具销售员啊~”达达利亚挑了挑眉毛,仿佛说的这人不是他自己,“你什么时候和他离婚?”
  “…你直接撕票吧。”他还演上瘾了!
  荧忽然感觉身下压着什么东西,伸手掏出来一看,是一个用毛线打结做成的绳圈,她一脸难以置信:“…我们昨晚还玩过这个?”
  紧接着,她狐疑地打量起了他的下身。
  “…才没有!”达达利亚光是看她眼神也能猜到她在想些什么,“哪有这么细,要是忘了的话,要不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荧往手指上套了下,刚好能套进去。
  “…剪下来的线头。”他心虚地移开视线。
  “哦。”她也没继续追究,只是将它摘下藏在了手心里。
  知道他们计划着要去野外玩,前天达达利亚的姐姐特意找来了几件自己小时候的衣服,说这样就不怕弄脏弄坏她的新裙子了。
  她是那么地珍惜她那些新裙子,任谁都看得出来,要是被树杈刮破了她肯定会心疼的。
  达达利亚说今天要带她去冰钓,荧便换上了这条浅灰蓝色的裙子,这是至冬年轻女孩常穿的连衣裙样式,外面还搭配了一件米白的围裙,它被保存得很好,完全看不出来穿着痕迹,就像刚裁出来的一样。
  达达利亚今天穿了件旧的立领衬衫,土棕色的马甲,灰绿的外套,戴了顶褐色的毛呢水手帽,整个人灰扑扑的,剩下的那一头橘红的头发显得格外显眼。
  “这件衣服最开始是我哥哥的,后来又给了我,还好它足够宽大以至于我现在还能穿得下它,”他掸了掸外套的袖子,“家里孩子多的家庭都这样,哥哥的衣服传给弟弟,姐姐的衣服又传给妹妹,你…不要介意。”
  “怎么会介意,”荧爱惜地抚摸着裙摆上的花边,“我会好好珍惜的。”
  “哈哈,那倒不用,这不就违背了她给你衣服的初衷了吗?她只是想让你玩得尽兴些,”达达利亚帮她整理好后腰上围裙的蝴蝶结,“弄脏了不还有我帮你洗吗,再说,我缝衣服的手艺也很好。”
  “唔,总感觉差点什么。”
  他捻起她的一绺头发:“我帮你盘起来,好不好?”
  “你还会这个?”她有些讶异,还是点了点头,“…你弄吧。”
  她倒是要看看他能盘出个什么名堂来。
  “冬妮娅小时候总闹着要我和老姐给她编头发,就那种很复杂的看起来像公主一样的,”达达利亚让荧坐在床沿,他站在一旁替她梳头,“我们一会是她的骑士团,一会又是她的丫鬟。”
  “啊,我和哥哥小时候也会玩,不过我们都是在抢着扮演英雄故事里的主角,他经常抢不过我,就只好当反派了。”
  “我们两个其实小时候长得比现在还要像,带上帽子就分不清的那种程度。”
  “所以偶尔也会互相扮演对方,大人们完全不会发现。”
  “现在想想…我其实挺过分的,要是偶尔也让一让哥哥就好了。”
  荧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到后面就只剩下一抹淡淡的郁色徘徊在她眉宇间。
  “…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达达利亚一直没插话,她怕他觉得自己的话题无聊了,更何况,哥哥还打伤过他。
  “我一直在听啊,我很喜欢听你讲你自己的事情,怕打断了你就不肯再讲了,”他将她两鬓的长发扎成辫子盘起,用一根淡蓝色的缎带装饰在她脑后,“我想了解你的世界,也想让你了解我,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地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荧对这个世界的疏离,达达利亚不是没感受到过,她总是努力让自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那样注视着这个世界,偶尔又会因为自己的善心而忍不住深陷其中,为人们不公的命运感到痛苦。
  还好她还有个哥哥牵绊住她,不然达达利亚真的害怕她哪天会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说出自己的想法,就那么让你害羞?”达达利亚紧挨着荧坐下来,从身后环住她,“你要习惯多表达,全憋在心里多难受。”
  达达利亚从小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长大,他们家的家规就是不许冷战,有什么矛盾都要在当天晚上向女神祈祷之前解决。
  可能就是因为一直没有和哥哥好好沟通过,他才想独自一个人背负起所有责任。
  “…知道了。”他偶尔也会说出一些像一个成熟大人该说的话嘛。
  “比如…每天说九十九次喜欢我,”达达利亚趁机夹带私货,“今天还差九十八次!”
  …她决定收回刚才对他的看法。
  达达利亚托起她的下巴,让她看向穿衣镜里倒映出的二人:“怎么样?对我的手艺还满意吗?”
  “…还行吧。”她别别扭扭地点了点头。
  “那作为交换…我每天帮你盘头发,你每天帮我刮胡子好不好?”他故技重施,这样他就有借口每天晚上去找她了。
  “不要,为了保持发型不乱影响到日常活动就不好了。”她才不上他的当。
  达达利亚忽然眸色微沉,取出一条围巾替荧围上:“别摘,今天外面冷。”
  她头发低低盘起,露出了一截莹白的脖子,上面还印着他刚才留下的痕迹,显得格外诱人。
  “不逗你了,”他忍住了吻上去的冲动,“饿坏了吧,我去做早餐。”
  趁着早餐前无事可做,荧摸到了蓄养家畜的小屋里。
  她一进来,整个屋子里的动物都沸腾了起来,它们叫唤了好一会,见她没有要袭击它们的意思后又安静了下来。
  一只白白胖胖的鸭子似乎以为她是来喂食的,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荧跟前,歪着脑袋打量她。
  “鸭鸭,你一个人…不,一个鸭在这里做什么呀?”
  她蹲下身来,和这只胆大的鸭子对视。
  “你的羽毛好蓬松…我可以摸摸你吗?”
  鸭子不予置否,只是挺了挺胸脯。
  “你真是只慷慨的小鸭子,”荧默认它同意了,她将手指插进鸭子蓬松的胸脯里,“好舒服…!”
  “我的羽毛手感好吗?嘎嘎。”
  “好软,好暖和,感觉手指都快要融化了……”
  她沉迷挼鸭,不可自拔。
  “你喜欢我吗?嘎嘎。”那个声音又问道。
  “喜欢……”
  不对,鸭子说话了?用的还是达达利亚的声音?
  “达达利亚,你变成鸭子了?”她环顾四周,没看到人影。
  “是啊,需要勇者大人的真爱之吻才可以解除诅咒,不然我就要一直在这里当鸭子了,嘎。”
  那个声音有些哀伤地回答道。
  荧抱着鸭子,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蹲在草垛后面的达达利亚。
  她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你就一直留在这里当鸭子吧,我走了。”
  …她刚才和鸭子对话的内容他绝对听到了,不然他怎么会憋笑憋得脸都红了。
  达达利亚一把拉住她:“害羞什么,留下陪我捡蛋。”
  “…怎么捡?”荧也来了兴致,平时她捡那些禽蛋都是趁着鸟妈不在的时候偷偷摸走的,像这样光明正大地抢还是头一回,“会不会被啄?”
  “不会,你看我。”达达利亚带她来到了一个鸡窝前蹲下,母鸡立刻警惕地抬头盯着他俩。
  她都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的手上就多了一枚鸡蛋。
  “…怎么做到的?”荧瞪大眼睛了。
  “叫我一声师父,我就教你。”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睛得意地眯了起来。
  “不要,偷蛋算什么正经本事。”
  她要是喊他师父,那下次见着他师父,岂不是要低上两个辈分直接成徒孙了。
  “哼,那我才不要教……”
  荧突然抱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教我。”她羞窘地将头靠在他胸脯上。
  她只是突然觉得他刚才的神情特别可爱,没忍住就亲了上去。
  “真狡猾,居然用这一招,”达达利亚两颊浮起一层薄薄的红晕,嘴角不住地上扬,“好吧,那就勉为其难地教你一次。”
  在他悉心指导下,荧很快就偷到了一篮子新鲜热乎的蛋,蛋大小色泽各有不同,分别来自敢怒不敢言的鸡鸭鹅们。
  “真棒~!”达达利亚本想摸摸她的脑袋,但又想到自己手脏,只好改为了一个短促的亲吻。
  “还有什么活要干?”荧突然对干农活充满了自信。
  “玩上瘾了?”达达利亚提起一只小桶向里走去,牛养在里侧的棚子里,“挤奶敢不敢去?”
  “…有什么不敢的。”她经不起挑衅,马上逞强跟了上去。
  几分钟后。
  “…我下不去手。”
  面对牛巨大的乳房,荧不禁望而生畏:“它不难受吗?”
  “放心,它不会疼的,小牛犊子吸奶的时候还更不知道轻重呢,来,手给我。”
  达达利亚包裹住她的手,让她握住它往下轻轻一拉,立刻就有纯白的乳汁被挤到了桶里。
  “真、真的出来了哎!”
  荧跟没见过世面一样惊喜地叫了起来。
  “给你买一头放壶里养好不好?”见她喜欢,达达利亚笑着提议道,“还是自己家每天挤的奶新鲜好喝。”
  “但牛要哺乳期才能有牛奶吧?”光是想想就觉得好麻烦,“生了小牛怎么办,养不了这么多。”
  “嗯,小牛犊都是两个月断奶后就送出去了,家里这几头交替着来生产,加上羊奶一个家庭也够喝了,每天还能余裕出很多来做奶酪奶渣。”
  “真辛苦,我会心怀感激地喝下去的。”
  荧刚说完,旁边的达达利亚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她不爽地瞪了他。
  “还以为你会说「好可怜啊为什么要它们母子分离」。”他捏着嗓子学她的语气。
  “…我才不会这么说话,”要不是手上正在忙,她一定不会放过他,“其实也这么想过,但想到那些专门用来吃肉的牛,又觉得其实还算好了。”
  毕竟牛奶真的很好喝,做点心也离不开牛奶。
  许是他俩某些言论激怒了牛,牛抬腿就是一踢。
  为了躲避这一脚,荧手一歪,滋得两个人脸上都是牛奶。
  “…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她震惊地抹了把脸。
  牛奶流到嘴边,她下意识就要伸舌头舔,被达达利亚制止了。
  “哈哈哈…别动,我帮你弄干净,也别伸舌头舔,还没煮沸消毒,喝了要拉肚子的。”
  …他这舔冰溜子的人有资格嫌弃牛奶不卫生?
  “哥哥,你们起得好早……”弟弟托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托克在楼上都能闻到煎饼的香味了。”
  “你是被馋醒的吧?”达达利亚熟练地将面糊倒进平底锅里,“煎饼马上就好,托克刷牙洗脸了吗?”
  “刷了——”
  托克凑到灶台边,突然拉了拉他的衣摆,神秘兮兮地低声说道:“哥哥,我昨晚…看到独眼小宝了!”
  达达利亚一时忘了要给煎饼翻面:“…在哪里?”
  “托克昨天遇到了一个和好人姐姐很像的大哥哥,他一个人站在巷子里,看起来就像迷路了一样。”
  “托克一开始以为他是好人姐姐,然后就一直追着他跑,直到我跑得不小心摔跤了,他才停下来问我有没有摔伤。”
  达达利亚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他至少不会对他的家人动手。
  和她一样心软。
  “后来,他还带托克吃了豆腐花,又带托克射箭赢了个大鹅……”
  “托克有没有好好谢谢人家?”达达利亚颠了下锅,让煎饼翻了个面。
  “说了,但他不肯要托克的钱,”托克有些失落,“如果是好人姐姐和她的朋友,一定会很高兴地收下的。”
  达达利亚不禁想起昨晚洗衣服时从她口袋里掏出来的两个有点眼熟的钱袋,像是他经常用的那种。
  他本以为她只是喜欢摩拉,没想到里面剩下的活动资金她不仅一分没动,还一直带在身上。
  达达利亚的脸色柔和了些:“后来呢?”
  “他本来要送托克回家,结果走到院子门口时,大哥哥突然脸色很难看地问我想不想看机器人。”
  蓦地,达达利亚握着的平底锅木手柄碎裂了。
  “哇…!哥哥,锅子!锅子!煎饼要糊了!”
  达达利亚换了口新的平底锅,他强颜欢笑:“然后呢,托克看到独眼小宝了?”
  “嗯!那些独眼小宝还会动!大哥哥让它们做什么,它们就做什么!”托克手舞足蹈地描述着,“大哥哥还让我站在独眼小宝的手上,肩膀上……”
  “大哥哥说,独眼小宝不止这几个…型…型号?还有像山一样高大的。”
  “他让独眼小宝陪托克玩了很久,直到我玩累了开始困了才把我送回了志愿者小站。”
  “托克就不担心大哥哥是坏人吗?这么轻易就跟他走了,”达达利亚觉得自己真的需要重视起弟弟的安全教育问题了,“上次不是答应过哥哥,以后不许做冒险的事情了吗?”
  “但…但大哥哥真的很像好人姐姐嘛,他好多小动作都和好人姐姐一模一样,就连笑和为难的表情都很像。”
  那是当然,他们两个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了,怎么可能不像。
  “大哥哥是独眼小宝的伙伴,一定不会是坏人。”
  “托克,答应哥哥,不要让别人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可以吗?”他想了想,还是蹲下身来交代弟弟,“就算是好人姐姐也不行。”
  “托克知道了,”托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点头答应了,“大哥哥也是这么说的,但托克还是想告诉哥哥,大哥哥是哥哥的同事吗?”
  “嗯…算是吧。”
  “吃早餐啦,别顾着玩了。”
  达达利亚做好早餐回来,发现荧抱着一只小羊羔正玩得不亦乐乎,他喊了两声她才舍得抬头应他。
  “知道啦——”
  荧刚想放下小羊,突然感觉头发被什么东西扯住了。
  …等等,羊在嚼什么?她刚刚抱起它的时候,它明明没在吃草啊。
  “啊啊啊达达利亚你家羊在吃我头发!”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她第一次遭遇了被啃食的恐惧。
  达达利亚连忙走过来解救她的头发,他就不该听她的留下那两小绺修饰脸型。
  这下好了,半绺被羊吃了。
  他拿出一根胡萝卜和它交换:“不许吃我的东西,你的食物是这个。”
  胡萝卜闻起来明显比她的头发要好吃,小羊立刻转移了咀嚼的目标。
  看荧一脸心疼地捧着自己的头发,达达利亚忍着笑安慰她:“不对称也挺好看的。”
  “怎么办,它吃了我会不会消化不良?”
  要是吃出问题来了,她要怎么跟冬妮娅交代。
  “放心,它肠胃很好,实在消化不了…还能排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
  他笑得前仰后合:“居然…居然被羊吃了……哈哈哈哈……”
  达达利亚的话并没有安慰到她,她心情更差了。
  …有的人明明还活着,身体的某一部分却要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世,是何等复杂的心情。
  “好好喝——”
  荧一口气喝完一整杯牛奶,亲手挤的奶就是感觉不一样。
  达达利亚帮她又倒了一杯:“喜欢就多喝点,我煮了一大锅呢。”
  “托克怎么了,一直看着我,我脸上沾到面包屑了?”荧觉得对面的托克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的,这孩子难得这么安静,她还有些不习惯。
  “托克没事!托克很好!托克吃饱了要回去做作业了!”说罢,托克跳下餐椅,一溜烟跑上楼了。
  他差一点就要憋不住跟好人姐姐说大哥哥的事情了!
  安东也起来了,他一边打着瞌睡,一边用小勺子吃燕麦粥:“哥哥,原来伊万爷爷真的是好人。”
  “他本来也不是坏人呀,”达达利亚擦掉弟弟脸颊上糊到的燕麦粒,“你昨天遇到伊万爷爷了?”
  “我昨天主动跟他打招呼,他还买零食给我吃。”
  “有好好地跟伊万爷爷道谢过了吗?”
  “嗯!伊万爷爷还夸我有礼貌!”
  荧看着他们兄弟对话,总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些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给马套上水勒等鞍具,又摸着马头安抚着喂了一根胡萝卜后,达达利亚转头看向荧:“以前骑过马吗?”
  “很久很久以前骑过……”
  久远到她已经想不起来那是多少年前了。
  …再说,那时她和哥哥都会飞,谁还骑马啊。
  在达达利亚的鼓励下,荧也伸出手摸了摸马的头,马儿也顺从地低下了头让她挼。
  “放心,它很温顺,胆子也很大,不会突然把你甩飞的。”
  达达利亚以手当梯让她借力跨了上去,自己也随即单手翻身上马。
  “要是害怕的话就往我怀里靠,当然,不害怕也可以这么做。”
  “谁害怕了…呜啊——!”
  身下的马突然打了个响鼻,她吓得往后一躲,死死攥住了达达利亚的衣襟。
  “哈哈哈哈,它是在高兴今天可以出去散步呢,”达达利亚笑着拍了拍她的背解释道,“马和人一样,关久了也会郁闷,坐稳了——”
  他握紧缰绳,带着她纵马向着雪原的深处驰去。
  “怎么样,能自己下来吗?”
  达达利亚将马拉到湖边的一棵树上拴好,抱着胳膊摆出一副要看她好戏的样子。
  荧感觉他又在心里嘲笑自己小短腿了,她没搭理他,直接侧过身,试图顺着马背一点点往下滑。
  达达利亚看不下去了,伸手把她抱了下来:“再磨蹭下去,等到太阳下山我们也别想钓到一条鱼。”
  “…谁叫你们至冬的马都长得跟驼鹿一样高!”她挣扎着自己跳到地上,还趔趄了几下。
  “急什么,小心崴了脚,”达达利亚要去扶她,也被她逞强避开了,他只好解下马身上载着的渔具,“你慢点跑,冰面上滑——”
  啪叽。
  达达利亚不忍直视,憋着笑扭开了头。
  荧用剑撑着从冰面上爬了起来,还好穿得厚,摔了也不怎么疼,她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裙摆:“在哪开洞?”
  达达利亚走过来,用脚在积雪上扫出一个范围:“就这块吧。”
  她几剑劈下,一个六尺见方的窟窿立刻出现在了冰面上:“够不够大?”
  “我的小姐,这么大个窟窿,我们两个进去里面游泳都够了,”达达利亚哭笑不得地从带来的物品中掏出两个折迭小板凳,“坐得离水远一些,小心等会被鱼拖进去。”
  “我又不是没钓过鱼,才不会被拖下去,”荧帮着一起组装钓竿,“我之前送你那把弓就是用鱼跟钓鱼协会换来的。”
  “嗯嗯,你最厉害了。”
  达达利亚对那把弓印象甚是深刻,因为它真的就是一条鱼。
  “这是什么饵?”见达达利亚打开饵料盒,荧好奇地凑了过去。
  “活蠕虫,这个味道腥,容易吸引鱼。”
  说着,他还捏了一条递给她。
  荧用手接过,肉乎乎的,还能感觉到它在手指上扭动。
  “手感…真是一言难尽。”她将它挂到鱼钩上,朝着冰窟窿抛了下去。
  达达利亚挑眉:“这个可比假的好用多了。”
  荧刚下钩没多久,一旁达达利亚的钓线就剧烈地颤动了起来,鱼漂在水面上浮浮沉沉,荡起一圈圈波纹。
  他果断提竿,一条肥硕的长长的鱼被钓线拉着抛出水面。
  “第一条就这么大,看来我们今天能有不错的收获。”
  这条鱼大到达达利亚要用双手才能抓住它,它嘴巴尖尖的,体型又长又粗,身子上布满了白色的斑点。
  “好吃吗?怎么吃?”荧羡慕不已,她这边怎么还不上鱼,明明用的饵都是一样的。
  “一会生火烤来吃好不好?”达达利亚看她这馋样就知道她等不及晚上回去再吃了,“我带了佐料,保管烤得香喷喷的。”
  “好——”
  鱼离水后,身上很快就覆上了一层冰霜,估计再过不久就能直接变成冰棍了,在至冬钓鱼根本用不到桶,大家都是直接拎着麻袋就来了。
  荧觉得有点冷,她拉着小板凳往达达利亚那边挪了挪,一声不吭地挤到了他身旁。
  “冷了?”达达利亚伸臂将她裹进自己的外套里,“叫你多穿点还不听。”
  “不习惯穿太厚……”荧往他怀里又靠了靠。
  他身上真暖和,像窝在被子里一样让她觉得安心。
  “你的鱼老乡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为什么只吃你那边的饵?”
  她等了老半天都没动静,反倒是达达利亚那边一条接着一条。
  “嗯,鱼坏,等会你多吃点,就当报仇了。”他亲吻着她的额头哄道。
  总觉得…达达利亚今天话有点少,平时都是他一个人在那叽里呱啦说个不停的。
  他话一少,就显得她话多了起来。
  达达利亚是…有什么心事吗?
  “…我之前在稻妻钓雷鸣仙,有试过一次性钓上来两条呢!”荧努力在脑中搜寻着可以和他聊的话题,“那个地方的环境好恶劣,还有冰史莱姆和深渊法师,一不小心还会踩到被污染的水。”
  “这么厉害?我都没试过一次性钓上来两条呢,”达达利亚也感觉到了荧的紧张,他嘴边掠过一丝笑意,“不过有次,我钓到了一条半,一条鱼刚咬钩就被另一条更大的鱼吃掉了一半身子,后来那条大鱼也一起被我钓上来了。”
  “肚子里不还有一半吗,也勉强还能算是两条吧。”
  “也是,哈哈哈哈,但还是你略胜一筹。”
  她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其实都是托马的功劳,有他帮我调整,偶尔会有双倍收获。”
  达达利亚知道这个人,稻妻社奉行的,愚人众的内部资料上都有写,他去稻妻出公差时还调查过他,出于某些私人原因。
  “关系很好嘛,一起钓鱼也就算了,为了他都敢在雷神面前劫囚抢神之眼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骤然降温了好几度。
  “在歌剧院的那次我也很担心的,怕你一闹起来,会像…在稻妻时那样,还好那维莱特是条愿意讲道理的龙。”
  “你还帮他说话!”达达利亚气得眉毛都拧了起来,“他要是真的砍我呢,你会下场帮我吗?”
  “当然会!”荧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她也同样觉得当时的判决不合理,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说不定达达利亚他妈妈才刚怀上他呢。
  如果当时那维莱特不只是制服他,而是直接对他痛下杀手,她绝对会上前阻拦的。
  …就算,只作为他的伙伴,她也愿意为了救他搏上一搏。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啊,上钩了!”
  荧这边的浮漂总算是动了一回,她激动得站起来与水下的鱼互相拉扯,结果鱼没上来不说,她头顶上的一朵因提瓦特被钓鱼线勾到落入了湖里,一会就没影了。
  她下意识就要跳下去捞,被达达利亚拦住了。
  “我在枫丹潜过水,下水没问题的!”荧急得快哭出来了。
  那花…是哥哥和她最后的联系了……
  “还是我下去吧,至冬的冰水和枫丹的可不一样,你在岸上替我看着鞋子和外套,小心不要让小动物给叼走垫窝了。”
  说话间,他已经脱得只剩衬衫长裤,不顾她阻拦纵身跳进湖中向下潜去。
  过了好几分钟,达达利亚都没上来。
  “花我不要了,你上来啊,”她慌了,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急切地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达达利亚!阿贾克斯——”
  喊了几声后,荧也顾不得什么了,哆哆嗦嗦地也跳进了冰窟窿里。
  冷,刺入骨髓的寒冷。
  她感觉自己也快要变成了麻袋里那些一根根冻成冰棍的冻鱼。
  湖里是一望无际的青绿色,随着下潜深度的增加,逐渐变得深邃,幽暗。
  除了自己,荧什么都没看到,连鱼也都被她惊跑了。
  四肢,驱干,五官都在慢慢失去知觉。
  就像是被吞入了某种深海巨兽的腹中,感官变得麻木,混沌。
  忽然,荧感觉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将她往上托举,她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在水里燃烧着。
  橘红色的火焰飞快向她迫近,她却不觉得害怕。
  她伸手去触碰那团火焰,软软的,像丝绸一样。
  “…你跟着下来干嘛?”刚抱着荧浮出水面,达达利亚就忍不住训斥她,“外套鞋子都不脱就跳下来,冻傻了?”
  刚才要不是他把她捞起来,她现在都变成冰雕了。
  “你下去这么久都没上来……”她被他凶得缩了缩脑袋,委屈地抱着他的脖子低低地抽噎了起来。
  “这有什么,我可是「公子」达达利亚,”达达利亚头发、眉毛和睫毛上都结了一层冰霜,看起来格外滑稽,“刚刚你是不是特别特别担心我?担心到什么都顾不得了?”
  “嗯,你是因为帮我捡东西才跳下去的。”荧吸了吸鼻子。
  “我不要听这个理由,换一个。”达达利亚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我怕你出什么事不好跟你家里人交代,”她忽然瞥见他颧骨上的一道伤口,“你的脸怎么划伤了?”
  “湖底的水草划的,不碍事。”
  什么水草这么锋利啊?
  达达利亚托着荧的腰臀将她送回冰面上后,自己也爬了上来,他展开手心递到她面前,手里赫然是一朵因提瓦特:“是这个没错吧?”
  “嗯。”荧也顾不得看花有没有弄坏了,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他,“你刚才…真像条小美人鱼。”
  “如果我是人鱼,一定要把你拖回我的人鱼巢穴里吃掉,”他作势要咬她,“就像这样。”
  “好啊,把我吃掉吧,”她也没躲,笑着向他张开了双臂,“顺便说一句,人鱼是没有鸡鸡的哦。”
  “对哦。”毕竟下半身是鱼尾巴。
  “还有,我不喜欢鱼身上的腥气。”
  “…你好讨厌,我112.5秒内都不会再理你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