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我和锦衣卫相亲了 第73节

第73节

    宣氏点点头,“是啊,御医已经是天下医术最好的大夫了!”

    卢青桑给她端了一杯茶过来,宣氏接过来,却不喝,道:“卢氏,你那食店现在还是开着?不是我说,你夫君现在病着,你该多在家照顾他,我刚才还听余妈说,你白天都在食店里混着,你好歹也算是个诰命夫人,在外面抛头露面,这不是丢阿琰的脸吗?”

    卢青桑后悔给她端茶了。

    她就该在宣氏来的时候,找机会开溜,现在是送上门让人训。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有一章就完结了,然后就是番外。

    第77章

    严太师一案, 朝堂上上下下牵扯出不少人。宣氏的现任丈夫柳侍郎,虽然没有十分的同严太师勾结,但是在他曾经升任侍郎时, 通过某位同年引荐, 见了严太师。

    一个侍郎的位置,好几个竞争者,也就是因为严太师的一句话,柳侍郎坐了侍郎的位置,还安安稳稳地坐了七八年。

    柳侍郎是个既精明,又中庸的人,又不愿意彻底投入严太师的阵营,因此这些年并不如何同严太师走得亲近,反而有一种刻意的书院, 但他从不得罪严太师, 特别是在公务上。因此在京城苟到现在, 如果严太师不出事, 还能继续风光二十年,说不定柳侍郎还能苟到内阁大臣的位置上。

    可是,现在严太师倒了, 没有如果了。

    朝中已有言官上书弹劾柳侍郎与严太师勾结的折子。柳侍郎处境不妙。

    好在严太师在朝堂上一手遮天二十年,真要把跟他有关系的人全部薅下去, 那么,几乎可以把朝堂上的人薅得差不多了,整个朝廷都没人干活了。

    所以,柳侍郎得以逃过一劫,但侍郎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于是活动活动, 索性找了一个富庶的地方调任,干个几年,攒点银子养。宣氏放心不下丈夫,必定要带着家人一同去赴任,此番是特地来看望儿子,顺便道别。

    宣氏养尊处优多年,乍然要离开京城,很是舍不得,但也没办法。柳侍郎官居侍郎高位,显眼的很,留在京城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这次调任成都,也有裴琰在其中使了力气。

    天府之国,气候温润,民风淳朴,虽然比不得京城,但毕竟是个好地方了。

    再想想前夫兴安伯的处境,不得不说已是十分好了。

    兴安伯充当严太师染指军中的马前卒,这次没能全身而退,兴安伯三代爵位的牌子被摘掉了,御赐的田产宅邸收回,现在的兴安伯就是完完全全的白丁,裴家由勋贵世家沦落成平民。

    这不禁让宣氏大为欣慰,再看看眼前的长子,他虽然平素冷淡,到底是向着亲娘的。

    想到这里,她看卢青桑仿佛都更顺眼了,招招手,“卢氏坐吧。”

    卢青桑在床边坐下来,贤惠地给裴琰盖被子,趁着宣氏不注意,手伸进被子里,偷偷掐了裴琰一把。

    裴琰吃痛,神色一动,不过一秒就恢复平静。

    他按了按太阳穴,下达了送客令,“我累了,母亲早点回去吧。”

    宣氏还打算同儿子多说几句贴心话,这话就憋在嘴里,难受的不行,再看裴琰,已是闭着眼睛,一副累极,不想说话的样子。

    宣氏没得法子,只好道:“易嬷嬷年纪大了,就不跟着我一道去成都了,让她跟着她儿子养老吧。”

    又冲着门外喊了一声,“春烟进来!”

    一个穿红布裙子的年轻女子走进来,抬头道:“夫人,有什么事吩咐?”

    刚才这姑娘站在门外,而且低着头,卢青桑以为她是宣氏的丫头,就没太注意,这会儿瞧了她的样子,一张芙蓉面,水汪汪的大眼睛,红润的樱桃唇,端的是个十分秀美的少女。

    她不动声色瞧着。

    宣氏没有让人失望,笑着对儿子媳妇说,“春烟不到十岁就跟着我,性子沉稳大方,又细心,会伺候人,你们这里统共就没什么人伺候。她爹娘就留在京城,我不好把她带到成都,让他们亲人分离,就让她留下来伺候你们吧。媳妇,你是个贤惠的人,没问题吧?”

    啧啧啧,刚才是谁之前暗搓搓说她不不贤惠来着?卢青桑笑靥如花,语气十分惊喜,“哎呀,相公,母亲体贴我们,给送了个漂亮丫头,你喜欢不喜欢?”

    裴琰头痛,看到宣氏越发头痛了。好不容易他与青桑的关系缓和,尽是捣乱。

    “我这里不差人使唤,送她跟她父母住就行了。”

    宣氏:“长者赐,不可辞……”

    裴琰把眉头一皱,沉声道:“母亲!御医说了我这身子须得好好休养,我已经香皇上上了折子,将会调到南京锦衣卫。”

    目光冷泠泠盯着宣氏,宣氏打了一个寒颤,她心里实是怕这个儿子的。

    罢了罢了,春烟这丫头长得美,心思活络,原来想留她在裴琰身边,时不时提个醒儿,让裴琰不要忘了亲生母亲,日后好提拔两个弟弟,如今看来也没有必要了。

    南京,同样是国朝的京城,但谁都知道,南京的衙门就是养老衙门,毫无实权。

    宣氏站起来道:“你好好养病了,保重身体,我走了。”

    春烟跟着她出去。

    人情冷暖,人未走,茶已凉了。

    卢青桑笑问:“你要不要再考虑下,真的要离开京城吗?”

    裴琰抓住她的手,贴在脸边,“不考虑啦,我早已待腻了京城,我不喜欢这样日子。再说急流勇退,下一任帝王自有他更信任的人,现在退下来正好。”

    卢青桑摇摇头,“你可真是个实诚的人。要是换油嘴滑舌的人,肯定要是说,‘我都是为着你’”

    裴琰失笑,“我若是这样说,大概你要不会让我跟着你去南京了。”

    “对。”

    裴琰亲吻她的手心,痒痒的,卢青桑想收回手,“好痒!”

    “青桑,我们生几个孩子吧。”

    话题转变如此之快,让她措手不及。

    “孩子?”

    “对,男孩子女孩子都要有,男孩像我,女孩像你。你仍开小食店,我去锦衣卫应完卯,再去做你的小伙计。闲来你教孩儿认字,我教他们练武,待孩子大一点,我们可以带着孩子四处游玩,若是时间再多一点,还可以写一本裴氏游志……”

    一儿一女,有钱有闲,卢青桑顺着他的话开始畅想美好的以后。

    “咦,裴氏游志,为什么不叫卢氏游志?”

    裴琰柔声道:“都依你。我做梦都像过这样的好日子,三五个孩子围着我们叫爹娘,连孩子的名字我都想了好几个。”

    卢青桑顺着他的话说:“三五个孩子是不是多了点?孩子多了爹娘烦,我看一儿一女就好。”

    裴琰含笑望着她,卢青桑突然觉得不对劲,“什么孩子,咱们这是契约结婚,我还没真正同意要嫁给你呢!”

    堂堂锦衣卫大人开始耍无赖了,“反正律法上,咱们是夫妻,我跟定你了。”

    他手上用力,将卢青桑拉过来,将头埋在她的脖颈边,呢喃:“我是你的人了,你看着办吧。”

    卢青桑长长叹了口气,“我能怎么办,收了你呗!”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再也舍不得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完结,后面是番外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的营养液名字我都记在心里了

    </div>

    </div>


同类推荐: 入骨娇宠猛卒利刃1945混在大明搞社团大王令我来巡山驸马的自我修养诸天农贸世界夏朝的神秘面纱之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