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空有美色 第101节

第101节

    芳絮在一旁有条不紊的吩咐着,嘉让抹上了正红色的口脂,那精致的小脸奶白,扑上一层淡淡的桃红胭脂,整个人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下的红梅白雪,熠熠生辉得让人移不开眼。

    一切准备就绪,嘉让坐在屋子里等待吉时,由于紧张,为了转移注意力,便与贺兰颐调笑着在外发生的趣事。

    没过多久,礼赞官便来报吉时,贺兰颐与徐眠画是她为数不多的好友,自是紧跟其后,将她送出了闺房。

    应府张灯结彩,梧桐巷早在半月前清了场,所以并没有蜂拥而至的百姓。

    嘉让拜别了爹娘,应夫人眼眶通红,紧紧拽着女儿的手,“还没在膝下承欢几年呢,就嫁人了,年年不要怕,皇上对你情真意切,不会亏待你的。”

    嘉让看着一脸欢喜又不舍的爹娘,一时间真不知道李霁给他们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个时候都还在帮他说好话。都说大喜的日子准新娘拜别父母会哭一场,但嘉让看着他们,有点哭不出来,嗐,还是不哭吧,又不是不回来。

    嘉让身着皇后喜服,衣饰繁复沉重,万不能磕着碰着,所以也就省了民间的长兄背着妹妹上花轿的习俗。皇后的红木翟车停在应府的大门处,红木雕刻的百鸟朝凤图镶嵌着金灿灿的金饰。祥云连绵的屏画大气庄严,奢贵华美。

    嘉让被搀扶着上了翟车,她最后看了一眼应府大门处的爹娘和哥哥们,最后落在了徐眠画的身上,帘幕垂下,阻隔了应府一众人的视线。

    徐眠画微笑着朝她颔首,这个姑娘此生圆满,她在一旁静默的看着,忽觉热泪盈眶。

    遵着皇室规仪,应府的一众人齐齐下跪,应声恭送皇后娘娘。

    嘉让心里头有些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觉,就好像是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有一个爱她的男人亲手捧在她的面前,应府距离皇宫需要穿过文曲大街,这是上元节的游玩胜地。此时也被羽林卫早早清了道,皇后翟车前头有十二队倚仗开路,左右有二十骑将士护送,身后是浩浩荡荡的嫁妆车队。

    两边的茶楼酒肆都有重兵把守,戒备森严。万不会发生任何差池。

    文武百官早早就候在了燕尾楼下的大兴殿广场,众人的面上皆是不敢怠慢的庄重。

    贺兰集也赫然在列,他面上不显,心中却感慨万千。想着这般重大的时刻,还是自己沉得住气,想他崔鹤唳这个小心眼的,直接请了一道旨,远赴北疆。他原以为崔鹤唳会看着嘉让出嫁,结果连这个胆量都没有,不由摇头苦笑。

    李霁处理好了册立与奉迎事宜,便一同静立在丹陛之上,静候他的皇后。

    殿廊下的金钟与笙箫齐鸣,皇后的翟车从正南门缓缓进入,丹犀上的百官随之齐齐跪拜。

    齐呼“皇后千岁”。

    李霁身着衮冕,颜如舜华的天子满面的喜色,一点不似平日里威严凛冽的帝王威仪。颇有些新婚郎君的期待欣喜。

    他日日期待此情此景,所以一眼都不敢错过的紧盯着翟车里莲足落地的女子。

    灿若芙蕖的女子立在庄严的红毯上,华丽端庄的朱红喜服,绣着栩栩如生的织金龙凤呈祥,步履浮动间,曳地的红裙在风中依旧沉稳绵延,她好似振翅欲飞的九天凤凰,无端端看得人心潮澎湃,心悸不已。

    珠玑璀璨的女子雍容华贵,正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世间再无他人,她也只为他一人而来,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他终于逃脱了上辈子爱而不得的梦魇,带着那份干干净净的爱意捧在了她的面前。

    嘉让学了大半个月的宫廷礼仪,终于走得像模像样,她隔着轻轻晃动的流苏,看着不远处那个龙章凤姿的身影,好似一切都落在了实处,她觉得很安心,是带着心动的安心。她想,这个便是要和她携手一生的男人了。

    二人隔着汉白玉石阶,两两相望,女子明眸善睐,毓秀动人。男子高大伟岸,俊美无俦,李霁牵起嘉让的手,在她的手心轻轻挠了一下,眸子里的火热藏也藏不住,用着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累不累?”

    嘉让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小声道,“我脖子好酸。”

    “那等礼成,我回去给你揉揉?”

    “好呀!”

    待嘉让接过红木盘中的金册金印,百官行三跪九叩之大礼。

    帝后礼成,女官将二人一同请入皇后的凤渠宫。

    贺兰集目送着二人离去的身影,藏匿于心的不甘随着方才的一阵风,给吹散得七零八落。

    铜刻梅花三乳足香炉中燃着淡淡袅袅的合欢香,李霁一直紧牵着嘉让的手,两人一同打量着凤渠宫中的陈设,金碧辉煌的宫殿处处燃着琉璃灯,还有打西洋来的鸣钟,最令嘉让欢喜的便是外间布置了一座极大的书架,书架里头放了个半满,加上自己的陪嫁书籍,刚好可以将缺的地方补上。

    唱词人说了些讨喜的祝词,芳絮姑姑伺候帝后行完合卺礼,得了陛下的眼色,一众人退避到了外间。

    “怎么把人支开了?”嘉让有些不解。

    李霁执起嘉让的手,挨在嘴唇边亲了亲,然后才道:“我想一个人看你。”

    嘉让有些无语,他现在怎么这样爱说情话了?

    李霁将她带到床榻前,郑重的将她凤冠前的流苏撩开,待嘉让开阔了视野,这才看清眼前的景象,映入眼帘的是垂地金丝帐幕,还有织纱大红暗花罗帷帐,上头镶金汉白玉挂钩,原本正正经经的床榻,被他这样带着一看,立马变得暧昧挑逗。

    李霁的意思不言而喻,嘉让面色一红,小声道:“你该去宫宴处了。”说着便将人赶走了。

    芳絮和兰荇伺候着嘉让更衣沐浴,待到褪下后服,嘉让深觉如释重负,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兰荇担心嘉让没吃东西会饿肚子,趁着宫人收拾床榻上方才撒帐留下来的桂圆红枣之际,偷偷塞了一块小奶糕给嘉让,嘉让心领神会,若无其事的咬了一口又放入了袖中,看着兰荇偷笑,面上的笑容还未退却,李霁便阔步走入内室,嘉让被逮了个正着。

    李霁挥退众人,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妻子。

    嘉让端着脸面,并未露出慌乱,淡定道:“怎么就回来了?”

    李霁揉了揉太阳穴,“嫌他们闹腾,与贺兰集喝了两杯就回来了。”

    他是去给贺兰集插刀子的,所以插完就回来了,他哪能不知道,今日册封礼成之时,贺兰集望向嘉让那道不甘的视线。

    “饿了吧?我陪你吃一些。”

    “不用啦,你先去沐浴,我自己先吃。”

    李霁眉眼一挑,这么急不可耐?

    待李霁进入浴室之后,嘉让坐在榻上,心想,今日定是要圆房的,阿娘说,圆房前多吃几口,不然以皇上龙精虎壮的体格,她今晚定是要遭罪。

    吃好之后,嘉让已经按照芳絮姑姑所说的,老实的躺在了榻里,等着李霁的到来。

    原以为李霁沐浴应该要很久才是,没成想才两刻钟,这男人浑身氤氲着湿气就出来了,嘉让一眼不错的看着他,一时间忘了呼吸,男人劲瘦修长的腰身,冷玉般的肌肤,偾起的肌肉线条健硕又流畅,如此肉/体,简直是视觉盛宴,嘉让可耻的心动了。

    这个男人该死的迷人!

    李霁二话不说,直接就上了榻,嘉让觉得这人平日里的冷淡自持都是装的,急色纵欲才是他本来的面目才对,不过到了此时,她也是欢喜的。

    李霁笑得舒心,男人结实的双臂撑在嘉让的双肩两侧。眼底的笑意看得人口干舌燥,嘉让被阿娘拉着看过避火图,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其实她与李霁,除了最后一步,好像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到了此时,她也不是特别紧张。

    “吃饱了吗?”李霁俯下身,咬了一口嘉让的耳垂,女孩儿立马刺激得整个人都颤了一下,却不敢拿他怎么样。

    嘉让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吃饱了,其实大脑一片空白。

    李霁却不让她装死,直接将人拽着坐了起来,挺起胸膛,让她帮自己宽衣,其实也就一件中衣而已。

    嘉让按着新婚流程去帮李霁解开衣裳,却没成想,天旋地转间,她就脑袋发懵的躺在了男人的身下,两人坦诚相见。

    李霁眼神直勾勾的打量着她身子的每一寸,每一次他都喜欢这样看她,就像是狩猎的狼打量着马上就要拆骨入腹的小猎物。那种兴奋又饥渴的光让人莫名的心悸。

    李霁轻笑,声儿低低的飘在她的耳边,“我可没吃饱呢...”

    嘉让的眼睛垂下,看着男人的喉结,不敢直视他的眼。李霁知道她害羞,但这一次却不想放过了,他抬起女孩儿的下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落下的吻变得又狠又凶。

    随即,男人的手覆在了那处丰盈,力道就像要弄坏一般狂野,嘉让反抗的嘤咛了一声,他之前下手可不会这样重的。

    李霁却置之不理,之前为着不吓到她,压抑得太久,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她。

    ......

    金绡帐里起舞般的身影紧紧纠缠,纤细的足踝在半空中随着声声破碎的喘息急促的晃动,躺在锦被里的细瘦身影忽的被一只大掌钳住,被迫的坐了起来,仅仅是一会儿,那道娇小些的身影无力的往下坠,却被一股强势的力道往上颠颤。

    过了良久,才变换了另一番景致。

    薄纱被里头的力道带动,掀起了一角,跪在榻上的身子樱粉一片,她咬着唇,似痛苦又欢愉,额间的香汗没入锦被之中,细腰被压制得厉害,曲线分外妖娆,扭动间婉转妩媚,只得做出任君采撷的不胜之态。

    女子婉转破碎的低泣求饶声在帐子里响起。男子的声音喑哑低沉,却并不答应。

    良久,一场健硕与娇柔,挞伐与雌伏的床笫燕好在男子震颤的低吼声中结束。

    直到唤了三次水后,李霁怜惜她是初次,才将将停了无尽的索取,将落了红的元帕收起来。抱着嘉让去浴房清洗上药。

    事毕,他搂着怀里筋疲力竭的女人,细细的亲吻她已经微肿的樱唇,终于在这一刻,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灵魂与肉/体,一同奔赴极乐的巨大欢愉。

    李霁怜爱的看着面色潮红的嘉让,轻轻在她的耳边,仿佛吹气一般的说道:“吾妻嘉让,甚爱之...”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更新番外,大家想要谁的?大哥,将军,还有嘞?

    </div>

    </div>


同类推荐: 这豪门,我不嫁了!神医毒妃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我背负全球未来四年的秘密有粉红有综艺有唱歌有搞笑第一战神我的首席翻译老婆绝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