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全世界盼我闹离婚 第72节

第72节

    不仅所有的宗门都派出了代表,连许多隐居的妖族都特地派长老或少主们前来祝贺。

    闻晏原先是嫌接待宾客麻烦的,但是后来却觉出了一点乐趣。这趣味主要来自于李筝。

    谁能想到从小感情史一片空白的李筝同学,原来早在童年时期就与人私定终身了,而这私定终身的对象还是白虎族的少主,这次恰好出现在了前来观礼的宾客中。并且一见李筝就追着他要他负责。

    闻晏嗑着瓜子看热闹,笑看李筝躲在桌子后面瑟瑟发抖,问道:“你俩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快说说,让我开心开心。”

    李筝满是怨念地瞥了他一眼,倒也懒得藏,竹筒倒豆子一样交代了清楚。

    他是小时候去叔父家过暑假,才跟这白虎族少主认识的,那时候白虎族少主漂亮得像个小女孩,他一见就惊为天人,跟在人家屁股后头追了一暑假,终于在暑假要结束的时候打动了小女神的心扉。

    他亲了小女神的脸颊,信誓旦旦说自己会回来娶他,小女神也奶声奶气说好,萌得他心花怒放。

    “可我回去已经才发现他是个男的!”李筝愤愤不平地低声嚷嚷,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口疼。

    他知道真相以后在家哭了一礼拜,谁劝都不好使。

    直到去幼儿园看见隔壁班的班花才勉强修不好一颗破碎的心。

    闻晏已经笑得快从椅子中摔下来。

    他揉着肚子问李筝:“虽然那少主脸是真的好看,但这身材怎么看也不像个女的,你眼睛是有多瞎啊。”

    李筝悲愤欲绝,反手掏出两人小时候照片,“你自己看,他那时候分明就是个小姑娘。”

    闻晏凑过去一看,李筝还真没说谎,那时候少主还在幼年期没发育,白皙可爱,确实像个小姑娘。

    不过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李筝居然还珍藏着照片,可真是对女神痴心不改。

    他奇怪地问,“可是你们妖族不是不太在乎男女的吗?他长的好看还是个高富帅,男的就男的嘛,你有什么不满意。”

    李筝哼哼唧唧,声音一下子小了八度:“他是不在乎男女了,可我在乎啊。你看他那身材,那个爆发力,像是会让我在上面吗……”

    闻晏:“………”你想的还挺远。

    但是不管李筝有多么不愿面对自己曾经的女神,婚礼的那天,他作为闻晏的伴郎团还是出现在了现场,一同成为伴郎的还有金越泽,鬼族的小太子难得脱下了宅男t恤,换上了黑色的礼服,端的是面如冠玉,唇如绯樱,像极了话本里让狐妖一见钟情的书生。

    闻晏在婚礼这天难得起了个大早,一点儿也不赖床了,整个人由内而外地散发着迫切,一看就很着急要把容逍娶回来。

    他本来就是人间少有的出色容貌,被妖界的化妆师们静心打扮过后,更是好看得像月下仙人。

    他身负神族的血脉,换上一身隆重的玄色礼服,衣服上绣着金色的山河日月,更是自带了一分威严与神性,有种说不出的尊贵和清高。

    可他的眉心却又用青色的染料画了一片小小的树叶,叶脉是金色的,一笑起来,平添了几分生动与妩媚,使人心旌摇曳。

    乔珊跟闻洛江一直陪着他。

    两个人从镜子里看着自己长大的儿子,心里既有高兴,也有点淡淡的不舍。

    他们还记得闻晏出生的时候,只有小小的一团,抱在怀里连哭声都细声细气的,可是怎么一转眼,这孩子已经长得这样大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收获了一个温柔的爱人,也开启了崭新的人生。

    他们已经知道闻晏的前世了。

    可是对于父母来说,他们并不在乎闻晏是不是救世的英雄,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平安幸福。

    如今望着闻晏脸上的笑意,乔珊跟闻洛江轻轻握住了彼此的手。

    吉时一到,闻晏就走出了这个院子,等着迎接自己的新郎。

    妖族的成婚礼仪大多随性,不像人间那样繁复。

    他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望着容逍一步一步从铺着红色锦缎的台阶上向他走来。

    天空中飘来蓝色与紫色的柔软花朵,细细密密落在人的肩头,乐队也隐在树林间开始演奏,来观礼的宾客黑压压地占据了两边,每一个人似乎都很高兴,小声地互相交流,却又不让声音惊扰了这场婚礼。

    闻晏看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妖管局的高层们几乎都来了,还有那些拜访过他的宗门的宗主,妖怪学校的同学们。

    而在最前面站着的,是游不问李筝金越泽组成的伴郎团,旁边还有个硬要挤进来的白虎族少主。

    但很快闻晏就再也看不进任何人了。

    因为容逍已经离他越来越近了。

    容逍今天也比往日里还要好看,他是跟闻晏一样的玄色礼服,衣服上绣着火红的不尽木,衬托得他的容颜愈发灼灼如桃花,美艳得不可一世。

    他走到了闻晏面前。

    两个人彼此对视,还没有说话,心神就都有点恍惚。

    他们又一次成婚了,在时隔了三千年以后。

    还是那个院落。

    可是这一次,却不是萧索的一张长桌,点着一双龙凤红烛。

    这一辈子,他们有父母见证,有亲朋喝彩,有人间完美的一切。

    秦优跟苏孟担当了见证人。

    闻晏跟容逍还没哭,秦优就已经先眼泪含在了眼眶里,但她还是谨记自己的职责,捧着一个红漆托盘走过来,里面放着的是两杯合卺酒,一张契约书。

    妖族的成婚仪式没有这么多的虚礼,他们不注重誓言,而是看中契约。

    容逍拿起酒杯,递给了闻晏。

    两个人手臂相绕,喝了这杯合卺酒。

    等酒杯放下,容逍问闻晏,“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要跟我生死相随,不可分离,生生世世都不会不要我,但你食言了。”

    他说得是上辈子两个人成婚时候的事。

    闻晏说了这么多花言巧语哄他,最后却都落了空,留他独守人间。

    闻晏听得心头一痛。

    他已经知道那张契约书是什么了。

    是妖界最高规格的灵魂婚契,神魂相融,生死与共。

    “这一次,你不能再骗我,”容逍轻轻抚摸着闻晏的侧脸,眼神比从前更为深情缱绻,“从今以后,这人间也好,黄泉也罢,不管去哪里,我要你永远都带着我。”

    他一边说,一边拉住了闻晏的手。

    而闻晏没有反抗。

    容逍的指尖在闻晏指腹轻轻一划,就裂开了一道细细的伤口,血红的血珠从指腹流下来,滴在了契约书上。

    而后容逍也划破了自己的手指,一道血紧跟着滴在了契约书上。

    两道红色的光芒从契约书上升起,交缠相绕。

    这契约书在空中腾起,当那红色的光芒消失后,它变成了一张婚书,慢悠悠飘落下来。

    在婚书的底下,写着两个名字:闻晏 容逍。

    在所有宾客亲友的面前,闻晏抬起头吻住了容逍。

    他踮着脚,两个人的睫毛尖碰在一起,像两只蝴蝶轻轻碰了碰羽翼。

    他上辈子只身赴死的时候,曾经深深后悔过,自己为什么要去昆仑,为什么要把那无情无欲的不尽木招惹进红尘俗世。

    可他如今看着容逍的眼睛,看着容逍眼中几乎要凝成实体的爱意,他想,那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他就是这样自私小气,他决不允许容逍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成为别人的伴侣,让别人知道他有多温柔深情。

    容逍只能是他的。

    他也只能是容逍的。

    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一生,去看尽这春花冬雪,山河人间。

    作者有话说:正文到这儿就结束了,休息两天来写前世的番外了。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支持,鞠躬!如果愿意,可以收藏我的作者专栏吗,拜托拜托~

    </div>

    </div>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