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将军府上有娇颜 第66节

第66节

    李画盈自然地将靠在他胸前,轻轻地嗯了一声。

    大覃与东晋各自繁荣,东晋如今兵强马壮,霍丛恢复了太子的身份,大覃与东晋的太平足以维持许多年了。

    永安二十六年六月,水神节之后,身体日渐变差的永安帝,宣布禅位于太子霍丛,从此礼佛清修。

    东晋朝廷被这事情弄得措手不及,尤其是礼部尚书,差点当场就晕过去了。

    礼部一向负责皇室各种礼制,皇帝登基流程自然也是由礼部去安排。而且这新帝登基,必然是连着册后大典的,这圣旨一下,礼部上下便开始没日没夜地赶工。

    等一切准备妥当后,已进入了八月。

    八月初五一早,礼官祗告天地、宗庙、社稷,霍丛身穿孝服,在永安帝前祗告受命,接着在奉天殿前行告天地礼,随后再去奉先殿谒告祖宗,最后又回到永安帝前,行五拜三叩头之礼,在奉天殿即位。

    时当正午时分,耀眼的阳光照射在正殿前,霍丛在仪仗的引导下,一步一步走上白玉台阶,在龙椅上坐下。

    文武百官在正殿内外肃然而立,山呼万岁。

    霍丛接受完朝贺之后,大赦天下,下令册封大覃永宁公主位皇后,并下令摆设筵席,款待群臣。

    册后仪式隆重而繁琐,李画盈本想让霍丛往后推迟,以后择日再办也不晚,但霍丛却非常坚持,还让礼部加快准备的进度。

    李画盈扶额道:“吏部尚书陈大人的头发,我看都要掉没了。”

    霍丛一把将她抱起,走向宽大的龙床:“反正陈大人的头发,本来也没多少。”

    衣衫落地,层层帷幔飘下,掩去一床春光。

    十一月初一,册后大典。

    李画盈顶着一身礼服,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出嫁那天——这繁琐的仪式,这沉甸甸的礼服,还有那至少得有两斤重的凤冠,都让她觉得每一刻都是煎熬。

    她感觉自己已经听不清礼官在说什么了。

    霍丛站在正殿外,她站在殿下,等礼官说完之后,她在命妇的引导下,向霍丛走去。她咬着牙一步一步往前走,几乎说得上是步步艰辛,看得命妇都一脸着急。

    经过晏凤清身边时,晏凤清甚至还催促她:“吉时快过了,你可走快点吧!”

    她也想快啊……就这一身,你们东晋人竟然还好意思说大覃繁文缛节!李画盈简直欲哭无泪。

    霍丛看着李画盈吃力的模样,也不想顾什么尊卑礼仪了,直接快步走下去台阶,来到李画盈身边,一手托着她的腰,将她微微提起,直接带着她走。

    百官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李画盈还顶着那华丽凤冠,抬不了头,却抑制不住地勾起了嘴角:“霍将军,比前年有进步了呀。”

    霍丛低笑道:“承蒙娇娇不弃,今世余生,还需要娇娇多多指教。”

    李画盈笑意愈深。

    霍丛两世为她踏平寒漠,上辈子两人错过,今世两人总算结了良缘。她和霍丛经历了许多风雨,一路走来。如今他们并肩前行,走向那最高之处。

    两人走上了正殿前,接受百官朝贺。

    李画盈握着霍丛的手,霍丛反手与她十指相扣。

    “阿鲤,如果还有来世……”

    “如果还有来世,我便早一些去大覃求亲。”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后面是番外。

    </div>

    </div>


同类推荐: 入骨娇宠猛卒利刃1945混在大明搞社团大王令我来巡山驸马的自我修养诸天农贸世界夏朝的神秘面纱之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