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凶案现场直播 搜证

搜证

    有了正面高清照片, 嫌疑人的身份很快查明。

    陆声,32岁,职业登记为无业, 家庭住址:xxx。

    申请好证件, 警方第一时间前往逮捕。

    在警察出现的时候,陆声几乎没有抵抗。他只是在最初的时刻惊讶了下, 或许是没料到才不到两天的时间他就暴露了。但他快速接受了这个事实,沉默地跟着警察回到局里,并随他们去实验室, 做了足迹鉴定。

    可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配合。在进入审讯室之后,陆声一言不发, 无论审讯人员如何指控或劝导,都不肯说出任何事实。

    哪怕警方将现场找到的鞋印甩到他面前,告诉他等鉴定结果出来之后,他所要面对的刑事刑期时,他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

    他沉默寡言的模样,很难让人将其与破坏尸体的凶犯连接起来。

    穹苍请另外一个部门的朋友查调了陆声的银行账号,发现他近日并没有收到大额转账。他的账户每月会有一份不固定的收入,来自网络平台, 他平时靠游戏直播来赚钱,但是不高。

    在僵持了数个小时后,陆声的足迹鉴定结果出来了, 确认与吴鸣家中发现的脚印吻合。这证明穹苍的猜测是正确的。

    可惜, 这只能证明陆声是破坏尸体的犯人, 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证明,李毓佳与此事有关。

    队里的人一个换一个进去与他沟通, 用了各种手段,试图让他供出幕后主谋,最后都不幸铩羽而归。

    陆声打定了主意不说话,众人根本无法从他这里取得突破。

    穹苍站在监控室里,望着透明玻璃下方的男人,目光离散,让人看不穿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同事在一旁不住挠头道:“这个人的骨头,可是真硬啊!这是死了心了啊。”

    穹苍侧过身,不再旁观,干脆地说了一句:“找别的切入口吧,他不会说的。”不管是从哪方面考虑,陆声一个人将事情抗下,都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利益就是最牢固的契约。

    “我再去见一次当晚收留李毓佳的那个朋友,你们去翻查一下街道监控。从李毓佳出门开始,到她进入小区门口,我需要你们把她经过的每一个路口,每一个时间都标注出来,统计完成之后,拿给我。”穹苍抬步往外走,单手拉住门,在离开前最后留下一句话,“吴鸣的死亡是一个意外。李毓佳就算心思再缜密,也会在仓促的计划中留下很多破绽。大家再辛苦一下,案子很快就能结束了。”

    警员点头应道:“好。”

    ?

    李毓佳的那个朋友姓于,是她的大学同学。

    据说当年两人关系很好,可惜李毓佳结婚太早,婚后几乎完全回归了家庭,和朋友交流变少,互相间就慢慢淡了。去年于女士来了这边工作,有事请李毓佳帮忙,两人才重新熟络起来。

    于女士听见门铃声过来开门,问道:“谁啊?”

    穹苍和同伴抽出证件:“来问两句话,现在方便吗?”

    于女士见是警察,当即皱眉,语气冲道:“你们之前不是已经问过了吗?佳佳那天晚上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她真的不可能是凶手!你们在她身上完全是浪费时间!”

    穹苍并不介意,反而温柔地笑了下,说:“其实凶手我们已经抓到了。”

    “啊?”于女士惊讶眨眼,“你……你们已经抓到了?”

    穹苍:“是的。等正式起诉后,警方会对外公告,目前还请你帮忙保密。今天过来,是有部分细节的问题想要和你再次求证,方便我们后期写报告。”

    “我明白,我明白。”于女士脸色缓和下去,让开一步说,“你们进来吧。”

    穹苍走进去,在门口的位置脱了鞋,而后在沙发的边缘处坐下,与于女士保持了一个座位的距离。她的同事坐在下边的单人沙发上,拿出纸笔,准备记录。

    穹苍放松肢体,身体微微前倾,问道:“李毓佳是在凌晨一点左右抵达你小区的是吗?”

    于女士点头:“反正是一点一刻左右进的我家门,我亲自下去接的她。”

    穹苍:“她来到你这里之后,情绪怎么样?”

    “当然是很生气了!”于女士提起这事,深深为自己姐妹觉得不值,张口将对方数落出一朵花来,“大学的时候我就让她招子放亮点,不要选吴鸣,可她偏偏不听,一根筋撞了上去。结果你看嘛,结婚以后吴鸣对她好吗?熬了那么多年,钱是有了,可她享受到了吗?陪吴鸣一个凤凰男从白手起家,再看着他功成名就地去包养别的女人,呵呵,我都替她不值!虽然现在吴鸣死了,但是他们两个的婚后财产能有多少还不好说,吴鸣那个人忘恩负义,防她跟防贼似的,根本就是一个妈宝男。要我说啊,吴鸣她妈比李毓佳可疑多了。那老太太就不是个正常人!”

    年轻警员的手一抖,在纸上划拉出一道墨迹。他用手指擦了擦,抬起头对穹苍做出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穹苍问:“所以她那天晚上,一直在跟你哭诉?”

    “对啊。”于女士满脸厌恶道,“我也是听她讲我才知道,吴鸣她妈那么不是个东西!”

    穹苍问:“李毓佳大半夜地跑出来,她家里人就没给她打过电话?”

    “没有!佳佳当时出来得太急,没带手机呢。”于女士说,“她借我的手机,给吴鸣她妈打了个电话,说要离婚,要分财产,豁开骂了对方一顿。我说她可算是清醒了!”穹苍面色如常地应了两声,继续问道:“你听见他们两个人说什么了吗?”

    于女士摇头:“没,佳佳性格很要强的,不会让我当面看她出糗。她去阳台打的电话,边打边哭,没打多久,对方就把手机挂了。”

    穹苍问:“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给我看看。”

    于女士顺手从茶几上拿过那个套着粉色水晶壳的手机,解开屏保后递给穹苍,同时道:“佳佳把通讯记录删掉了,你现在看不到,但我保证我说的是真的。”

    穹苍随手划了一下,发现确实如此。她礼貌地将手机递回去,征询道:“你能不能跟我去移动公司拉一下这个号码的通讯记录?我们要打申请的话,会很麻烦。周琅秀否认有过这通电话。她说,李毓佳不可能跟吴鸣离婚,因为,她想要吴鸣的遗产。”

    于女士一听,当即愤怒道:“可以啊!那老太婆也太过分了,我们马上去!做伪证是不是要坐牢啊?能不能给她长点教训?她儿子惹上什么仇人,我看有一半以上都是她的功劳!”

    穹苍起身道:“麻烦你了。”

    几人去移动公司拉出被删除的号码,同事送于女士回家,穹苍留着,让移动后台追查一下号码的归属。

    果然,号码的所属人并不是周琅秀,而是陆声。

    两人在当晚有过交流,李毓佳聪明地避开了自己的通讯工具。

    可惜事情并不尽如她预料的那么简单。

    等穹苍回到公安局,她之前吩咐队员对李毓佳车辆做的时间统计也出来了。

    虽然部分街道的监控摄像头还没有被连入智能监控系统,无法对视频进行分析,只有最基础的存储记录功能。但李毓佳出行的时间明确,夜晚街道又很空旷,排查还是比较方便的。

    年轻警员看见她,挥了挥手里打印出的文件,招呼道:“老大,你回来了?我们正准备把数据送去技术部建模呢。”

    穹苍伸出手:“给我就行了。”

    警员狐疑地将东西递过去。穹苍低头一扫,见表格上连测速也标注出来了,做得还挺详细。

    她将上面的数值和地点,一一输入地图,脑海中已经完成的计算。在登记到三分之一的地方,她停下了动作。

    “这一段到这一段,我要全段路程的监控记录。”穹苍说,“李毓佳在这个区域里做过停留过。时间在10分钟到15分钟之间。”

    同事歪过脑袋去看,确认后拿出电脑比对上面的监控点,摇头说:“没有,李毓佳是从小巷子里穿过去的,有一段路拍不到。不过我们可以去问问附近的商家,看看有什么发现。”

    穹苍问:“那附近有什么24小时营业的店铺吗?”

    同事说:“路口有家肯x基。附近还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穹苍笑道:“很好,那就去问问。”

    几人没有休息,马不停蹄地赶去目标位置附近的店铺,找店员询问当天晚上有没有见过李毓佳。

    由于几家店铺值夜班的店员都不在,警方想要获得口供不大方便,最后他们还是直接朝店家拿了监控,干起老本行。

    监控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众人托腮坐在电脑前面,用一双死鱼眼盯着快进后的画面。

    这一次的幸福是来得如此突然。

    他们顺利在便利店的监控视频里,看见李毓佳走进大门。

    她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然后从店员的手中接过手机,去往角落打了个电话。

    由于她背对着镜头,距离又太远,无法得知她当时的情绪和对话内容。打了个五分钟左右的电话之后,李毓佳回去,把手机还给对方,对方也坚持将钱还给了她。

    因为她很赶时间,没推拒两次,她急匆匆地离开了。

    门口的摄像头拍到她走出门之后,往左边走去。在走了十来米左右,出了拍摄范围。

    众人精神抖擞,乐颠颠跑去隔壁的店铺,找他们要安装在门外的监控记录,聚精会神地盯起新一轮的视频。

    ?

    穹苍和她率领的npc,在因为有所突破而兴奋,直播间的观众就不一样了。他们真实的感到疲惫。

    “我以为都快要结束了,没想到工作量还是这么大。搜证真的太难了。”

    “当初大佬翻作业的时候,我想这一定是顶天的折磨了。我太天真了。没想到后面还有监控。【微笑】”

    “我竟无法分辨出工作和监控哪个更加可怕。【骷髅头】”

    “大佬:爱我,你怕了吗?……超怕的。”

    “电视剧里不是靠诈一诈就能诈出来了吗?不如找个谈判专家来试试。”

    “然而事实是更多的犯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甚至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就算铁证摆在面前他们也敢哇啦哇啦地喊冤,喊得自己都要信了。能被松动的,一般都是有利益相关的人。吴鸣十亿万身家啊,反正伤害尸体的刑法不重,换我我也咬死。等分财产。”

    ?

    等穹苍等人拿着证据回到局里的时候,天色再次黑了下来。

    黑夜似乎很适合这样的剧情。它让人不知不觉地感到疲惫,进而放下心防,可是真正的剧情才刚刚开始。

    贺决云软绵着眼皮,坐在冷硬的凳子上,等待对面的人开口说话。

    “好久不见,李毓佳。”穹苍坐姿慵懒,和善地笑着,想跟对方拉近关系,“我听说你的朋友都叫你佳佳,介意我也这么叫你吗?”

    贺决云自以为他的表情控制已经在多年的游戏中被训练得炉火纯青,没想到在面对穹苍的时候,还是屡屡失控。他无情地道:“介意。你敢叫我就投诉你性^骚扰。”

    穹苍笑容一僵。这么入戏的吗?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