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绛色大宋 第十五节 积少成多的银屑

第十五节 积少成多的银屑

    韩绛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些天他一直在观察着。平时也很少见谁跪下,除非是有大错在处罚。既然不用跪,韩绛已经确定这里就是宋朝,韩绛记得跪这个礼节是从宋灭亡之后才开始的。

    让两人意外的是,韩侂胄竟然来了。

    银匠们齐身施礼,韩俟明显在发抖,他是吓的。

    他没经过韩侂胄同意就把制银的事情告诉韩绛,他如何不紧张。

    韩侂胄还没有考虑好如何处理镇安候府的事情,所以暂时不想见韩绛,可意外的是韩俟竟然把韩绛拉过来帮他解决制银的事情,这事韩侂胄就不能不管了。

    “韩公。”

    “绛哥儿,你继续,本公只是来看看。”

    韩绛拿起银子:“韩公,可以吗?”

    “说了,本公只是看看,这屋里一切你作主。”

    韩绛把银子递给了几位银匠后说道:“你们可否能看出来,这银子上的字,有多少是压出来的,多少是砸出来的,多少是刻出来的。如果我的推算没有错,份量少的银子上有字是刻出来的,这银子少的也就是半钱,不会再多。”

    韩绛给银匠说完后,转身对韩侂胄说道:“韩公,银子上的字若是压上去,或是砸上去的,银子并没有变少。但若是刻出来的,刻刀肯定要刮出银屑来。”

    听完这话,韩侂胄倒是有些惊讶,他派人查过几乎所有的银子,一直认为是有人银模上作了鬼,或是铸银的时候在细称上动了手脚,倒是完全没想过,竟然会是这种办法。

    之前,韩侂胄考虑过,派人去暗查秘密核查银模与细称,再安排人在户部这里拖延些时日。若能查出来最好,万一查不出来,那么最终或者是找人背锅,或是在江南东路选个把人拿下问罪。

    总之,这少了制银的事情,钱可以出,人不能背上这罪名。

    脸丢不起。

    而此时!

    似乎这事还会有变化。

    韩侂胄不动声色,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打算看看韩绛的猜测对不对。

    同时,韩侂胄心里开始有所期待的,如果当真是韩绛所分析的,一块十二两半的制银,少上半钱还真看不出差别,那么这事就要换种办法处理。

    韩俟虽然不读书,倒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他感觉自己的大麻烦似乎就要解决了,立即吩咐仆人将巨烛抬过来增加光亮。

    很快,一名银匠就捧着银子:“回小官人的话,这一块中有字是刻出来的,将一刻成了六,作的很隐秘,刻了之后又用字模砸过一次。”

    韩绛转身:“韩公,可否取银让这位师傅照样作一次。取百块银,收集银屑。”

    “好。”韩侂胄内心已经是非常欢喜了,却依然不露声色。这事解决了,可算是挽回了韩家的颜面,太后那里也好交待。

    工具、银块、融炉、字模、刻刀等等,所有银匠需要用到的工具立即准备齐全。

    一刻钟后,在一百块府内的银块上,将一改成六,当真是非专业银匠普通人看不出区别。一百块银子的银屑融了,然后称重。

    每一块只有一点点银屑,在韩绛看来最多就是一克多一点。一百块银子上的银屑融了也是好大一块,称完之后,竟是超过三两重的一块银子。

    事情似乎解决了,韩绛看到韩侂胄的脸色变的严肃,心说接下来怕是要处理真正的公务,或许还会牵扯到这位韩公的敌人等等,自己还是赶紧回避,知道的越少自己越安全。

    韩绛施礼:“韩公,晚辈告退。”

    韩侂胄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韩绛赶紧离开。

    韩绛离开之后,韩侂胄一伸手:“拿来。”韩俟愣了一下后马上反应了过来,从怀中拿出几张纸递给了韩侂胄。

    前面几张是记录的韩绛认为有人搞鬼的部分,最后一张是总账的账差。

    韩侂胄简单的翻看几眼后站了起来:“去歇着吧。”

    韩俟很紧张,今天没骂自己,就这么放过自己了。没等他问,韩侂胄已经起身往外走了。

    韩绛这边走的很快,他很清楚自己参与已经是朝廷的公务,还有韩家的秘事,接下来韩侂胄肯定要吩咐韩俟去办些事,自己还是不要听的好。

    可谁想,韩绛刚回到自己的小院,泡了一杯茶还没有喝呢,韩侂胄就到了。

    韩绛对影说道:“清场,你也离开。”

    影带着人赶紧往外走去,韩侂胄走到椅子上坐下,示意韩绛也坐。

    韩绛坐下之后,韩侂胄说道:“镇安候府,嫡长子,李幸。”

    韩绛脸上没反应,心中总算是长出一口气,总算知道自己被当成谁了。

    韩侂胄继续说道:“你叫李幸,没错吧。”

    “我叫韩绛。”

    “你以前叫李幸。”

    “我也前也叫韩绛。”

    韩侂胄有点不高兴了,他有无数的证据证明,眼前的韩绛就是李幸,还特别见过李幸的人过来在近距离看过,断然不会有错。

    带着一丝火气,韩侂胄说道:“连祖宗都不认了?”

    若不提祖宗也就罢了,一提祖宗韩绛也硬气了起来:“正因为认祖宗,我才叫韩绛,以前是,以后也是。”

    “混帐话。”

    “大实话。”

    韩侂胄是真有点火了,黑着脸:“你可敢发誓。”

    韩绛内心正在激烈的冲突着。

    眼下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认下李幸这身份,二是坚持自己就是韩绛。

    前一个,镇安候府嫡长子,这身份似乎很有价值。但代价是巨大的,自己就要顶着别人的名字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而且还会被韩侂胄控制成为棋子。

    没错,虽然说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棋子的。

    但是,韩绛不愿意作出这样的选择,韩绛快速的分析了当前的情况,李幸有巨大的利用价值,那么韩绛呢?

    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连生存的价值都不会有。

    韩绛作出了决定,开口说道:“苍天在上,我韩绛生来是韩绛,死亦是韩绛,若有半句假话,请上天裁决。”说完这话,韩绛一脸淡然的看着韩侂胄,他深信,自己就算是韩绛也一样有巨大的价值。


同类推荐: 入骨娇宠猛卒利刃1945混在大明搞社团大王令我来巡山驸马的自我修养诸天农贸世界夏朝的神秘面纱之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