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吾家骄妻初养成 第一百二十六章 假闺蜜真小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 假闺蜜真小人

    满心怨恨的廖红不肯再接受皇家的施舍和补偿,义无反顾的离开皇宫,住进了夕日的老奴家中。

    十六岁的廖红原本脆弱茫然又懵懂,惨遭灭门之后,她一夜之间长大,曾经被保护的很好的娇惯少女忽地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破落户。

    廖红再无知也想得明白自己父亲是蒙受了不白之冤。

    可即便廖红知道这一切都是受奸人陷害栽赃,可是自己却毫无能力为自己的亲人申冤报仇,更可悲的是她甚至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廖红离开皇宫的日子并不好过,那些地痞流氓的纠缠,天煞孤星之名的困扰,随便是哪一个都让廖红喘不过气。

    好在遇到了萧渊,给了她坚持下去的希望。

    萧渊是个有能耐的,虽然只是个镖师,但他武艺高强,做事极有魄力,他曾同廖红约定好,待他闯出一番名堂,定会想办法为宣平侯府报仇雪恨。

    只可惜,萧渊最后也落得惨死的下场。

    廖红说完这些,眼眶泛起一圈淡红。

    萧妙妙心疼的揽住母亲的肩,感同身受的红了眼,疑惑的问道,“疑惑点还是在重阳节那夜,阿娘可记得宣平侯当时可否真的同他国细作见过面?”

    廖红摇了摇头:“并没有,那日父亲一直在府中未曾出去,可我们的证词根本毫无作用,不论如何陈情都得不到信任,那几个大臣咬死了就是见过我父亲。”

    “这倒是怪事……莫非那几个大臣都是被歹人买通了?”萧妙妙蹙着眉道。

    “同细作见面的另有他人,并非宣平侯。”穆枭臣忽地出声。

    他这话一出,江千夜意外的瞥向穆枭臣,挑着眉没说话。

    萧妙妙和廖红则是一脸激动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是谁?”萧妙妙忙问道。

    穆枭臣踌躇了一瞬,严肃道,“是有人带着宣平侯的人皮面具伪装成他,故意暴露在那几个重臣面前的一出戏。”

    人皮面具!?

    萧妙妙听罢满脸愕然,猛地记起前几日蝶绮院子里那个婢女。

    她忽地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的看向穆枭臣,“那日的婢女是你带走了?”

    穆枭臣点了点头,“本不想让你管这些糟心事,我暗下处理了就好,不曾想审出些陈年旧事。”话落,他略有深意的看向廖红。

    廖红这会儿激动的手都开始颤抖,她走到穆枭臣身旁,满怀希望的看着他,“小公爷说的可是真的?那,那你可知道究竟是何人指使?”

    “眼下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穆枭臣道。

    “莫非和永安侯府有关?!”萧妙妙咬牙切齿的追问。

    心道:那个永安侯不是喜欢阿娘的么?怎么会做出这等陷害之事?

    “非也。”不待穆枭臣回话,沉默了许久的江千夜忽地插嘴,他翘上二郎腿,挑衅似的看了穆枭臣一眼,看向萧妙妙回道,“确切的说应该是与永安侯的夫人有关。”

    “侯夫人?这位公子说的是冯惜怜?”廖红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千夜。

    “正是,二十年前宣平侯被陷害,就是城东冯家的手笔。”江千夜神色笃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廖红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不断的摇头道:

    “这绝对不可能……惜怜同我一起长大亲如姐妹,她父亲冯大人同我父亲亦是情谊深厚,曾经冯大人遇难时,还是我父亲出面才保住了冯家,他们怎么会反过来害我廖家?!”

    穆枭臣无视江千夜的挑衅,面不改色的补充道:

    “前几日吾等在雀园中扣住一位带着人皮面具伪装成旁人的细作,此人出自永安侯府千金所指派,手下的人拷问时,问出了些陈年旧事,

    她用的人皮面具出自一位能人之手,那人神乎其神乃是冯家的幕僚,多年前就为其卖命,据言二十年前便是他造出了宣平侯的人皮面具,又找了个身形与宣平侯一样的人伪装而成。”

    廖红听罢脸色惨白,如遭雷劈一般。

    她身子晃了晃,险些摔倒。

    萧妙妙忙将其扶住,让其重新坐到了椅子上,“阿娘!您怎么样?”

    廖红摆了摆手,缓了好一阵儿脸色才好了一些,喃喃道,

    “怎么会这样……当年家中亲人惨遭祸事后,我从皇宫里出来时,冯惜怜还曾反复找过我几次,

    说愿意收留我到她冯家生活,我虽软弱却不愿依附他人,更不肯寄人篱下,便拒绝了她的好意,

    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不成?他们家既然这般阴险歹毒的害死了我的家人,竟还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扮起了圣人!枉我将他们当成恩人看到了这么多年,简直可恶至极!”

    萧妙妙虽不知道内情,可听廖红的言语也能得知从前冯家还宣平侯府定是关系密切至极。

    当初永安侯与母亲有婚约,最红因着母亲家族陨落,这才毁了婚随后去了冯家的冯惜怜。

    思及此处萧妙妙禁不住蹙了蹙眉,看向廖红一脸认真的问道:“阿娘自幼和永安侯夫人一同长大?”

    廖红点了点头,“我与她自幼便玩在一起,虽说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只要母亲给我做新衣裳新首饰,向来都是有我的便有她的,我实在想不通,她们家为何要这般害我!”

    萧妙妙抿了抿唇:“会不会是因为嫉妒?阿娘您仔细回想回想,这个冯惜怜是不是很早以前就看中了永安侯?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萧妙妙这么一提醒,廖红怔了怔,神情莫测的想了一会儿后才恍然大悟道:

    “原来是这样!妙妙说的没错,自从我侯府同王家定下婚约后,王景明便会时常去我们府上,冯惜怜那时候经常会在我家小住,王景明来见我时,她有一次正好和我在一起,

    自从那次见了王景明后,冯惜怜便会时不时的问上两句有关他的事,似乎对其十分好奇,

    我只当她关心我的婚事便没放在心上,眼下这么回想起来,相比她那个时候就已经看上了王景明,冯家接近我父亲本就心怀叵测,早早就打起了害我廖家的念想!”

    廖红越想越气,脸色因着恼怒微微涨红。

    萧妙妙一下一下轻抚着她的后背为其顺气,缓缓分析道,

    “如此说来,这么多年一直在暗中给阿娘添堵的人也极有可能是冯惜怜的人!”

    廖红闻言双拳紧紧握起,神情悲愤交加,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放在心中珍惜了半辈子的闺中密友竟会是这么多年一直坑害自己的人……

    “阿娘稍安勿躁,到底是不是她做的,我们让人去探一探便能知晓。”萧妙妙宽慰道,随后喊了声杜鹃,让其立刻到永安侯府后宅中去探一探,到底有没有覃虎形容的那位嬷嬷。

    杜鹃当即领命前去,丝毫不做耽搁。

    曼霜怕她一个人不好应付,也跟着一同前去,毕竟是侯爵府,夜里还好说,青天白日的潜进去不是件容易的事。

    等待的时刻最为难熬,好在杜鹃身手麻利,不愧是醉乾阁丑字辈的能人高手,不出小半个时辰两人便扛着一个麻袋赶了回来。

    曼霜毫不留情的将麻袋朝地上一扔,袋子里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哼叫,一听便是被人堵住了嘴巴。

    杜鹃将麻袋解开,一个略显丰润下人装扮的老妇人便显露出来。

    萧妙妙眼中一亮,看向曼霜问道,“这就是那个嬷嬷?”

    毕竟还未做对峙,曼霜不敢胡乱回应,“已经派了人去将覃虎叫来,让他认上一认便会知晓。”

    “如此。”萧妙妙点了点头,继续追问,“这嬷嬷是做什么的?可是冯惜怜院子里的?”

    这次回话的是杜鹃,“回姑娘的话,此人正是永安侯夫人身边的红人,秋嬷嬷。”

    “竟然真的是她……”廖红红着眼,愣愣地看着嘴巴被塞得严严实实的秋嬷嬷,

    “秋嬷嬷,我还记得你曾经被夫家殴打时,还是我出面为你讨得公道!将那又懒又坏的男人狠狠的打了一顿,我廖红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你们主仆二人竟这般坑害与我!”

    秋嬷嬷这会儿一脸菜色,嘴巴被堵得结实,想说话也说不出来,自己稀里糊涂的被抓她本就忐忑至极,眼下忽地瞧见了本该已经被“烧死”的廖红,顿时吓得险些尿了裤子。

    她“呜呜”的不断摇头,口中乌鲁乌鲁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萧妙妙看了曼霜一眼,曼霜心领神会,伸手将堵在她嘴里的破布拿了出来。

    秋嬷嬷嘴上得了松快,顿时虚张声势叽叽歪歪的叫喊起来,

    “你们是何人?好大的胆子,我可是永安侯府的人,你们竟敢青天白日之下掳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萧妙妙见她假装不认识自己母亲的模样,嗤笑一声,取下腰间挂着的九节鞭,咔哒一声将鞭子放了出来,慢条斯理的在秋嬷嬷面前狠狠甩动了几下。

    啪啪的鞭鸣声将秋嬷嬷吓得犹如受了惊的鹌鹑,缩着脖子一个激灵一个激灵的向后闪躲。

    “我这鞭子可是有些日子没见着血了,你呢若是赶紧说了实话,还能免遭去那些皮肉之苦。”萧妙妙似笑非笑的警告道。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