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32章 我不甘心

第32章 我不甘心

    四十二年前,在一个蝉鸣的夏夜里,星刻林家的女主人诞下两个麟儿。

    彼时林家家主林晚荣为晨风区临江军军官,少时家道中落亲朋散尽,幸于求学期间遇见夫人,获得岳父一家帮助,兼凭自身才能,直上青云,步步高升,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便为两个儿子取名‘锦耀’、‘雪恩’,意为锦上添花的荣耀、雪中送炭的恩情,既表明自己对两个孩子的喜爱以及对夫人恩情的铭记在心,也代表他对两个孩子的祝福,希望孩子能一生幸福好上加好,乐于助人有恩必报。

    当两个孩子长大,逐渐显露出其不同领域的天赋,林锦耀擅长执剑战法,林雪恩精于理法,但林家是战法传家的武者世家,林晚荣花费数年手把手教学,眼看着大儿子突飞猛进而小儿子七窍不通,也只能放弃一门三武者的幻想,将林锦耀送入军事学院,将林雪恩送入文化学院。

    从此两兄弟的人生走向了分岔:林锦耀以军院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加入临江军,数年后返回军院执任教职;林雪恩毕业后则是拿着父亲给的本钱和人脉开始经商,虽然父亲在花甲之年便去世了,但兄长林锦耀取而代之成为林家的顶梁柱,为林雪恩的产业遮风挡雨。

    辉耀里,虽然说‘以人为本’‘众生平等’的口号喊得啪啪响,但社会生产力也就那样,为了争夺资源内卷是必然的,公平公正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景。就像前世的古代,一切利益都必须要用权力来维持,不然只是一只养肥的猪。

    不过除了权力以外,武力,特别是单体武力也是受到认可的保障。除非拥有绝对把握,否则用下三滥手段对付拥有出名武者的产业,只能引来对方肆无忌惮的报复。

    大家默认拥有武者的势力只能公平竞争,这并非是规则,而是迫于无奈的道德——大家只是来求财,不是要争个你死我活。

    在林家,林锦耀是繁茂的树冠,而林雪恩是深藏不露的根,大家尊称林锦耀为‘林先生’,称林雪恩为‘二先生’。

    所有人都认为,林锦耀才是林家的颜面,林雪恩只是辅助哥哥的后勤人员,一个忠厚老实的管家。

    就连林雪恩也是这么认为的。

    从小到大他哪个方面都比不上兄长,战法比不上,学习比不上,甚至连经商也是,他深知兄长的经商才能更胜于他,每当他遇到困局找兄长询问必然能豁然开朗。

    所谓的‘林雪恩擅长经商’,只是一种安慰罢了。

    哥哥是家族锦上添花的荣耀,而他只是一块碳——但林家不缺他这一块雪中碳,哪怕林家真的陷入危难,拯救家族也只会是林锦耀,而不是他林雪恩。

    林雪恩对此没有任何不满。

    或者说,他所有的不满,都被时间磨平了。

    他就是比不上兄长林锦耀。

    他就是可有可无的管家。

    他就是活在林锦耀光辉下的,黯淡无光的,一块碳而已。

    卑从骨里生,万般不如人。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直到有一天,林雪恩遇到一个人。

    一个来自统计司的人。

    「就这样活着,你甘心吗?」

    当时林雪恩没有说话,挥袖离开。只是在日后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里,他发现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刺,无情地在他脑海里回响。

    但这句话,并没有刺痛他。就像鱼不会被鱼刺刺痛,林雪恩发现,认清自己对兄长的怨恨,并不会令自己难受——因为他对兄长的怨恨,早已在成长中化为自己的一部分,化为鱼刺永远存在于自己体内。

    很多时候,感情是经受不了考验的,但也经受得了考验。恨只是七情六欲的一种,再浓郁的恨无法占据心的全部,恨只是一个引子,轻而易举就能掀起滔天巨浪。

    如果林雪恩没有遇见那个人,他依然是林家的二先生,数十年之后也儿孙满堂不失天伦之乐,虽然一生平凡但也不失幸福,与兄长更是相敬如宾绝无隔阂。

    但当林雪恩心中的恨被点燃,他内心最深处最腐烂的土壤便开始燃烧。只需一丝火苗,就能引爆沼气,摧毁一切感情的壁垒。

    昔日种种的恩情,亲情,快乐,都彻底烟消雨散,剩下的,只有林雪恩那颗不甘心!

    林雪恩并不认为自己勾结统计司是报复兄长,他认为自己在拯救林家。

    林锦耀加入逆光乱党,是为不忠!

    串联友人一起反对朝廷走向绝路,是为不义!

    使林家之名蒙受乱党耻辱,是为不孝!

    与朝廷与统计司为敌,是为不智!

    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拨乱反正,纠正林锦耀不忠不义不孝不智之举,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夏之将倾,从灭族之祸里保存林家的火种!

    此乃雪中送炭的善举!

    弑杀亲兄非我所愿也,但兄长既已在阴差阳错中被逆徒所杀,也正好保全了兄长的名誉,保全了林家的威望,算是因祸得福!

    而我林雪恩,必定代替兄长重振林家!

    先是加入白夜分部,与统计司一同歼灭这些逆光乱党,旗帜鲜明地站在朝廷一方,带领林家为朝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平叛乱世尽我所能!

    我会让星刻林家名震天下,以慰九泉之下的父兄之心!

    父亲,兄长,请看着我吧,就算没有你们,我也能让林家这棵大树枝繁叶茂!

    而接下来,就是联合统计司安排的狙击手,重创千羽流,通过逆光乱党组织‘白夜’的资格考核,获得创建白夜分部的资格!

    白夜行者忽然提出的考核令林家人都措不及防,只有在仇断里战胜千羽流的人才能参加白夜分部,而林雪恩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他不能让其他人战胜千羽流。

    但他并没有这个资格去仇断千羽流——不仅仅是他打不过,而且其他人也不放心让二先生与千羽流这种穷凶极恶之辈战斗。

    出站人员和出战顺序林雪恩都一清二楚,他断定千羽流至少能战胜高进和夏林果,但久战之后对上林雪却是胜负难料。

    为了林家,他不得不稍微委屈林雪。他想办法触碰了林雪的剑鞘,在里面放了一粒能量耗尽的高能辉石。

    这一粒高能辉石在平时不会有任何作用,除非林雪往剑鞘灌输光辉。当剑鞘里剑光满溢待发的时候,剑鞘光不会听从林雪的意愿刺向外面,反而是率先为辉石充能。

    也就是说,林家剑最为倚重的剑鞘光,将会直接失效。

    林雪绝无战胜千羽流的可能。

    当然林雪恩不会让自己的侄女死于非命,当林雪剑鞘光失效的时候,千羽流必定会趁机追击取其性命,届时便是林雪恩出场之时。

    为保护侄女而出手,没有人会对林雪恩的怒起有所怀疑。

    至于千羽流是真的想趁机追击还是就此罢手,也没有人会在意。

    他们只会看到一个结局:千羽流重伤,林雪恩复仇!

    到时候,高进、夏林果、林雪尽数落败,唯有林锦耀的亲弟林雪恩成功为兄长复仇,于情于理,白夜都必然会将林锦耀的权利传承给林雪恩!

    所以,我要迈出最关键的一步了。

    从今以后,我将从幕后走向台前。

    我林雪恩的大名来名扬晨风,世人不会再记得林锦耀,唯有记得我林雪恩!

    千羽流,你就成为我林家的踏脚石,作为你弑杀恩师的赎罪吧!

    而林雪恩的底气,便是统计司的帮助。

    统计司的狙击手已经在瞄准千羽流的要害。

    面对斩击和铳击,千羽流别无选择,身为唤醒者的他必然优先回避更具威胁的致命铳击,但这样一来他就只能向左回避,将自己的肉体凡躯暴露在林雪恩的剑刃之下。

    林雪恩这一剑就算杀不死千羽流,但至少可以将他重伤。而且赢得一招之后,林雪恩就会马上撤退,奠定自己的胜绩,获取白夜的参加资格!

    所有的怨恨,所有的不安,所有的压抑,林雪恩将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灌注在这一剑里,似乎可以将自己的过去彻底斩断。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千羽流的脸庞,眼里的怨恨和快意丝毫不作假。

    他仿佛真的将自己当成是为兄长复仇的弟弟了。

    受死吧,千羽流——

    啪!

    一声爆响,光爆绽放。

    林雪恩的剑光,被拍散了。

    与此同时绽放的,还有千羽流的血花。

    一颗看不见的铳弹贯穿而过,将千羽流的右臂和左胸射出四个弹孔,血液随着弹道飞溅,在扭曲的光线中呈现出残酷的美感。

    林雪恩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他甚至没注意到千羽流已经顺势将他的长剑拍开了。

    他为什么不避开铳弹,他不知道会死吗?

    他绝对可以避开铳弹,他为什么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先拍散我的剑光?

    他难道看不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剑士,我的剑最多只能重伤他,根本远远比不上铳弹的威胁吗?

    他为什么遭到铳击还不后退,反而冲着我来?

    他为什么……要破坏我的计划?

    “我要你死!”乐语咳出一口污血,右手洪吐拍散林雪恩的剑光,左手荒咬抓向林雪恩的脖子!

    林雪恩就是内奸!

    狙击手就是林雪恩的底牌!

    林雪恩瞳孔骤缩,急剧后退,反手持剑削向乐语抓住他脖子的左手!

    乐语赶步追上,想着下一招就直接终结这个内鬼的生命,但他发现右手完全抬不起来,铳击似乎射伤了他的臂骨,根本使不上力气。

    左手虽然仍能使唤,但乐语之前消耗太多力气了,单凭五指之力,根本没法捏碎林雪恩的喉骨。

    电光火石间,乐语忽然右腿猛踢林雪恩的小腿,林雪恩顿时身体失衡。

    然后乐语大幅转身,借助腰腹的扭转之力,带动左手拖着林雪恩往大地摔击!

    当林雪恩脑袋朝下摔向地面的时候,他看清楚了乐语的表情。里面没有愤怒,没有仇恨,只有恍然大悟的喜悦,仿佛就像是在说‘我抓住你了’。

    刹那间,林雪恩明白了一切,也明白乐语为什么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强杀他。

    ‘我不甘心!’

    啪!林雪恩的脑袋与青砖地面重重碰撞,红的白的全部出来了。

    ……

    高进愣住了。

    夏林果眯起眼睛。

    好不容易撑起身子的林雪,看见这一幕差点又跌倒了。

    围观群众顿时平静下来,巡刑卫连忙过来检查林雪恩的情况,脸露难色。

    乐语缓缓挺直腰杆,低头看着林雪恩的尸体。他溅满血迹的脸上,勾起一抹快意的笑容。

    只是在旁人眼中,这抹微笑就显得额外残忍格外嚣张。

    “千羽流,你,你——”

    “你什么你。”乐语看向指着他的高进,狷狂笑道:“你有种就杀了我啊,哈哈哈——”

    笑声忽然中断,乐语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紧接着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乐语唯一的念头是:

    「这样算不算高进气死我了?」


同类推荐: 最美不过小时光我家王爷有洁癖你那么甜呀报告丞相,夫人上天了忠犬王爷,渔家嫡妃初养成我被游戏绑架了启禀娘娘,皇上又灭朝了皇上,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