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大宋之五好青年 第五十一章 大爷不伺候你们了

第五十一章 大爷不伺候你们了

    王跃的第三拳落下之后,可怜的和知州就已经面目全非,躺在那里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不行了。

    “直娘贼,还敢诈死!”

    王跃站起身指着他喝道。

    可怜的和知州在地上抽搐了一下,以此来作为无声的抗议。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可怜的和知州在他们的目光中继续抽搐,然后脑袋一歪,嘴角鲜血流出,终于不再抽搐了。

    “看什么看,他诈死,我就是轻轻打了他两拳!”

    王跃毫无杀了一个知州的觉悟,还舒展着双臂很是舒畅地说道。

    话说这些天的恶气终于发泄了一下,虽然暴力不好,但不得不承认这种草菅人命的感觉却真的很好,要不然他觉得自己再被这些混蛋们气下去容易抑郁,真的,这些天他感觉自己真的快抑郁了。

    至于后果……

    “拿,拿下,快拿下!”

    种师道嘴唇哆嗦着说道。

    周围士兵立刻涌向前,但下一刻王跃手中消防斧凭空出现,紧接着他腾空而起落在一名将领的马头,在后者的惊叫中踏着马头再次跃起,恍如掠过天空的鹰般从天而降,一下子落在种师道面前,还没等周围亲兵反应过来,那祖传宝斧已经压在了后者脖子上。

    “都停下!”

    王跃说道。

    那些亲兵吓得赶紧停下。

    “你意欲何为,还想继续行凶?”

    种师道表情平静地说道。

    “我的心情已经舒畅了许多,暂时还不想再杀人,不过诸位要是让我再不痛快了,那可就不好说了,左右我已经杀了一个当官的,也不在乎多杀几个,都老老实实待在这里,谁敢逃跑我第一个杀谁。别以为你们能逃过我斧子,我这可是神仙赐的法器,斩妖除魔不在话下,砍你们的脑袋更是如切菜。

    节帅,请给你弟弟和杨惟忠下令,命令他们立刻全力向辽军进攻!”

    王跃说道。

    种师道用目光向旁边的亲兵示意了一下。

    后者立刻从旗手手中接过一面白色旗帜,然后在头顶不断挥动,而另外一名旗手则挥动手中的绿旗,他们中间则是种师道的中军旌纛和黄色牙旗,就在同时四周数十面战鼓敲响。

    这是五方旗。

    而远处代表种师中的西方白旗和代表杨惟忠的东方绿旗……

    实际上是青旗,但青色隔远了容易和黑色混淆,所以改成更容易区分的绿色。

    这两处旗帜立刻挥动,示意他们已经接到这里的命令。

    种师道转头看着王跃。

    “中军前移!”

    王跃说道。

    种师道很干脆地下达命令。

    随即他的旌纛和牙旗同时拔起,然后连同其他旗帜还有那些战鼓,开始向前移动,那些将领和亲兵们,都小心翼翼地簇拥在周围,他们居然还没逃跑倒是很出乎王跃的意料,这一点看种师道的威信还是值得肯定。不过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其他地方其实并不知道,这样数万人的阵型横亘好几公里,而中军就在一处高坡,哪怕距离交战的最前沿也得几百米,除了周围的将领和亲兵,没人知道这里的事情。

    就连中军周围护卫的骑兵都不一定知道。

    他们也得隔着最少一百多米。

    中军旌纛和牙旗前移,那就代表着整个中军向前,四周用于特殊情况下反击的最精锐步骑兵,在周围护卫着中军结阵向前,战鼓与马蹄的践踏声,制造出雄壮的气势。

    前线士气大振。

    战场上就是这样,中军旌纛和牙旗与自己的距离,代表着士兵勇气强弱,这东西在五百米外和在五十米外,对于士气来说完全就是两个级别。

    中军阵型前线全都是西军主力步兵,而种师道在西军中的威望不用说,他的向前让所有激战中的士兵勇气暴涨,呐喊着的他们,与对面敌人继续着血腥的近距离搏杀。说到底这些士兵也都是身经百战,他们都能打,大宋在西北这些年就没断过大大小小的战争,之前还刚刚结束在江南的战争,要说这些士兵不能打就扯淡了。

    士气暴涨的他们死死守着防线,顶住那些瘦军的冲击。

    而就在同时,两翼的反击开始。

    种师中手下的种家堪称部曲精锐骑兵们,在李孝忠的带领下去,悍勇地直冲辽军阵型。

    另一边杨惟忠同样出击。

    但耶律大石却并没有削弱对中军的进攻,实际上他还在加强,而两翼则交给那些汉军顶住,这时候后者还能保证忠心。

    说到底宋军的表现还不至于让他们生出别的心思。

    无论从利益上还是感情上,他们都不会在这时候投降一个弱者。

    “这不是也能打吗?我还以为真就是一群废物呢!”

    王跃饶有兴趣地说道。

    “我大宋健儿也不尽是弱者,老夫也并非不知道你目的何在,若非你挟持亦会下令反击,老夫还不至于连这都不懂,只是你太鲁莽了,如今事已至此你可想过如何收场?”

    种师道冷笑道。

    “这还有什么不好收场的,大不了我一走了之。

    我还不至于把老赵家给的那个芝麻官看在眼里,要不是太师对我有恩,我才懒得给老赵家当狗,跟你们这些人混在一起这些天,我真已经快要忍无可忍,你们的行为每一次都让我想砍死你们。我冒死砍了耶律大石一斧子然后又哄住萧普贤女,让招降开始有些眉目,你们却在南边给我毁了,偷袭就偷袭吧,能赢了也还好,居然被人家反偷袭,还搞出统帅带头逃跑。

    我又拼死给你们把屁股擦了。

    没有我,这时候耶律大石估计早就在雄州城下耀武扬威了。

    你们居然还嫌我搞得你们没面子?那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你们自己无能就别怨别人比你们强。

    然后我忍了,我继续做一个赵家的好鹰犬。

    然而我又好不容易哄着那些辽军开始动摇,杨可世又给我毁了。

    他好像还想连我一起射死吧?这个混蛋躲哪儿去了,他怎么没死在战场?我现在很想一斧子剁了他!

    好吧,看在太师的面子上,这我也忍了。

    我再去把白沟桥毁了,让耶律大石断了后勤,给你们一个大获全胜的机会。

    怎么?

    你们还嫌我多事!

    嫌我害得你们必须得跟敌军拼命?

    你们是来打仗的,不是来养老的,这里是战场,你们的职责就是打败敌人而不是来喝茶!

    我受够了!

    真得受够了,我跟你们继续混在一起,怕用不了几天就得气死!

    大爷不伺候你们了。

    我真得很好奇,就靠着你们这些人,大宋朝是怎么撑到现在的?当兵的糜烂到跟乞丐一样,将领要么贪要么蠢要么见敌就跑,老百姓穷到造反,当官的就想着陷害好人……”

    王跃就跟话痨一样絮叨着。

    但就在这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一片尖叫声。

    他愕然抬起头,就看见前线一处防线因为敌军攻势太猛,开始出现局部的后退,而后面原本二线的那些河北禁军,立刻发出一片惊恐的尖叫,紧接着几个军官就开始带头逃跑,然后整个二线阵型,就这样恍如垮塌般开始了崩溃。

    而他不远处一名将领脸色剧变,毫不犹豫地催马掉头也想跑。

    王跃手中消防斧立刻甩出,瞬间砍进这家伙的脑袋……

    “谁敢逃跑砍死谁!”

    他大喝一声。

    醋#^溜.儿.文^学秒*更


同类推荐: 入骨娇宠猛卒利刃1945混在大明搞社团大王令我来巡山驸马的自我修养诸天农贸世界夏朝的神秘面纱之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