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嫡女重生,朕的皇后总想逃 第143章女医贺芷

第143章女医贺芷

    沈姝的眼眶一热,笑中带泪道:“我知道的,有哥哥在真好!”

    这么好的兄长,她上一世怎么就猪油蒙了心为了那么一个不堪的男人去伤害她至亲至近的父母兄长呢?

    “说的是什么傻话?你好好珍重身子!”沈枫弹了弹她的额头,而后就转身离去了。

    ……

    翌日,沈姝对着桌子上的纸发呆。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有了身孕的事情告诉云子彦。

    “皇子妃,您还是告诉殿下吧!”霜竹忍不住开口道。

    如果殿下知道了皇子妃有了身孕,行事应该就不会那么冒险了。

    毕竟……孩子会成为他新的牵挂。

    “嗯?”沈姝抬眸,笑望着霜竹,她想听听霜竹怎么说。

    被她这么一问,霜竹反倒是愣住了,过了半晌才道:“这是您同殿下的第一个孩子,殿下一定会十分期待这个孩子的!”

    “所以?”沈姝明知故问道。

    “所以……殿下就会越发牵挂着京都了!他行事时势必会多加注意自个儿的安危了!”

    说到这,原本还有些怯怯的霜竹顿时就昂首挺胸了。

    “可是……得知这个孩子的存在,他不仅仅会增添喜悦啊!”沈姝有些惆怅道。

    这个孩子的到来不仅仅是喜事,亦是她同云子彦新的牵绊。

    有了牵绊,行事间就难免会被掣肘。

    同时,这个孩子也会让远在寒州的他分心来关注京都的动向。

    “皇子妃,无论如何,殿下总该在第一时间知道小皇孙的存在的!”霜兰也跟着劝道。

    说真的,她同霜竹都没什么伟大的家国情怀,她们只盼着自己的主子好。

    只有云子彦完完整整地从寒州回来了,她们的主子才会开心、幸福。

    所以,她们就盼着云子彦能多几分牵绊,能多顾些他自己的安危。

    至于寒州的疫情,她们管不了,也不想操心。

    沈姝蹙眉,想了许久,终究还是将自己有了身孕的事写在了信中。

    一刻钟后,她才写完这封长长的信。

    霜兰熟练地将纸吹了吹,而后手脚麻利地将信折好塞进三皇子府专用的信封中,再用蜡印封好。

    “奴婢这就将信拿给侍卫!”她恭敬道。

    说罢,就往外走了。

    “主子,安胎药已经凉得差不多了!您该喝药了!”霜竹伸手探了探瓷碗的温度道。

    她家主子这胎不是很稳,她得督促着自家主子按时服用安胎药。

    沈姝颔首,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待喝完了药,霜竹就将干净的帕子递给了沈姝。

    她一边擦拭着嘴角一边问道:“宫里可传来了什么消息?”

    照着线索查下去,如今司徒贵妃应该已经被揪出来了。

    霜竹摇摇头,蹙眉道:“奴婢方才还遣人去门口问了问,并没有宫人出没。”

    依着昨日的情形来看,如果有了结果,太后和沈皇贵妃都会排宫人来给她家主子递消息的。

    “嗯,那你多留意些!”

    说罢,沈姝又道:“这安胎药,就劳烦你和霜竹亲自盯着了!”

    这府里的人虽然早就大换血了,可她到底还是不能完全信任。

    若是旁的事也就罢了,可这安胎药关乎着她孩儿的性命,她必须谨慎。

    霜竹郑重地点头,道:“皇子妃敬请放心!这药,除了奴婢和霜兰姐姐,旁人都不敢碰!”

    昨日,伺候沈姝安睡之后,霜兰已经将她和这青砚院的所有仆从都召集起来训过话了。

    别看霜兰平时里温和娴雅,发起狠来倒是颇为摄人。

    这一通教训之后,就连院子里烧火的小丫头今日的神色都凝重了几分。

    “嗯,你们办事我是放心的!就是……再寻个女医来府里吧!但凡经我口的东西,都得由女医先查验过。”沈姝想了想道。

    她记得,这京都是有女医在的。

    专供这京都权贵人家的女眷驱使。

    毕竟,男女有别,哪怕是太医医术再好,也有不方便的时候。

    “皇子妃……那些女医们大多学艺不精……您……您真的要请?”霜竹拧眉道。

    女医虽然在京都极为风靡,可……她们当真不如宫里的太医医术高明啊!

    若非如此,只怕是这宫中早就设有女医的席位了。

    “请,我也不指望她们给我瞧病保胎什么的,只是让她们查验饭菜汤羹以及药里是否有不妥的东西!”沈姝解释道。

    这些女医,大多也是医术世家聪颖无双的小姐,奈何在这男尊女卑的云国,她们的家族都不愿意让她们传承医术,教她们的东西也只是皮毛。

    真正高深的医术,他们只传给家中的男丁。

    一代又一代,女医虽然越来越多了,可她们的医术却并未精进多少。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错!奴婢待会就遣个得力的丫头出去请!”霜竹含笑道。

    她和霜兰连一点儿粗浅的医术都不知道,就算是盯得再近,也难免会给有心人留下可乘之机,还真不如女医在一旁查验来得方便有效。

    “嗯。”沈姝淡淡地应了一声。

    因着昨日太医的话,她今日倒是真不敢同往日那般一心为寒州的云子彦忧心了,喝了药,她就躺在院子里的美人靠上假寐了。

    傍晚,霜竹带了一位身形高挑的女子进了青砚院。

    一瞧见沈姝,那女子就随着霜竹一同福身行礼。

    “奴婢(民女)拜见皇子妃!”

    “快快请起!”沈姝连忙起身道。

    她请女医来是将自己和孩子的安危一同交付给人家的,她必须地给人家足够的尊重。

    她温声问道:“不知女医贵姓?”

    这位女医她倒是从未见过。

    “民女姓贺。”那女医恭敬道。

    贺?

    沈姝眸光一亮,难不成,她这是将杏林圣手吴郡贺氏的女医给请回来了?

    心里想着,沈姝便试探道:“不知女医可是同当今的太医院院判贺大人有什么源渊?”

    如今的太医院院判正是贺氏家主。

    “回禀皇子妃,贺大人乃是民女的祖父。”

    “哦?原来是贺家千金!倒是本皇子妃失礼了!”沈姝有些惭愧道。

    贺氏一族虽不如他们沈氏一族来得显贵,可到底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杏林世家,世代出名医,倒也是积望甚厚。

    “皇子妃言重了!贺芷不过是一平头百姓,受不起您这般礼遇!”贺芷连忙推拒道。

    眼前这位可不仅仅是个皇子妃!

    这沈姝可是青州沈氏的嫡系嫡女啊!当真是贵不可言!

    “贺女医不必自谦!”沈姝轻笑,随后道:“我夫君不在京都,我又有了身孕,着实是有些……”

    说到这,她的神色黯了黯。

    “罢了,且不说这些糟心事了!只说一句,我腹中的孩儿就拜托贺女医了!”

    说罢,她就朝贺芷福了福身子。

    原本,她请女医来只是为了让女医盯着她所要用的一切东西。

    却未曾想到,她府中的人竟是有这般好运气,直接请到了医术不让男子的贺芷。

    那么,她就能将腹中的孩子放心地托付给女医了!

    贺芷连忙避开了沈姝的礼,不卑不亢道:“医者父母心,民女既然来了,势必会尽己所能来照料皇子妃和小皇孙的!”

    她其实是不想来的,奈何那丫鬟苦苦相求,加之她也有些好奇青州沈氏会养出什么样的嫡女就接了这么一桩可能会掉人头的事。

    “一切就拜托您了!”沈姝继续道。

    贺芷颔首,随后道:“先让民女为您把个脉吧!”

    她方才细细瞧了,这位皇子妃的气色着实不怎么好。

    怕是……这腹中的胎儿还真的是有些问题的。

    沈姝颔首,随后就将手伸了出去。

    半晌,贺芷才皱着眉头道:“皇子妃可一定得想开些!您若是再这般下去,这孩子……”

    想了想,她到底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

    沈姝却明白了贺芷的意思,她僵了僵道:“本皇子妃知道了!”

    她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孩子,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啊!

    ……

    宫里,沈皇贵妃和太后黑着脸坐在慈寿宫。

    她们查来查去,这事竟是查到了张贵妃的宫里去。

    这做香囊的蜀锦的确是司徒贵妃宫里的东西,可那做香囊的宫人却是张贵妃埋在司徒贵妃宫里的钉子。

    这……说到底,这件事算是张贵妃的人煽动司徒贵妃做的。

    所以,太后和沈皇贵妃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若是一下子将两个贵妃都罚了,只怕是这后宫会混乱不堪。

    不仅如此,就连前朝怕是也会被波及。

    若是不罚吧,她们两个人心里又堵得慌。

    旁的不说,那七皇子妃可是真的差点就魂归九天了。

    还是一尸两命的那种。

    沉默了许久,太后才道:“罢了,就当不知道那宫人是谁的人吧!”

    她不管了,她必须得罚一罚那不安好心的司徒贵妃。

    不然,那女人不晓得还要用她那阴毒的手段祸害多少人。

    “可是……太后,司徒贵妃怕是会不服!”沈皇贵妃苦笑道。

    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司徒贵妃不会傻到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清理的。

    她总觉得,她们查到的东西其实是人家刻意表露给她们的。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