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差一步苟到最后 0229 亡族秘辛

0229 亡族秘辛

    “我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赵官仁像蚂蚱般往后蹦了一步,惊骇欲绝的望着玉璧上的万猷,这俊朗帅气的男人就站在他身后,跟他一样瞠目结舌的——司命!

    “不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是假的……”

    司命慌乱的摆手说道:“我乃楚国大将司业之子,亡族攻陷我国之后,我父亲率大军投诚永夜,我父母被准许保留记忆,一家老小具在,我怎么可能是什么万猷,这不胡扯么?”

    “你父母的记忆,不代表是你的记忆……”

    赵官仁皱眉说道:“你既然能篡改白溟的身份,别人也一样可以篡改你的,我看你父母未必是你父母,若想弄清事实真相,你还是来照一照自己吧!”

    “和尚!你见过我的……”

    司命面容扭曲的说道:“我刚记事没几天,你来家找我父亲联手,后来我父亲战死在北境之王的刀下,你侥幸逃了一命,我是不是司家的人你最清楚,快说话啊你!”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

    黑般若凝重的说道:“我的确跟你父亲攻打过北境,但我们是在北境前才见的面,我从未曾去过你家府邸,我第一次见你,那是在你成为魔王之后!”

    “你一个光头大和尚,我怎么可能记错……”

    司命狂躁的上前推开了白溟,直接瞪着眼看向了玉璧,可第一幕就让他傻了眼。

    他正在一座山门里练剑,身边有一位很清秀的小师妹,两人眉来眼去的很亲热,但他叫对方白溟,对方叫他万猷。

    “不!这不可能,骗子!你就是个骗子……”

    司命发疯似的轰向了玉璧,结果玉璧照单全收,一股脑吸收了他全部的攻击,甚至一点涟漪也没掀起。

    “司命!”

    玉霄宫主急忙上前劝慰道:“你先不要着急,等把事情经过看完了再说,或许事情还另有玄机呢!”

    “万猷!你好大的胆子……”

    一声大喝吓了所有人一跳,只看画面上突然出现了永夜,司命则趴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吐着黑血骂道:“老鬼!你……你以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灭我宗门,杀我至亲,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哼~凭你也想报仇,我就再让你死一回……”

    “莫急!永夜……”

    一个黑袍大和尚忽然出现在画面中,笑盈盈的走到了司命身旁,众人也全部扭头震惊的看向了黑般若。

    “这不是我……”

    黑般若当即色变,双目一下瞪到了最大,惊骇欲绝道:“没有这事,这件事没发生过,这肯定是编造的!”

    “三途!你个狗杂种,我不会放过你的……”

    画面里的司命怒声吼叫,可黑般若却一脚踩住了他的后脑勺,笑道:“此时正值用人之际,废了他未免太可惜了,干脆抹去他的记忆,让他从头开始,最多十来年他便可重新成为魔王!”

    “啪~”

    没等永夜开口黑般若便动了手,一股黑气拍入了司命的脑袋,司命浑身抽搐着晕了过去。

    永夜居然很和蔼的问道:“三途!北境可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啊,你有把握拿下来吗?”

    “永夜!”

    黑般若则笑道:“你我结识已有上百年之久,你知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但出征前你要调查清楚,万猷为何会恢复记忆,究竟是何人在捣鬼,切不可坏了我的大事啊!”

    “小人作祟,不值一哂……”

    永夜篾声说道:“万猷说我灭了他满门,实际上是你出的手,说明搞鬼之人是个局外人,并不清楚真相,或许只是万猷无意之中,碰上了当年的漏网之鱼!”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件事必须得调查清楚……”

    黑般若沉吟道:“保险起见!你还是把万猷一干人等的记忆,全部重新抹除一遍吧,攻打北境万不可出现差错,更不可有人拖我后腿,否则吾命休矣!”

    “交给我吧!三途大师……”

    永夜说完便飞身离开了,黑般若则拎起昏迷的司命,笑道:“万猷!我去给你找个爹,司业那老鬼就不错,我要让他好好教你,怎么做一只听话的狗,哈哈哈……”

    “啪~”

    司命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画面也就此终止了,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黑般若很神经质的颤声道:“我的记忆不是来自别人,我知道自己是谁,我是天龙寺的三途大师,八难三途,法号取自法华经,永夜刚刚也叫我三途了,绝不会出错!”

    “和尚!你在北境战败,永夜肯定趁机对你下手了,不过你道行高深,还是保留了一小部分记忆……”

    赵官仁摇着头说道:“白溟也是一样,她的记忆又被抹了一遍,看到肚兜上的记载后,错把第二任万猷当成了师兄,继任者也真以为自己是万猷,而真正的万猷已经成为了第一任司命!”

    “你怎么知道就是真的……”

    玉霄宫主说道:“这块玉璧明显是在挑拨离间,或许有一部分真实情况,但正好跟这里的人都有关联,这就不是巧合了,而是阴谋!”

    “阿瑟!别过去,那块玉璧不能看……”

    杜莎忽然拉着阿瑟大叫了起来,可阿瑟却执拗的推开了她,大步走到玉璧前说道:“我必须看看我的过去,我怀疑我的记忆也有假,我的来历太模糊了,我一定要……”

    阿瑟的声音戛然而止,玉璧上出现了非常血性的画面,上百名重甲骑士在丛林里被屠杀,无数的蛇人在林子里穿梭。

    其中一个正是阿瑟,但他已经被年轻的杜莎咬住了脖子,痛苦的跪在地上抽搐,可他身后还护着一对母女,哭喊的母女说着让人听不懂的外语。

    “她们是我的……妻子、女儿……”

    阿瑟彻底的惊呆了,谁知道后面的故事更残忍,杜莎不但亲手杀了阿瑟的妻女,还把他变成了自己的奴隶。

    最后整个海族向永夜投降,在杜莎自己的请求下,永夜把阿瑟变成了一个紫眼小魔王,并且抹去了阿瑟的记忆,杜莎亲自编造了一段虚假的爱情故事。

    “砰~”

    阿瑟突然被一记刀光打飞了出去,正好一头摔进了天堂之路中,只看白光一闪,阿瑟瞬间爆体而亡,化作一团飞灰四处飘扬。

    “我说了不能看,你为什么要看……”

    杜莎杀气腾腾的举着弯刀,两颗尖利的毒牙都露了出来,并且没有等惊呆的小金毛反应过来,杜莎又一刀把他给劈飞了出去,让他一头摔进了地狱之路。

    “唰~”

    小金毛瞬间肉魂分离,肉身重重的摔回了路口,灵魂则滚出去好远,小金毛愤怒的跑了回来,可路口却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任由他如何拍打吼叫都出不来。

    “哗~”

    一根黑铁链忽然从深处射了出来,一把锁住小金毛的脖子,猛地把他拽进了黑暗深处,同时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在低吼道:“一过望乡台,没有回头路,进来了就别想再回去!”

    “卧槽!你够狠啊……”

    赵官仁望着满脸煞气的杜莎,说道:“原本我对这块玉璧还有些怀疑,以为它夹带了私货,现在看来全都是真相,我看它不是什么望乡台,应该叫亡族秘辛才对!”

    “你让我怎么办……”

    杜莎忽然哭着说道:“我是海族的海后,每一个选择都关系着海族的未来,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呜~”

    “那我究竟是谁……”

    白溟忽然弯下腰抱住了脑袋,痛苦的说道:“我居然在替别人活着,我的身份是假的,我的仇恨也是假的,我究竟是谁,究竟是什么人?”

    “你是个贱人!卑鄙的贱人!你给我去死吧……”

    秦碧青忽然挥刀猛冲了过来,一挥手就将赵官仁震飞了,黑刀直刺白溟的脑袋。

    “啊!!!”

    白溟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猛地直起身来全力反击,两女完全是疯狂的搏命,不顾一切的大招惊天地、泣鬼神,吓的赵官仁趴在地上鬼叫,可是怎么喊她俩都不听。

    “黑般若!我宰了你……”

    司命大吼一声也发了狂,玩命的跟黑般若打在了一起,玄夜见状也立即加入了战斗。

    “我来助你!”

    杜莎赶紧挥刀迎战玄夜,她跟黑般若算是临时联盟,黑般若要是死了,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六名大魔王一下就打成了一团。

    “赵官仁!你快想办法呀……”

    玉霄宫主连忙冲到了玉璧前,迅速展开魂盾护住了赵官仁,急声道:“你要是再不找出一条活路来,他们肯定要打个你死我活!”

    “我他妈能想什么办法,我能打的过谁……”

    赵官仁趴在地上急赤白脸,六大魔王这回真的是玩命了,每一招都是致命的杀招,连玉霄都不敢轻撄其锋。

    不过就在他下意识看向玉璧的时候,忽然发现上面又出现了画面,扫了一眼他便惊呼道:“玉霄!你快看玉璧,你是个爷们!”

    “什么爷们……”

    玉霄宫主诧异的回头看去,忽然发现画面上的主角是个男人,从少年时期迅速放到了戎马生涯,但最后的画面竟然是秘境战场,他正站在一杆大旗下,挥舞着长枪血战黑魔人。

    “儿子!快走……”

    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前方立起,一把抓住小将扔飞了出去,但赵官仁却站起来震惊道:“这是赵家军的中路主帅赵擎天,我在秘境中见过他,原来你是赵擎天的儿子,八百万中的一员!”

    “这不可能,我是玉霄宫主,我是个女人……”

    玉霄宫主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住脑袋痛苦不堪的嚎叫。

    “糟了!锁魂链……”

    赵官仁的双眼一突,通过她低垂的衣领正好可以看见,一根漆黑的锁魂链正迅速展开,眼看着就要把她变成黑魔人了。


同类推荐: 这豪门,我不嫁了!神医毒妃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我背负全球未来四年的秘密有粉红有综艺有唱歌有搞笑第一战神我的首席翻译老婆绝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