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番外2

番外2

    热闹繁忙的演播厅。

    灯光明亮, 现场许多人员,匆匆忙忙,十分的忙碌。

    这是首都娱乐综合台收视率最好的访谈节目。

    这一次, 请来的不是什么明星, 而是国内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夫妻档主持人。

    可虽然不是明星,但是却又让更多的人坐在了电视机前, 等待着这期直播节目的开播!

    这两个人一点也不比明显粉丝更少,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是家家户户都认识的全民明星。

    是的, 这两个人, 不是旁人, 正是陈清风和姜甜甜!

    两个人甜蜜的照片, 挂在了大屏幕。

    随着灯光的亮起,年轻的女主持人微笑:“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本期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童梦。今天的节目,与以往有些不同。因为,我们请的不是一位嘉宾,也不是娱乐圈中的明星。这次请来的, 是我的同行, 也是两位资深的前辈,被称作第一代电视节目的明星主持, 一对全民皆知的主持人夫妻档。有请我的偶像,陈清风先生与姜甜甜女士。”

    陈清风和姜甜甜穿着情侣装, 手牵手一起上了台。

    两个人都言笑晏晏。

    主持人上前,与他们分别握了手, 随后含笑:“二位快请坐。”

    两个人对视一笑,坐了下来。

    这样细微的小动作被大家看在眼里, 也发出嗷嗷的叫声,只感慨这夫妻俩果然一如既往的甜蜜。

    主持人:“欢迎陈哥甜甜姐。”

    她带着笑容,说:“其实这个节目刚开播的时候,我就特别想要邀请甜甜姐,不过被甜甜姐拒绝了。现在终于如愿了。”

    姜甜甜:“大家肯定更喜欢看明星呀,哪有人喜欢看我啊!”

    主持人:“才不是,我们就很喜欢看你的!”

    台下的观众疯狂的叫:“对!”

    姜甜甜笑了:“下面的是你花钱雇来的托儿吧?”

    主持人:“我哪儿有那个钱啊,你们说对吧?”

    现场的观众使劲儿挥舞手上的鼓掌小巴掌,拍的啪啪响。

    主持人:“我高中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甜甜姐,所以才报考了你同样的学校和专业。也在工作后选择了同样的行业。其实跟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可以说,你们当年的节目真的影响了许多人。而我,很高兴受到这样的影响。我还参加过您主持的益智节目呢!您还记得吗?”

    姜甜甜含笑:“我当然记得啊,你当年拿了第一名,很厉害!让人记忆犹新。”

    主持人见她还记得,激动的脸都红了,笑的更厉害。

    看得出来她真的蛮喜欢姜甜甜的,整个人都有点激动。

    陈清风微笑:“所以这个节目,我是捎带的是吧?”

    大家又笑了起来。

    主持人:“当然不是,你们都是我的偶像,不过我更喜欢甜甜姐!很高兴甜甜姐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也很高兴甜甜姐夫也一起来。”

    陈清风:“我好荣幸成为甜姐夫,我喜欢这个称呼。”

    他侧眸看向了姜甜甜,说:“能够跟我媳妇儿一起,是我的最大的荣幸。”

    主持人:“欢迎二位的莅临,二位看过我们的节目吧?”

    虽然同样是电视工作者,但是他们并不是一个台。

    姜甜甜点头:“当然看过,不看过我哪儿敢来啊!一旦被人问蒙了怎么办呀。”

    陈清风:“放心,还有你老公我呢!才不让人欺负你。”

    主持人被他们喂了一口狗粮,不过作为姜甜甜的死忠粉,她也深深知道这夫妻俩是个什么风格。她含笑:“那你们做过的功课,可都没有用了哦!”

    她笑了笑,说:“因为这次是两个嘉宾,所以我们做了一些小改动哦。”

    她打了一个手势,很快的,就有人端着两块白板上来。

    主持人:“我们大家都知道,甜甜姐和陈哥是圈内有名的鹣鲽情深,所以这一次,我们要采取一个默契问答哦!”

    陈清风和姜甜甜对视一眼,姜甜甜摇晃了一下手里的白板,说:“行呀!”

    主持人笑:“答错了可是有惩罚的。”

    陈清风挑眉:“我打错了,惩罚我亲她;她打错了,惩罚她亲我?”

    姜甜甜:“这样挺好的呀。”

    主持人:“……你们想啥好事儿呢?咱们打错了的惩罚是……十个俯卧撑。”

    陈清风和姜甜甜都笑了:“行叭。”

    两个人都相当自信了:“反正我们肯定不会错的!”

    主持人:“不许偷看对方的答案哦。”

    陈清风&姜甜甜:“我们哪儿是那种人!”

    两个人一本正经的。

    主持人:“两个人的结婚纪念日是那一天?”

    陈清风与姜甜甜没有一点迟疑,立刻同时在白板上写下了日期,随后同时扬了起来――一模一样。

    姜甜甜含笑:“我们才不会弄错呢。”

    主持人:“第一题过关了哦,那么我们来看第二题。这道题有点难哦!双方做过的,最浪漫的一件事儿是什么!”

    陈清风和姜甜甜根本不用彼此对视,都带着笑,直接在提板上开写。

    “情侣间必做的一百件事。”

    又是一模一样的回答。

    主持人好奇:“这个情侣间必做的一百件事儿,是什么呢?”

    陈清风看着姜甜甜,温暖的笑:“顾名思义啊,两个人一起做许多事情,其中包括一起旅行,一起看烟火,两个人一起看日出,一起堆雪人,坐摩天轮、穿情侣装逛街……这些都包括。”

    姜甜甜补充:“一起做过山车,一起放孔明灯,一起雨中漫步,一起看海还有一起做饭一起包饺子……还有在车站亲吻。”

    主持人:“这些,你们都做到了吗?”

    姜甜甜睫毛翘翘,一张笑脸儿格外讨喜:“当然呀,我们是老夫老妻啊!自然都做过哒。”

    现场哇了一声,姜甜甜含笑:“其实许多都是小事儿,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如果连一点点小事儿都不做,一点点小的浪漫都没有。那么结了婚再做吗?谁又能保证,结婚之前都不甜蜜,结婚之后会如胶似漆?等结了婚,那个时候更加茶米油盐酱醋茶了呀,这些事情都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趁着年轻,尽情的浪漫一下!等到年纪大了,也可以像我们两夫妻这样,坐在一起还有一个很美好的回忆。”

    陈清风:“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比较困难,正是最难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对我媳妇儿好了!那个时候困难,有那个时候的好法儿;现在有现在的好法儿。反正不管什么时候,我是不吝于给我媳妇儿制造浪漫和惊喜的。虽然大家看起来可能有点肉麻,但是我们做这些不是给旁人看的,是让自己开心的。我们现在觉得中年人了做这些不合适,那么等老了呢!是不是又觉得,这个时候也算是年少轻狂的时候?那么现在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好。每一天,都给将来留下美好的回忆,这就是最好得了。”

    主持人心有戚戚焉点头。

    “不愧是我的偶像,都说的好有道理哦。那么我们接下来第三题啦。你们两个人的定情信物是什么?”

    姜甜甜:“你们的题目都好简单啊!”

    两个人的白板竖起来,同样的“玉佩”两个字。

    主持人:“我觉得,我现在手里这些题卡,都有点一文不值。感觉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们的。”

    姜甜甜:“总要试一试的呀!也许会出现小意外呢!不过我觉得,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啦!”

    她的这种自信感染了大家,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主持人:“陈清风送姜甜甜的第一件衣服颜色。”

    两个人:“黄色。”

    姜甜甜:“他第一次送我的是一件鹅黄色的的确良衬衫。”

    主持人:“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候是长发还是短发。”

    两个人:“长发。”

    这倒是让人有些诧异,毕竟,从来没有人看过姜甜甜长发的样子,好像她一直都是短发呢。

    主持人:“甜甜姐最喜欢的菜是什么?”

    “紫蘑菇。”

    主持人:“那么我们换个方式,现在看看甜甜姐对陈哥多了解。他最喜欢什么?”

    姜甜甜:“我。”

    她笑了出来,很真诚:“陈清风最喜欢我。”

    陈清风的白板,也写着三个大字“姜甜甜”。

    又是一口狗粮,直接喂了过来。

    随着两个人不断的作答,足有二三十道题过去,好像完全没有一点难倒他们。

    姜甜甜:“我觉得,我们可以不用答下去了耶。因为,我们彼此没有什么对方不知道的事情。我觉得,我还没有陈清风了解我自己。”

    陈清风:“我也是!我相信,这个世上如果要说有一个最了解我自己的人。那么,这个人不是我自己,而是我最爱的妻子,姜甜甜。”

    陈清风扣下了白板,带着笑看着媳妇儿,柔声说:“其实这样的问题,不管有多少,我们都不会打错的。毕竟,你是不可能不了解你最爱的人的。所以我知道,这些问题都是难不倒我和她的。不过,如果有一个问题,如果你问起来。我们一定是不同的答案。”

    主持人:“什么?”

    不仅仅是她好奇,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看着陈清风。

    陈清风:“你可以问,我们是谁先动心的?”

    陈清风和姜甜甜夫妻俩对视一眼,笑容灿烂温暖的能够融化冰山上的白雪,两个人异口同声:“我!”

    陈清风:“在我心里,是我先动心,先爱上她。”

    姜甜甜立刻:“可是在我心里,是我先动心的。”

    顿一下,她笑了出来,说:“不管是谁先都没有关系,因为,爱情从来不要计较这些。只要,真爱就好。是谁开始,怎样开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一辈子都这样相爱!虽然我还年轻,但是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

    陈清风笑了:“我肯定更能啊!”

    他伸手揉了一把姜甜甜的头,说:“我都有你这么好看的仙女儿了,我如果还喜欢别人,就是蠢蛋。”

    姜甜甜:“你少破坏我的发型。”

    陈清风笑着靠在沙发上,随意的就像是自家的炕头。

    主持人羡慕的看着他们两个人,颔首说:“是的呀,我想,这也是大家羡慕你们几十年如一日的爱情的最大感触。因为,一时的动心很简单,但是一辈子的相守。很难的。”

    陈清风和姜甜甜都看向了主持人,又看台下的观众,认真说:“其实,不难的!”

    姜甜甜反问:“真的相爱,哪里会有什么难?”

    真的有爱的人,才会觉得这样简单;

    但其实,感情却又是世间最难得!

    主持人想了想,点头说:“嗯,对!可是现在好的感情难寻啊,所以才显得你们之间的感情更加的诚挚与让人羡慕。”

    她羡慕的看着两个人,又问:“那么陈哥第一次见到甜甜姐是什么样儿的呀?”

    陈清风握住了姜甜甜的手,认真的说:“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们都是北方的小山村里长大的!但是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小时候倒是没怎么见过。那个时候,她很少出门的。从来不跟我们这些小朋友玩儿,所以我也根本不认识她的。但是有一天雨后,我没事儿出来摘果子,正好遇见她。她手抄着袖子,缩着肩膀,小老鼠一样的往前挪,我就觉得,她好可爱啊!再然后,你们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人嘴欠儿啊,那个时候我爹揍我,哎不是你们别笑,真的,我可欠儿了,我爹那么斯文的人气的拎着棒子要揍我啊!她这个傻丫头啊,根本不认识我就美女救英雄了。真的,一下子就击中我的心了!再然后,我们有了相亲的机会。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个世上,就是有这样一个人是最适合你的,只要看见她,你就觉得即便是寒冬腊月,也如同看见灿烂盛开的鲜花。我媳妇儿,就是这样的人。我很感谢老天爷,感谢老天爷把她送到我身边。我也跟感谢,她愿意爱我。”

    陈清风与她十指交握。

    姜甜甜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也很感谢老天爷让我遇见你。”

    两个人,毫不犹豫的秀着恩爱。

    姜甜甜轻轻的将头靠在陈清风的肩膀,含笑:“喜欢你哦!”

    陈清风眼神深邃,他轻轻的挠了一下她的手心,含笑:“我也是!”

    主持人:“那甜甜姐呢?你第一次看见陈哥,是什么样儿的?也有立刻被煞到的感觉吗?一下子就爱的不可自拔吗?”

    这样的八卦,人人都好奇呢。

    姜甜甜笑:“有的呀!我第一次见他是在大队委,现在叫村委会。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很帅!真的,只要一眼就可以感受到的,这个人超级帅呀!我小风哥哥身上就是有股子清敛的校草的气质。这种气质特别戳我!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我都觉得,没有一个大明星比我小风哥哥还帅!他是天下第一帅!”

    她柔声:“而且,他人很好的,还偷偷给我桃酥了!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人八成对我有意思哦。你想啊,那个时候可是六九年啊,那么穷,他偷偷给我塞贵重的桃酥,不是对我有意思是什么?所以我们就相亲啦。这么喜欢我的人,我得给他一个机会呢。所有的感情啊,都要双方都迈进一步呢!”

    她说的很轻松,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陈清风也高兴,不过他还是很小心的嘘了一声,说:“我的傻媳妇儿啊,这事儿能在电视里说吗?”

    姜甜甜眨眼睛,睫毛颤颤,突然就灿烂的笑了出来。

    陈清风:“刚才那段掐掉哈,被让我娘看见!”

    主持人笑:“咱们节目是直播。”

    陈清风:“……完蛋!我回家要被打断腿了!”

    现场的笑声越发的大了起来,大家都被陈清风的活泼逗得乐不可支。

    而此时,东北的繁华热闹的山村,热热闹闹的老陈家,一样乐呵看直播节目的老太太指着电视,笑骂:“这个小兔崽子,原来那个时候就知道偷我的桃酥骗小姑娘。年轻那会儿啊,我真是揍他轻了!”

    陈会计抬抬眼:“你偷着乐吧,一块桃酥骗来的好儿媳。”

    陈大娘停顿一下,突然笑开了花,真诚:“还真是,一点也没错。”

    真是,太幸运了呀!

    再看电视。

    小夫妻俩的笑容,似乎更灿烂了呢!

    陈清风和姜甜甜的手握在一起,彼此对视,满满都是爱!

    此时已经到了节目的最后。

    陈清风:“其实我们一直都觉得,我们就是普通人,没有什么好羡慕的。但是你们要羡慕,我也不意外啦!毕竟,我这么幸运,有这样好的媳妇儿。我媳妇儿也幸运,能够有我这样好的丈夫。所以我们是值得羡慕的!”

    他摇晃了一下姜甜甜的手,说:“我媳妇儿,是最好的女人。当着全国观众朋友们的面儿,我也表个态。这一辈子,我一定会陪着我媳妇儿到垂垂老矣头发花白。就算有一天离开,我也一定要比她晚一天。”

    他揽住将姜甜甜,搂住她,格外的认真:“因为我们家甜甜心最软了,如果我先走了。她会受不住的。所以,我要比她晚一天。我不能让她感受失去我的痛苦。我宁愿,比她多一天。”

    姜甜甜眼睛微微有些湿润,不过很快的笑了起来,锤他一下,娇嗔说:“滚蛋,我永远十八!”

    陈清风笑了出来:“那我也永远十八,我们是天生一对。”

    姜甜甜与他四目相对。

    笑容,定格。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