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我太难了

我太难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 小七伸了一个懒腰,说:“哎呦,又是一天, 结束啦!”

    几个男孩子围过来, 说:“小七,咱老班不是说有你的邮包吗?你啥时候去邮局领?我们陪你一起去啊!”

    这些小孩子还没有专门去邮局领过邮包呢, 都可好奇了!

    小七:“好啊, 既然答应跟我一起, 就不能反悔哈!”

    他已经提前收到电报了, 心里隐隐约约觉得, 似乎不太好。有几个小伙伴跟着一起, 他倒是觉得是个大好事儿。不管咋地,一个好汉三个帮嘛!

    “走走,先跟我回家一趟,我拿个户口本。”

    小伙伴们:“……”

    小七:“走吧!”

    一行六七个小少年一同踏上了公交车,其中一个干瘦的小少年问:“小七,你家住哪儿啊!”

    小七:“放心,不远, 公交车二十分钟。”

    大家七嘴八舌的:“那是挺近的。”

    小七的死党胖子默默的看着大家伙儿, 默默的为他们鞠一把泪,下车还得走十五分钟。

    不过对于精力旺盛的少年们来说, 这不算什么。

    “卧槽,陈小七同学, 这是你家啊?”虽然大家已经两年的同学,有的是幼儿园来的更早, 也知道陈羡瑾家条件很不错。但是看到他家的别墅,还是震惊了一下。

    胖子:“你七哥是富二代。”

    小七:“你可闭嘴, 你好意思说我吗?”

    他领着同学们进门,说:“你们坐一下,胖子,你去厨房给大家拿汽水。”

    他自己则是咚咚上楼,胖子可不仅是小七的死党,也是他家邻居,虽然两个人不是从小一起混过来的。但是也算是一见如故,相当能一起闯祸了!

    俩人好的都要穿一条裤子了。

    胖子对小七家也熟悉,直接去了厨房,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拿了汽水出来,一人分了一瓶。

    “他爸妈不在家,我们就这么拿汽水,会不会不好啊?”他们的同学都是八岁九岁,大家正是被家长管着的年纪,也是知道别人的为难的。

    倒是胖子摇头,很随意的说:“没事儿。”

    作为邻居,他好懂的。

    “他爸妈不会说什么的。”

    几个男孩都睁大了眼睛,说:“这也太好了吧?”

    “陈羡瑾家也太有钱了吧?”

    “妈呀,真是让人羡慕,爸妈又帅又好看还是大明星,家里还有钱,他爸妈还不管他。这样的好事儿,怎么就让一个人遇见上了呢?”

    “可不嘛!对了,我爸妈也可喜欢的小七他妈妈了,开家长会都问他们去不去!我这个儿子一点也不重要。”

    大家正在吹彩虹屁。就看到小七已经咚咚下楼了,他说:“走吧,咱们的早一点,要不然邮局要下班了。”

    “行,走走。”

    大家快速的喝光了汽水,随后又浩浩荡荡的奔着邮局,这是大家第一次去邮局,真是处处都好奇。

    “叔叔,我来领一下包裹。”

    小七将自己的户口和邮递单一起递到了柜台,柜台里的工作人员低头一看,就看到刚到柜台高的小男孩儿,他呆了一下,随后嘴角抽搐着接过了手上的单子,核对无误,说:“你自己一个人来拿?”

    小七摇头:“不是啊!”

    他回头指了指,说:“我同学来帮我了啊!”

    柜台里的工作人员没忍住,说:“你家大人呢?”

    小七大眼睛水汪汪的:“我家大人这不是给我邮寄了一堆东西回来,然后安排我来收吗?”

    工作人员:“……”

    还别说,这个事儿,往前推二十年,往后推二十年,他估计都不可能再遇见这么奇葩的事儿。

    他嘴角抽搐着起身,说:“你家大人,心可真是够大的!”

    他倒是没觉得小孩子骗人,毕竟,邮寄人的姓名就是户口本上的户主,邮寄单据上的收件人也确实是陈羡瑾。可见这没什么差错。可是就是知道没有什么差错,他才真的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事儿。

    他由衷的建议:“小朋友,我觉得,你最好是找一个大人过来。哦不,也得两三个大人吧!”

    小七:“……很多吗?”

    所以说,知父莫若子啊。

    小七还是了然一点的。

    但是,他的小伙伴们倒是不怎么想,大家叽叽喳喳:“我们可以的!”

    “对啊,别看我们是小孩儿,但是我们都行的!”

    他们可不是小孩子了。

    邮递员笑了起来,说:“很多的。”

    “没关系。”

    “对,没关系的。小七,我们帮你。”

    小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我想,我爸妈应该是要让我处理的!”

    邮递员:“那行!”

    他说:“等一下。”

    几个小孩子立刻探头张望,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箱子、两个箱子……n个箱子。

    所有人从原来的好奇脸变成了呆滞脸。

    胖子捅咕一下小七,说:“还、还有?”

    小七木木的:“应该还有吧。”

    果然,等邮递员全都搬出来,微笑说:“你签收一下吧小朋友。一共三十五个箱子。”

    陈小七小朋友默默望天,念叨:“真是亲爹亲妈啊!这事儿,他们是怎么干出来的呢?”

    看他这个发木的小脸儿,邮寄的几个大人倒是都笑了出来。

    “我可太难了。”小七坐在椅子上,懵懵哒。

    他这个样儿,引得大家更笑的厉害,其中一个调侃问:“小朋友还觉得自己行吗?”

    小七:“这不是小孩儿不行,大人也不行啊!”

    “那你咋办?”

    小七瘫在椅子上,好半天,终于坐了起来,说:“胖子,出去给我两个拉货的三轮儿过来。”

    又看了一眼,说:“别了,还是三个吧!”

    胖子:“……哦。”

    好在,邮局门口有一些拉货的小车跑活儿,要不然,他们可真是要完犊子。

    邮局的工作人员眼看着一群小孩儿忙忙碌碌,不过倒是没有太掉链子,虽然也是懵逼的,但是总归还是很有条理。当然,主要是有个小头目。

    小七给大家分配了活儿,几人跟一个车。

    车子抵达了陈家的别墅,小七又给了钱。

    好在,他还有零用钱!

    他真是太难太难了啊!

    这一切,还真是很有条理。这在大人看来都不是个事儿,但是对于才不到十岁的小孩子们看来,这可真是大活儿了啊!一路上紧张的很,下了车终于放松下来。

    “终于好了。”大家舒了一口气。

    胖子幽幽的说:“小七还要把这些东西分一分送人……”

    所有人都惊悚的看向了小七,小七怅然望天,说:“这对我来说,才仅仅是个开始。”

    几个跟着陈小七转悠的男孩子:“……我们只是想见识一下怎么去邮局领包裹,没想到遇到这么大个事儿!”

    他们原来就晓得,小七买东西会自己去选,当时还且羡慕呢!觉得可以做主真是太好了。

    但是可没想到,处处做主,也不是啥好事儿啊!

    “我们……”

    小七果断:“你们不许走!”

    他围笑:“你们都答应了要帮忙的,谁走谁就不够兄弟!”

    胖子一干人等哭咧咧:“真的不想干活儿!”

    小七:“你们帮我拆箱,我列个单子,看看都要送给谁。”

    他们家不是本地人,他爸妈处的好的,都是他爸妈的同学。那些叔叔阿姨,都是他们家的常客,再就是原来处的还可以的一些老邻居……哦对,他爸妈还提到了同事!

    他怅然的望天,琢磨自己是不是还得去电视台送礼。

    他可真是太难太难太难了!

    小七这是天降大活儿,而他的这些同学则是自己揽个大活儿。悔不该好奇跟上来啊!不过好在小男孩儿正是最讲义气的时候,他家忙忙碌碌的帮着忙活,小家伙儿们一直忙活到天黑。

    这几天建民是住在这边的,他看到院子里一帮傻小子,哭笑不得。

    小七:“我的表哥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要被我傻爹傻妈折腾死了啊!”

    建民:“你信不信我记在本上告诉他们?”

    小七一秒改口:“我错了。”

    建民笑:“行了,这个时候还不回家,你们爸妈该担心了!”

    这么一提,大家瞬间惊悚,可不是么!他们这么晚还不回家,不是找事儿吗?

    建民:“等一会儿都上车,我送你们。”

    小孩子们激动起来,他们有些人还没坐过这种小汽车呢!公共汽车虽然坐过,但是完全不一样啊!刚才还有点担心呢,一下子又兴奋起来了。

    建民也是个孩子性格,乐呵呵的。

    倒是小七主动说:“胖子,你们喜欢吃糖还是喜欢吃饼干?”

    胖子:“你看我这体型就知道了啊,爱吃糖!甜的!来吧!”

    小七笑:“那一人给你们拿一包糖,谢谢你们今天帮忙。”

    建民看了一下二斤装的糖包,酥糖包装的比较扎楞,袋子还挺大的,也是拿得出手的。他心里默默点头,觉得小表弟做的不错。

    “这不好吧……”大家都不敢要。

    小七翻白眼:“有什么不好的?明天放学继续来帮忙!都拿着,要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再找你们来帮忙?快点,是不是个男人了!”

    小男孩儿们立刻一哄而上,都拿走了!

    谁不是个男人咧!

    建民:“……”

    越是小不点,越是想要让大家觉得自己是个大人,越是要表现自己够“爷们”,却不知道,在大人看来特别好笑。

    小七:“表哥,你帮着他们解释一下哈,别是回家再挨揍。”

    “哎不是,陈小七,你说谁回家能挨揍呢。我们才不能呢。”

    “对的啊。”

    小七:“呵呵。”

    他摆手:“赶紧回家吧,明天放学再来帮忙。”

    他整理东西,碎碎念:“乐宁叔叔的,还有十七叔叔的,还有……”

    作为一个才八岁的小孩子,他真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承担这么些。不过,他倒也不是个磨蹭的小孩儿,第二天就果断的把东西都分好了,随后领着自己的小帮手们挨家的送过去。

    姜甜甜和陈清风的熟人,哪里能不熟悉小七呢。

    像是乐宁现在就分配在电视台,成了陈清风和姜甜甜的同事,他收到礼物,高兴的抱起小七,说:“哎呦我的大侄子,你真可爱!”

    小七:“你可赶紧把我放下来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乐宁:“在我们眼里,你就是小孩子啊!不过你爸妈可真行。”

    不仅是乐宁,其他人也是这么个想法,陈清风夫妻可真是不拿自己儿子当小孩儿。

    乐宁:“怎么,就给我自己了啊?我果然最重要。”

    小七也不挣扎了,任由乐宁抱着,他则是掏出自己的小本本:“还有别人。”

    乐宁探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他稚气的字儿,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哎呦喂,你这还给不少人啊。”

    小七鼓鼓脸,说:“我有什么办法?我爸妈让我看着分配,我总不能落下谁吧?要是把人落下来,他们回来又要说我做的不好了!乐宁叔叔,你说我爸妈,他们是不是心太大了!怎么可以把这样的重担放在我一个小孩子的身上?”

    乐宁乐不可支,差点笑喷了,节目组的其他人也笑的鹅鹅鹅!

    小七:“你们还笑!我觉得你们在嘲笑我,并且有证据!”

    大家更是笑的厉害,小朋友都这么可爱的吗?

    小七眼看这些大人笑的跟大鹅似的,怅然的望天。

    现在大人都不靠谱,小孩子真难。

    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人都写出来了,甚至包括陈清风夫妻的同事。毕竟,他们的好多同学也成了同事,总不能给这个不给那个吧?

    小家伙儿这几天第一百万次感慨:“我真是太难了。”

    他这一出儿倒是引得电视台的人都乐得不行,这小孩儿小时候经常跟着父母过来,小时候就是个机灵的小家伙儿,灵透的很。现在看来,果然什么样的爹娘养什么样的孩子。

    这孩子倒是越来越厉害了,连送礼物都能干了。

    乐宁:“你说我将来要是生你这么个儿子,我得高兴成啥样啊!哎,小七啊,你说我就错了,当年我就该认你当干儿子啊!这样就了可以白赚一个能干的干儿子了!”

    他盯着小七,说:“要不这样,你现在给我做干儿子吧。”

    小七:“no!”

    他果断的拒绝。

    小七领着自己的小伙伴在电视台转了一圈,等到离开,所有小朋友都觉得,其实,自家爹妈管着自己也挺好的!小七的爸妈太放心孩子,做小孩也挺难的。

    真的。

    他们虽然很想要自由,不过想要的是可以随便玩儿的自由;这样,他们真的扛不住。

    胖子:“这下子你们知道为啥提到陈叔叔和姜阿姨,我的表情很微妙了吧?”

    天知道,他跟着小七一起去百货商场买九百块钱一块的瑞士手表的时候,是受到了多大的震惊。

    要知道,他一个月的零花钱才十块钱啊!

    他都尿频尿急拉肚子了!

    太刺激!

    其他几个小少年默默的点头,好像,有那么一点了解了。

    “小七,你咋不让你表哥处理呢?”

    小七:“我表哥忙的要命,我哪儿能让他做这些啊!再说如果我爸妈让我知道我把事情推给我表哥,我以后就再也没有自己做主的可能了!”

    虽然很想把事情推出去,但是他如果不自己做,那么他爸妈也说过,那么以后所有的事情都会为他做主,他再也没有做主的机会。虽然,不做主也挺好的!但是感受过做主的机会,他又不怎么想要放弃这样的机会。

    虽然很累,但是这种累并充实的感觉,别人也不是那么懂得呀!

    “我还是愿意的!”小七认真。

    他笑了笑,说:“行了,事情都做好了,我请你们吃冰棍,走!”

    “七哥你竟然还有钱!”

    小七:“我表哥赞助的,嘻嘻。”

    虽然他这段时间的零用钱都打车花掉了,但是好在他还有一个有钱又慷慨的表哥。

    虽然已经十月下旬了,天气冷飕飕的,但是小孩儿们对气候的感知跟正常人可不一样咧!他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冷呢。大家簇拥着一起去买冰棍。

    冰棍是大家的真爱。

    而这个时候,陈清风和姜甜甜的火车已经抵达了上海站,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下车。

    建民远远的看到他们,上前接人:“小舅,小舅妈。”

    陈清风:“这段日子还好吧?”

    建民:“都一如既往,挺好的!不过小七那边有点热闹。”

    陈清风和姜甜甜对视一眼,笑了出来,说:“他没闯祸吧?”

    “那倒没有,他格外有分寸。”建民想到小家伙儿跟大人一样的样子,忍不住就想笑。

    陈清风:“只要没惹出作天作地的大事儿,就是没事儿!”

    夫妻俩一起上车,“花大娘这几天休息,家里肯定没有吃的,咱们今天去外面吃吧!我们回家接小七。”

    建民:“行!”

    姜甜甜:“我都想我儿子了,也不知道这小坏蛋有没有想我。”

    建民:“这小舅妈你放心,他一天念叨你们好几遍。”

    姜甜甜噗嗤一声,说:“他是念叨我们怎么这么心大吧?”

    建民惊讶的看向了后视镜,说:“你们知道啊!?”

    他还以为,这两位不知道呢。

    姜甜甜哼了一声,说:“我锻炼孩子呢!这样没什么不好的呀!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我跟小风哥哥才是会教育孩子呢。”

    陈清风:“那是当然,咱们是最聪明的,他们这些凡人不懂。”

    建民:真?完全?不懂!

    不过,他倒是不哔哔,主动说:“他连电视台都送过了。”

    陈清风:“这样挺好的啊,我们夫妻后天上班不用提着大包小包了。”

    建民:“……我真多嘴。”

    陈清风微笑。

    姜甜甜:“这么想一想也挺好的,以后有这样的事情都托付给他。就算是哪里不周到大家也不会怪我们夫妻的,要知道,我们家操持这事儿的可是我还年幼的儿子呀。”

    如果什么时候没有互相送礼的习惯,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现在正是很时兴着一股脑送礼。出门之类的,如果不带礼物回来。才是不怎么妥当。而且这种事儿是礼尚往来。你送给我,我送给你。他们夫妻总归不能只是收礼,却不送礼。

    做人真是太难了。

    车子开回家,他们还没进门就看到小七正在开门,姜甜甜打开车门,叫了一声:“小七!”

    小七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回头,飞快的跑过去:“妈!”

    姜甜甜笑呵呵的:“哎呦我的好儿子,我看看这小半个月你高了没!”

    小家伙儿扬着头,小脸儿满是笑意:“我有认真吃饭,当然长高了。”

    别看在外面跟个小大人儿似的,在家可是个活泼的崽呢!想也是了,陈清风和姜甜甜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生出来一个沉稳的小孩。这不可能的呀。

    姜甜甜把儿子捞在怀里使劲儿搓了一下狗头。

    陈清风也不客气,将儿子拽在自己的身边,虽然副驾驶座是空的,但是夫妻俩还是将儿子拉在了后座,陈清风:“我看看你这臭屁的小子。才几天就长高了?”

    小七哼了一声。

    陈清风:“还跟我哼哼,你是猪啊!”

    小七:“你给我找了好多事儿。”

    小少年吐槽:“谁家也不会让小孩儿干这么多事儿。”

    陈清风微笑:“胡说,什么谁家也不会?咱家就会啊!我听说你做的不错?来,给我念一下,你都给谁送礼物了,送了什么?”

    小七睨他爸一眼,默默的掏出笔记本:“自己看。”

    随后拉着姜甜甜问:“妈,北京好玩儿吗?”

    姜甜甜作势想了想,说:“挺好玩的,有长城有故宫,还有好多好吃的。我们给你带了烤鸭哦,不过肯定是不如现做的好吃。我跟你五伯还有伯母说过了,你寒假过去,等你去了,让你堂哥堂姐带你四处看看四处吃吃。”

    小七:“好!”

    他可着急想去了!

    姜甜甜:“乖啦!”

    陈清风这个时候一目十行也扫完了小七写的单子,他拍了拍儿子的后背,说:“小伙儿,行啊!做的挺好!”

    小七:“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他的嘴角,疯狂上扬。

    这一家子,都是很善于自我表扬的超级自信崽。

    陈清风:“再接再厉。”

    小七:“很累的。”

    陈清风:“干啥不累?吃饭还累牙呢?你咋还吃?都是小事儿,以后咱家送礼就交给你了。”

    他懒洋洋的往后座上倚靠,说:“媳妇儿,咱们以后可省心多了啊!”

    姜甜甜:“嘻嘻。”

    小七:“……”

    建民:“……”

    陈清风:“对了建民,先头儿我让你打听的事儿,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建民:“已经问好了,我罗列了一个表格。晚上回去就拿给你?”

    陈清风:“那倒不必了!暂时先不看了。”

    建民诧异的扬了一下眉梢,不过还是很快的说:“好!”

    他这人不算是特别的聪明,虽然在小舅的培养下学了不少东西,但是要说真的处处都看得清,也并不是的。而且在他看来,小舅和小舅妈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人,可不会错。

    像是他在他们手下干活儿,听话就可以了。

    小七叽叽喳喳:“爸,你不是要买啥商铺吗?不买了吗?”

    他倒是好奇的很,家里的事儿,陈清风和姜甜甜也不是很瞒着孩子,虽然他们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钱,但是家里打算干什么,他总归是知道一些的。

    像是这一次,他就知道,他爸妈想买商铺,所以让表哥出去打听的!

    只不过,怎么又不买了?

    姜甜甜他们每年的租金就十四五万,只不过,商场是在每年的十二月签订下一年的合约。而美食街则是在四月,并不是在同一时期。所以他们一般都会在这两个时间段琢磨添置一些新的“家产”。

    这一次就是这样,虽然四月收来的房租还给了苏小麦,但是眼看着十二月又有一大笔房租入账,夫妻俩还是打算继续买买买的。只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

    “小孩子不用知道那么多。”姜甜甜弹了小七的额头一下。

    小七委屈巴巴:“让人家干活儿的时候就说人家是一个大人了;但是不想让我知道的时候就说我是小孩子。我们做小孩儿的真是太难了。”

    姜甜甜笑了出来。

    陈清风睨他说:“那行啊,以后什么都事无巨细的告诉你,反正你也是家里的大人了。”

    小七迟疑起来,这就,好想知道,但是又怕自己“泥足深陷”,一看他爸妈,就不是靠谱的爸妈。

    小家伙儿纠结的鼓起了小包子脸,车子都开到饭店了,小家伙儿还没想出个所以然,等几个人坐在包间里,小家伙儿这才开口:“那我也想知道。反正,我就算说我不想知道。以后你们该指挥我还是要指挥我的。”

    他总算是看透了哦!

    他爸妈可不会放过他哦!

    所以还不如知道呢!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陈清风与姜甜甜对视一眼,感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真是活力十足啊!哦不,也不仅仅是活力十足,还好奇心十足!什么都想知道,想要早早的证明自己是个大人!这样的小家伙儿可不知道,越是长大了,越要证明自己是个孩子呢!做大人,真是忒累了的呀!

    大人的苦楚,小孩子真是一点都不懂。

    他们家还好,不用为钱操心,能花一个也不会花半个,喜欢享受,日子过得惬意。

    可是,大部分人,却不会这样咧。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小孩子也不会懂,他们就是觉得,做大人才是最好的!

    小傻瓜们呀!

    陈清风:“暂时先不买房子,把钱借给你五伯母。”

    这下子不仅是小七,连建民都诧异了。

    两个人一大一小,呆呆的看着陈清风。

    在他们的认知里,陈家最有钱的就是苏小麦。这感觉倒是也不错,毕竟,苏小麦自己开着服装厂。现在的服装厂,那是顶顶赚钱的。而且啊,她的生意都做到香港去了,十分的大咧!

    所以说到借钱,总是有些迷茫的。

    陈清风:“都是小事儿,你们不用放在心上。他们公司最近要扩建,银行抵款不够,我们这边先借一些。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们买车的时候,不是一样也跟他们借了钱吗?”

    小七和建民恍然大悟,总算是有些懂了。

    陈清风笑了笑,看了姜甜甜一眼。

    姜甜甜没言语,也是跟着笑。

    要说起来呀,事情自然不是这么简单的!以苏小麦的性格,自然不会随便跟别人借钱。其实仔细说,苏小麦也没打算跟他们借钱,她现在正在筹措资金,想办法呢。

    借钱的事儿,是姜甜甜主动提出来的,她毕竟占了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当初她才拿出一千块钱,就拿走人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虽然在当时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前几年的启动资金,一千也不少。

    可是那个时候苏小麦还是去外地拿货摆摊,跟后期的厂子完全不一样。而且,她也没有参与经营,拿人家的钱,真是有点觉得不好意思了。

    所以这一次知道苏小麦的生意出了问题,她才想要帮忙。

    当然,就算没有这些事儿,她也是愿意帮忙的!毕竟苏小麦对她还挺好的!

    不过说起来苏小麦真是太倒霉了,对于有些人来说,美貌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不是。如果让姜甜甜来说长得好看好不好,那姜甜甜肯定说好。她能够走到这一步,可不仅仅是凭借实力,也有良好的形象在其中。

    但是如果让苏小麦说好不好,那么他一定是说不好的,她上一辈子就是因为这个吃了亏,这一辈子还是因为这个吃了亏。因为她长了一张明星脸,又格外的轻灵如水,所以自然是引得一些人不怀好意。

    现在国内的情形一团大好,欣欣向荣,自然没有这样的事儿。但是她的生意做到了港城,那边现在还没有回归,又是某某社会比较多,因为她的长相,自然就有人心怀不轨。像是与她合作的港商就存着这样的心思,不过他这种不要脸的老东西见多了女人,也看出来苏小麦是个刚烈的性格。因此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表现出来,反而是等着合作上了才流露出自己的卑劣。如果苏小麦不就范,他就撤资,而现在苏小麦的生意已经全面铺开了。如果他那边真的撤资,苏小麦这边就面临破产。

    他正是以此作为要挟,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苏小麦这个人,别的事儿还好说,只要涉及到这方面,是会发疯的!这下子,他们直接一拍两散!

    苏小麦是宁愿破产重头开始,也绝对不会就范的,这是想都不要想的。

    原本,苏小麦是没想让姜甜甜他们夫妻知道的,她现在正在各处跑,自己想要筹措资金。但是正是因为陈清风和姜甜甜夫妻去了首都,这才看出了端倪。

    开始的时候姜甜甜心里有事儿没有太留意,但是后期哪里想不出来?

    苏小麦这种大忙人,怎么可能每天回家做饭,想来就不太对。一来二去,可不就知道了个清清楚楚吗!

    正是因此,姜甜甜主动提出来要帮忙。

    她最近见不得使贱招的人,更何况针对的还是他家的人,她不能帮苏小麦修理贱人,但是却能支援一点资金呀。

    不过这些详细的事情经过,她跟陈清风都没有必要详细的告诉小七和建民了!有些事儿,不用那么多人跟着操心的。

    这两个人虽然晓得那边的事情,但是却不是那种挂脸的人,一顿晚饭也是开开心心。不过回家之后,两个人倒是商量了起来。

    姜甜甜:“咱家现在有多少现金啊?”

    陈清风:“美食街的房租还有剩,应该是两万吧!过几天还有六万,这就是八万。咱们答应借给五嫂二十万,还差十二万。”

    姜甜甜:“我们可以把商场抵押,你觉得能抵押到十二万吗?”

    其实贷款这件事儿,姜甜甜在穿越前也是见得多了。现在倒是不多的!正是因为现在没有,姜甜甜其实也没想到,不过谁让苏小麦春天的时候已经把厂房抵押贷款了呢!有这么个前提,姜甜甜想到也不奇怪了。

    陈清风:“可能不太够,不过我们可以加上现在正在住的这栋别墅。”

    至于美食街,陈清风倒是没想了,他的性子就不是破釜沉舟的人,更不是为了别人破釜沉舟的人。就算做事儿,他也是有后手的!

    姜甜甜:“我有两万五私房钱,我们留下五千,我拿出来两万,这样我们抵押贷款十万就够了。”

    陈清风挑眉:“媳妇儿,你挺有钱的啊!私房钱都能攒这么多。”

    姜甜甜笑嘻嘻,随后认真说:“其实是五嫂这几年给我的,咱们每个月都有工资,我也没花这个钱。现在她出事儿,我们帮帮她!”

    姜甜甜也是大概算过,觉得自己是拿的出来的。

    “我投资了一千块钱拿走她的百分之二十股份本来就不合适,这几年我从她手里拿到的分成也足有两三万了。做人得长良心,她对我不错,我不能眼看她出事儿的时候没有主意,为难到破产。既然我们能帮她,我是乐意帮忙的。”

    姜甜甜语重心长。

    陈清风:“我晓得。”

    他笑了一下,说:“原来你最早投资的是一千块钱。”

    姜甜甜哎呀着靠在床头,说:“当初我爹给我留下一千块的私房钱,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告诉将来的丈夫,不能让婆家知道。没想到到今天终于瞒不住了!”

    陈清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早就知道了。”

    他解释:“我早就知道你爹给你留了钱,不知道多少罢了!不过我猜到了,估计就是千八百。”

    姜甜甜眨巴大眼睛,问:“你不好奇吗?不好奇我家为什么有这么多钱?”

    陈清风早年也知道她有一个十分厚重的金镯子呀!

    那个时候能攒下这么多的人就是不多的吧?

    陈清风诧异的看着姜甜甜,说:“……我为什么要诧异?我知道你家为什么有钱啊?”

    姜甜甜:“什么???什么!!!”

    她呼啦一下坐直了,认真的盯着陈清风,说:“你给我说说,你啥意思?你知道我家有钱?”

    陈清风赶紧解释:“我可不是因为你有钱才看上你的哈!我以前可不知道你们家有钱,但是我们交往之后,你不怎么太缺钱,我就知道为什么了!”

    他可不是因为钱才喜欢姜甜甜的。

    他可不是那么庸俗的人。

    陈清风认真解释:“我是喜欢你的人!”

    姜甜甜翻白眼:“我也不是怀疑你的真心呀!我就是问你为什么能猜到!我都不知道!”

    陈清风:“……”

    他嘴角抽搐一下,没想到自家媳妇儿这么单纯。

    他说:“你不知道?”

    姜甜甜锤他:“我要是知道,我干啥还要问你?我一直都不知道我家为啥能存下来钱?”

    陈清风笑了:“你外公当年在城里的酒楼当大掌柜,虽说是给别人干活儿,但是谁都知道,他那也是说的算的,想要攒下来钱不难。”

    姜甜甜依旧迷茫:“那既然我外公是大掌柜,我们家的成分为啥还是贫农?”

    虽然村子里消息闭塞,但是她也不是聋子瞎子。她可知道呢,那几年,真是十分的严格了。按理说,他家很容易被定为富农吧?更或者,还能更不好一点。

    陈清风眼看姜甜甜这个单纯的小模样儿就知道,这人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实在的啊,他可真是完全没想到,他们家竟然真的全然都瞒着小姑娘,她啥也不晓得。

    他拉住了姜甜甜,认真的给她讲一讲那些年那些事儿。

    “那你知道为啥村里人都说你外公既是个狠人,又是个能人吗?”

    姜甜甜摇头。

    “当初,你外公在城里做大掌柜的,那可是城里排在前几的大酒楼,可真是称不得什么贫农。你外婆是城里最有名的绣娘,据说当年跟苏绣大家学过的!这我们村里人都知道。后来局势不同了,你外婆和你娘一起用了一年时间,绣了一副十来米的农民欣欣向荣当家做主的绣品,献了上去。就靠着这个,你外公家成分才没有定成富农。不过也是因为那次,你外婆累瞎了眼,你娘眼睛也出了大问题。我小时候就听说过这事儿了,说是你外公赚了一辈子的钱,最后全都给了大夫,落得一场空。”

    姜甜甜安静下来……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