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房姐

房姐

    八十年代, 正是电视机刚刚普及的年代。

    普通人家,那是绝对买不起一台电视的。电视机少,电视台更是少之又少, 可选择就那么多。不过在这一年的春天, 全国拥有电视的人却认识了这么一对主持人。

    两个人共同主持的大学生益智问答节目《加油,大学生!》如同一阵风一样席卷了各大高校, 同时也席卷了拥有电视机的老百姓。每个周六晚上八点, 大家都会准时把电视调在上海台, 认真的等待这一个小时的节目。

    就连一手挖掘陈清风姜甜甜夫妻二人的余主任都没有想到, 这个节目竟然一播出就大火。一举超越了所有台同时段的节目, 遥遥领先。

    不管是新颖的节目形式还是热血蓬勃的大学生, 甚至连博学又机智的主持人,都深深的戳到了大家的点上,这个节目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状态掀起了全民热议。

    这个节目不仅带动了大家学习的热情,也掀起了一波热潮。姜甜甜每一次主持穿的衣服都都成了大家争相追逐的热点。她每次在节目里穿了什么衣服,第二天百货大楼肯定是要卖空的!

    更不要说,她的发型和风格,更是被很多人模仿。

    原本的周遭的人接触的多了, 虽然知道她好看, 但是也没觉得出众的像是仙女儿,但是等姜甜甜真的火了, 大家反而是多了几分滤镜。深深觉得她果然是最好看的!这事儿倒是让陈清风很不懂了,同样是做主持人, 他明明也不差啊,但是大家反而是更加能看到姜甜甜。

    他无限惆怅的说:“怎么没有男人模仿我呢?”

    姜甜甜噗嗤一声喷了, 她反问:“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对这个上心?”

    陈清风:“我这不是为了配得上你吗?”

    姜甜甜立刻:“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配得上我的。”

    陈清风笑了出来, 捏捏她的脸蛋儿,说:“我媳妇儿真好看。”

    夫妻俩腻腻歪歪的,建民目不斜视的进来敲门,陈清风:“怎么了?”

    建民:“小舅,有咱家的电报。”

    陈清风立刻出了门,很快的,去而复返。

    姜甜甜好奇:“怎么了?”

    陈清风:“五嫂要过来一趟。”

    姜甜甜:“???”

    陈清风笑:“应该是为了你来的。”

    姜甜甜:“????”

    陈清风:“她的服装生意做的不错,今年不是弄了一个自己的小厂子吗?这次过来,我估摸着是想借你的东风。”

    这么一说,姜甜甜就有点懂了。

    果不其然,他们倒是没有猜错,苏小麦这次过来果然是为了这个。她的服装生意其实很不错的,毕竟现在正是最缺少物资的时候,被抑制许久的购买欲突然放开,很多人都像是一下子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十分的汹涌。

    所以不管是姜甜甜夫妻的小店还是苏小麦他们的服装生意,生意都十分好。

    不过,就算再好,也总是还想更好的。

    苏小麦这次来,为的就是这个。

    她去年主要是靠进货与倒买倒卖,今年就不同了,过完年回去,她就盘了一个小厂子,打算自己干。自己开厂子,总归跟进货卖货不一样。虽然一样是赚钱的,但是苏小麦却觉得自己该是想的更多。也就在这个时候,姜甜甜火了。苏小麦替她高兴的同时,瞬间就想到这是一个可以抓住的机会。

    正是因此,她毫不犹豫就来了。

    虽然姜甜甜现在多了一份工作,但是也不算是很忙,毕竟她不需要留在台里,每次也都是提前录制,所以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至于陈清风……这人懒归懒啊!但是他却不是一个没有精神头的人。

    他这人其实还是精力十足的,像是现在的学习自家店铺还有台里的工作都是有的,可是就这样,陈清风还游刃有余呢!两个人直接在火车站接到了苏小麦。

    苏小麦提着两个大箱子,一身毛呢裙子,羊绒大衣,头发更是烫了一下,整个人十分的时髦。她身边还跟了一个高挑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提了两个夸张的大箱子。

    姜甜甜由衷感慨:“五嫂,你行啊!这样好好看。”

    苏小麦:“这不是这次想要来谈生意吗?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我不能不拾掇呀。”

    姜甜甜笑了起来,说:“走,去我们那边。”

    陈清风接过苏小麦的皮箱,深深怨念:“五嫂,你这装的转头啊,怎么这么沉啊!”

    苏小麦:“全是衣服。”

    似乎想到了什么,苏小麦:“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助理李丽。”

    姜甜甜含笑打了招呼,李丽:“你好你好,您二位比电视上还英俊漂亮。”

    姜甜甜:“那是,我这人不怎么上镜的。”

    李丽沉默了一下,笑了出来。

    她没见过这种风格,苏小麦倒是见怪不怪。她说:“走吧,我们过去。”

    姜甜甜:“好嘞。”

    苏小麦这次过来,是为了找电视台谈服装赞助的。

    姜甜甜与陈清风对视一眼,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猜错。作为苏小麦服装厂的第二大股东,姜甜甜可不会不帮忙哦。她主动帮苏小麦约了台里的领导。这个时候可不像是后世,各个部门分工明确。现在很多事情都是一个人负责。

    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倒是方便了许多。

    苏小麦那边的谈判,自然是不需要姜甜甜这边参与的,姜甜甜也不管那么许多。不过经过十来天的交涉,这桩事儿到底是谈妥了。具体合约的细节,姜甜甜并没有问。

    总之,从那以后,她再主持节目,穿的服装就不是随随便便自己选择了,而是专门拿了苏小麦他们的衣服。果然,才小半年不到的功夫,十月国庆节之前,苏小麦的分店就开在了沪市。

    姜甜甜有种预感,今年的分成,会更多更多哦!

    这种跟着发财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陈清风也知道姜甜甜把自己的私房钱投入到了苏小麦的生意里,但是姜甜甜有多少私房钱,他可不问。反正她有多少,自己都要养家的。

    只不过,最近的生意,似乎更好了啊。

    陈清风算完了九月的账,看着账本,说:“媳妇儿,咱们家有三万了。”

    自从他们出名,他们家店的生意更是好到爆炸了。

    姜甜甜吃了一惊:“三万吗?”

    这可是实在的净利润啊。

    陈清风点头:“对,三万!”

    姜甜甜咋舌,随即立刻说:“你是想花掉?”

    陈清风点头,他说:“你还记得我们前年看房子的时候,看的那栋小楼吗?那个时候没有钱买,现在倒是够了。只是不知道,那个房子卖没卖出去。”

    他们都觉得,那个房子真的蛮合适的。

    姜甜甜:“我们可以问一问呀!不问怎么知道呢。”

    这么一说,陈清风拍腿:“对,我现在就找乐宁去。”

    果然哦,那么贵的房子不是说卖就能卖。因为要价太高,并且不接受任何讨价还价。这个房子还在呢。不过随着这一年多房价的上升,现在那边的要价是两万二。

    涨了!

    姜甜甜由衷的感慨:“现在的房价,都涨的这么快了吗?”

    其实这真是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了!毕竟,现在是知青回城的高峰期,虽说没有人希望家里人下乡,但是这次回来,又有些不同了。家里地方就是那么大。哪里住的开呢?

    总之,缺房子。

    而缺房子的同时也就导致了房价的上涨。

    陈清风立刻找了房主商量,一个有心买,一个着急卖,最后,双方以两万一千五的价格成交。陈清风马不停蹄的办手续,过户到自己的手里,他又给花钱给改成了商铺。

    这个时候,住在与商铺的界限并不清楚,还是很简单的。

    虽说陈清风和姜甜甜都算是精力十足,但是两个人却又不是为了赚钱会起早贪黑,疯狂付出只为赚到大钱的人。所以买下了这栋房子,依照姜甜甜的意思,不如收拾一下,出租出去。

    他们夫妻从来都是有商有量,姜甜甜这么提议,陈清风就觉得也是很好的。反正手里也还有钱,两人狠了狠心,拿出了七千块,将整个小楼进行了大修改,并且装修的十分像样,精致中透着高雅小资,之后进行招商。

    其实装修花这么多钱,他们也是没有想到的。不过买之前看着每一层只有五个屋子,可以住五户人家,不算很大,但是实在的整理一下,这房子一层足有四百多平了。整个小楼两千多平。

    这一花,钱就跟流水似的,哗啦啦的就走了。

    不过,看到成果,别说是陈清风,就连姜甜甜这个从几十年后穿越过来的人都要实实在在的说一句,一点也不差!

    整个小楼修改成了欧式风格,洋气别致,原来的室内修改之后,已经没有什么房间,全都改成了隔断,用隔断来分离,每一层的摊位不同,有的是二十间,有的是三十间,大小不同,风格却是统一的。

    两个人并没有自己干什么,而是把这里个改成商场,其实这是下了很大的魄力的。像是知道内情的建民都愁的晚上睡不着觉咧,就担心小舅亏了。

    毕竟,这么多钱砸进去了啊!

    外人不晓得,他是知道的,只觉得心疼的一抽一抽的。

    不过,出乎建民的意料之外,陈清风他们这边才张贴了招商的通知,不过是两天的功夫,整个商场就已经被租售空了。

    建民:“=口=”

    最小的十平的小铺子,租金一个月就是三十,大的自然还有四十五十的。这在他建民看来都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可是大家却都觉得,值得!

    真的特别值得!

    建民:“……我果然不懂这些有钱人的心思。”

    要说这是政策刚出来的时候,那么可能还真是不太行。但是现在政策已经下来两年了,像是万元户都层出不穷了。好些人也看到了商机。这个世上总是不缺少聪明人。就算不聪明,自己不懂,看别人也带动会看懂一些。所以,他们这次招商相当的顺利!

    虽然这边确实不便宜,但是却又觉得,真的很值得!

    陈清风办好了一切的手续,确认没有问题,终于在年底开业了,十二月中旬,虽然很冷,但是他们夫妻心里倒是火热的。结结实实的忙碌了两个多月,又是装修又是各种手续,别说陈清风,连姜甜甜都累坏了。

    两个人都觉得,这是他们最累的一段时间了。

    以前虽然也开店,但其实他们心思并没有全部用在那边,现在这真是很累的啦!不过,旁人不知道,夫妻俩算了一下,只说房租,他们每个月也有五千块钱入账了。

    扣除掉一些运营的费用,他们每个月的收入也是相当可观的,至少是四千开外。

    陈清风和姜甜甜认真算了一次,姜甜甜:“这么赚钱哦。”

    陈清风:“会不会是我们算错了?”

    两个人立刻再算了一次,竟然发现没有算错。陈清风觉得,果然当房东才是最赚钱的。他们这商场一年的收入,就能把房子和装修的钱赚回来啊!

    陈清风:“果然买房才是最合适的。”

    姜甜甜点头:“不管他们生意好不好,房租总是不能不交的。”

    而因为房租是一次□□齐一年的,夫妻俩觉得,他们真是要发财了。手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现金,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媳妇儿,咱们再买点啥吧!”

    姜甜甜:“行呀。不过咱们开业没多久就是圣诞节了,是不是应该在门口摆个圣诞树啊!”

    姜甜甜笑眯眯:“咱们商场热热闹闹的,人气儿高一点,他们生意好一点,明年一定还会续租的!”

    陈清风点头:“你说的特别有道理。”

    姜甜甜:“我们商场位置不错的,人气旺一点,说不定我们还能涨房租。”

    陈清风:“媳妇儿你最对。”

    虽然很多人对歪果仁还是有些敌视的情绪,但是心里却又对那些有些隐隐约约的好奇。商场的布置,大家都看在眼里,特别是租户,刚开业的时候商场就别出心裁的宣传了好几拨,让大家赚的委实不错。这没几天,又有新的活动了。

    虽然他们不是很懂,但是却乐意看这样的布置。谁不喜欢热热闹闹的呢!再说,热闹也代表了人气儿。商场挂着彩带,门口还摆上了两棵圣诞树。做过路过,都要多看几眼呢!

    眼看就要元旦,周天放假,乐宁带着两个侄子一个外甥,三个小孩子一起出门。

    虽然是难得的周末,但是作为家里最清闲的人,孩子肯定是要他领着了。三个小子就跟孙猴子似的,活蹦乱跳。乐宁领他们出来。觉得脑仁都疼。

    “舅舅,舅舅!”乐宁二姐家的娃使劲儿的拉扯他的棉袄。

    乐宁:“咋了?”

    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是让陈清风的口音带的,倒是十分的北方。

    “那边,咱们去那边。”

    话音刚落,他的两个侄子也嗷嗷叫:“对对对,去那边,那里好热闹。”

    乐宁一眼看过去,就见那边果然热闹的不行,乐宁:“那不是班长他们家的店吗?”

    他是知道陈清风家买这栋房子的,最开始还是他给找的联系方式呢。后来陈清风大张旗鼓的忙碌,他也是知道的,找工人的时候,陈清风还找他帮过忙呢。

    他领着三个孩子说:“行,咱们去。”

    一大仨小儿穿过马路过去,越是靠近,越是觉得热闹,门口一颗圣诞树,树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树下还有几个包装起来的小盒子,看起来十分的别出心裁。

    而商场门口一个穿着红彤彤圣诞衣服的圣诞老人与一只熊一只兔都在周遭晃荡,十分的童趣。

    正是他们几个,这才的引得周围有些大人小孩儿都在围观。

    乐宁家的三个皮小子乐坏了,现在的小孩子并没有什么游戏可言。看到这样憨态可掬的小玩偶,自然是高兴极了的,恨不能冲上去抱住不撒手。

    别说是孩子,大人也是一样啊,乐宁:“唉我去,这真有意思。”

    三个孩子蹦q的都要跳起来了,乐宁领着他们看了一会儿,说:“走,领你们进去看看。”

    “好!”三个皮小子响呱呱的,乐宁的大侄子说:“小叔,我们开业的时候也来了,这边还有人跳舞呢。”

    他比较大一点,自然是更懂一些的。

    “这里可好可好了!”

    小孩子不会形容,只说:“这里的地像是镜子一样。”

    乐宁纳闷的笑,说:“镜子?”

    “嗯!可亮了。”

    乐宁疑惑又好奇的进门,一进来,这才晓得孩子为什么这么说,可不是镜子么?这地上扑的,竟然是大块的地砖,黄白色的地砖显得格外的干净。

    他们家里,还是水泥地呢!也难怪大家震惊于这里的奢华。

    “卧槽,陈清风他们是疯了。这得花多少钱。”

    他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这里装修豪华,陈清风他们才花了七千块钱。要知道,这可是工人月收入三四十块钱的八零年啊!陈清风这种可真是大手笔的投资了。

    也正是因此,这里的租金才比许多地方还要贵一点。

    可是就算是贵,也没有一个人说不值得,所有商户都觉得,能够租下这里是最值得的。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悦耳的歌声传来,商场里洋溢着热闹又清脆的歌声,这歌声放了两天,不少人都会哼唱了呢!

    一个背着大袋子的红衣服圣诞老人正在商场里溜达,看到他们,主动上前,挡住了路。

    乐宁:“???”

    小朋友:“???”

    圣诞老人:“可爱又听话的小孩子,可以获得一份圣诞礼物,小朋友你想要吗?”

    三个小孩儿一愣,随后疯狂的点头,响亮的很:“想要!”

    圣诞老人将自己的大袋子挪到了前边,说:“看你们三个就很乖,现在一人抽一张。只可以抽一张哦,多了不可以!”

    三个小孩儿都有点迷茫,周围立刻有人围了上来。

    “咦?”

    圣诞老人微笑:“这是奖励你们的小红花!可以贴在任何你们想要贴的地方哦!祝你节日快乐!”

    他背起袋子,又继续往前走了。

    三个小孩儿激动的看着自己手里橡皮大小的贴纸。上面是一个小红花。

    “小叔/舅舅,我们得到小红花了!”

    三个小孩子都兴奋极了,再回头看,又见圣诞老人拦住了另外一个小孩子,小孩子也激动的小脸儿红扑扑。

    也不知道是因为有活动还是因为周末,商场里人不少,乐宁转悠了一圈,看到不少人买了东西都拿到了商场赠送的对联,虽然距离新年还有一个多月呢!可是已经很有新年的气氛了呢。

    一楼大门口的位置是一家西点店,他领着三个孩子进去,用自己的小金库买了四份小蛋糕,随后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大门口一对男女急哄哄的,女人说:“快点,我们今天把那件衣服买了,可以拿到对联大礼包呢!过年这笔钱就省了,早买一点也就早一点呗!”

    男人:“你着啥急啊!”

    “你不会看啊,先到先得,一旦到后来没有了咋办?”

    商场的人格外的多,来来往往,十分热闹。

    “小叔,我们等一会儿再过去找圣诞老人好不好?”

    “怎么?你们还想要?”

    小朋友点头,他的视线看着不远处的小孩子,说:“他那个是小星星。”

    乐宁:“行吧!”

    他又看了一眼,说:“你又知道人家也是这里抽的?”

    “那我去问问。”

    小家伙儿跑开,没一会儿回来,激动的说:“小叔,是这里的!这里每一层都有,每一层都有一个圣诞老人,都有的!他说,圣诞老人的礼物都不一样。”

    乐宁:“走,我领你们再去看一看。”

    虽然是追着圣诞老人讨礼物,但是圣诞老人又不是固定站在哪里,他们转悠了两圈,找圣诞老人的同时,倒是看到好些个东西还挺值得买的。

    到最后,乐宁提着袋子,领着三个喜滋滋的孩子一起出了门。

    而这样的情况,其实还不少的,有一些就是想要看一看而已,但是这里服务可比国营商场好多了,看来看去,东西也就买到手了。

    商场里店家的生意好,这跟陈清风夫妻倒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他们不过就是租个商铺而已。但是生意好,他们也高兴。他们的合同都是一年一签。生意好,他们也就不愁出租的事儿。

    商场这边,他们其实不用操心太多,过年过节的时候搞点大大小小的活动,另外后勤保障做好,其他的倒是不用操心太多。说起来,这边上了轨道之后,比火车站的小饭馆还让人省心呢。

    不过因为手里钱多,陈清风倒是又盘下了四家店,这一排本来就是陈清风他们吉祥小饭馆生意最好,一家独大。这下子倒是更是如此了。

    为了说服那四家卖房子,陈清风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不过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了。陈清风在忽悠人这上面,还是有一手的,最终到底是成功了。

    这一排六家店,陈清风都进行了统一风格的装修,做成了一个小美食街。大概是受到了商场的启发,陈清风也不贪大自己干,同样做成一个个小隔断,往外出租。

    这样下来,真是省心省力。

    像是原来的老员工十六十七还有方大娘他们,都分别在这边盘了摊位,要是一开始就让他们自己干,他们肯定是不敢的!但是他们在店里干了这么久,也晓得这边生意是真的好,稳赚不亏的。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别人抢都抢不到,他们自然赶紧出手了,生怕自己慢人一步。

    还有那个老李家,就是当初卖房子给陈清风那家,他家也毫不犹豫的盘了一个位置。这进来有了摊位之后才晓得,这生意果然是分人干啊!原来他们推车卖东西就觉得不错。但是有了美食街,他们越发的觉得,冬天还是在屋里更好,他不仅没有亏钱,反而是越赚越多了。

    而因着这条美食街的缘故,几乎将所有想要歇脚吃饭的人都聚集了过来。

    这边的生意,顶顶的好。

    陈清风和姜甜甜算一下,他们每个月的租金收入就有一万三了,当然,过年过节的活动不能少,所以平均下来,一年足能剩个十二三万。

    其实好多人都觉得陈清风夫妻有点傻,生意这样火爆,怎么就不自己干呢!只赚这么一点的租金,又能有多少?这可真是白白为别人做嫁衣了。

    不过陈清风夫妻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还是按部就班的上学上班,两个人大学毕业,又同时考上了本校研究生,打算继续念书。虽然电视台那边推迟了入职,可是倒是没有人提出什么非议。

    一来是两个人都是有实力又有观众缘儿的人,另外一个也是因为,他们夫妻其实还是会做人的。

    当然,这个会做人是指陈清风。

    姜甜甜则是有点傻白甜,楞呼呼的,不怎么有心计。可是越是这样的人,大家反而越是喜欢,一个不跟你竞争、家庭条件好又没有心眼儿的人,这是多么让人热烈欢迎的同事啊!

    遇见这种人,总是好过画一个圈让你跑半年的那种舒服多了。

    正是因此,姜甜甜在电视台十分的游刃有余,她现在除了和陈清风的那个益智类综艺,还兼任了一档英语节目的主持人。好在,这两个节目都不是直播类节目,也不算忙碌了。

    其实他们夫妻早就可以买房子搬出去了,不过住习惯了,上学方便,小七去幼儿园也方便。他们倒是一直没有搬家,正好大四结束的冬天,他们倒是遇到一个比较合适的房子。

    这房子是他们学校的老教授的,老教授的儿女都在国外,正好要卖房投奔儿女。

    虽说老教授没有漫天要价,但是三层的小别墅又是在十分稀罕的好地角,价格自然不会低,因此连看房都没有。也是姜甜甜听说了老教授卖房的事儿,跟陈清风看了之后都很喜欢,这才拍板买了下来。

    这栋房子比他们买商场还高了不少。

    不过虽然很贵,他们都觉得很值得。

    一家人重新装修了之后搬到新家,四层小洋楼真是格外的与众不同。

    姜甜甜是知道这栋房子这条街的,就在几十年后,这里也没有拆掉,仍旧是保留着原有的风貌,好多热爱旅游的文艺小青年,都会来这边拍照打卡,这条街算是网红拍照圣地,仍旧十分火呢。

    传说,这里的住户都是非富即贵。

    现在姜甜甜买了这栋房子,也感受了一下这样的手握豪宅的感觉。

    虽然这房子在许多许多年后变得千金难买,但是对于八十年代的姜甜甜他们来说,这里现在就是自家的房子,是用来住的。其他那些,不重要啦!

    小七高兴极了:“我们家有自己的房子了,这是我们家的!我们自己家的!”

    虽说家里条件很好很好,但是小七一直都知道自家是租房子。在小孩子的印象里,租房子=不是很有钱。所以他的观念是,自家条件很好,买吃买喝买用,不管什么都是很好的。这些都是买得起的,但是可能不太买得起房子。

    房子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点贵的!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买了新房子,最高兴的就是小家伙儿。

    “我们可以养狗狗,我们还可以随随便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小家伙儿今年七岁了,马上就要上小学,算是一个小大人。不过这个时候,倒是十分孩子气的蹦蹦跳跳。

    姜甜甜和陈清风对视一眼,有点惊讶自家小娃这高兴的程度。

    特别是姜甜甜,她还反思了一下,是不是他们买房子真的有点晚了。他们夫妻觉得有钱先置办产业是正常的。自家住在那边,比较方便上学,没有必要着急搬家,可是也许在小娃娃的心里。自己的房子和别人的房子,那是完全不同的。

    他是很介意的呀。

    所以,最兴奋就是他!

    姜甜甜揉了一把儿子的头,说:“小七是不是很早就想有个自己的房子了?”

    小七立刻点头,诚实的说:“嗯,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家,现在真好。”

    姜甜甜弯腰蹲在儿子面前,柔声说:“你怎么没有早早跟爸妈说呢?我们家其实一直都买得起的。”

    小七挠头,问:“是这样吗?”

    有点小迟疑,他脆生生的:“那么,以后我想要什么,可以跟爸爸妈妈说嘛?”

    姜甜甜笑:“可以的。”

    小七立刻抿起小嘴儿,露出灿烂的笑脸,这孩子集合了爸妈的优点,笑起来的时候可爱极了。

    “妈妈最好,我最喜欢妈妈了!”

    陈清风吐槽:“给你买买买就最喜欢,你个小骗子。”

    小七仰头,脆生生:“我才没有!我本来就喜欢妈妈!”大眼睛水汪汪,长睫毛忽闪忽闪!

    姜甜甜:“哎呦,我儿子长的真好看。”

    陈清风幽幽:“没有他长得英俊的爹,儿子再好看能好看到哪儿去儿?”

    姜甜甜:“……”

    小七:“……”

    陈清风:“还不是都像我。”

    姜甜甜嘟嘴:“说的好像不像我似的。”

    陈清风立刻笑了出来,说:“当然也比较像你,咱们俩的儿子,自然是比较像我们两个人的。”

    姜甜甜:“这还差不多。”

    小七:“……”

    他的爸爸,还是一如既往的幼稚。

    他拉了拉姜甜甜问:“妈妈,我想养狗狗。”

    他的小伙伴,家里都有狗狗的。

    姜甜甜点头:“可以的呀。”

    她想了想,说:“那我们过几天去看看哪里有卖狗狗的,我们养一只,好不好?”

    “好!”小七高兴的眼睛亮晶晶。

    姜甜甜看着院子,说:“那我们得提前准备一个狗窝啊。”

    陈清风:“我来处理。”

    他点点儿子的头,说:“你个臭小子,总是给我找事儿。”

    小七才不怕他爸呢,听这口气就知道他爸根本不觉得是找事儿。

    他开开心心:“我要跟我的小伙伴说。”

    陈清风:“你是八哥啊?”

    小七才不理他呢。

    陈清风把儿子扛起来,小七:“啊!”

    陈清风:“你再敢不理我,我就对你不客气。”

    小七:“嗷呜!”

    他家的爸爸,真是幼稚啊!

    不过眼看大头朝下,他赶紧:“我错了我错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陈清风:“这还差不多。”

    陈清风心满意足的将儿子放下,说:“这臭小子,长大了还调皮了。”

    念叨了一句,他又想起一茬儿来,说:“对了,咱们买个车吧。”

    姜甜甜:“!!!”

    陈小七:“!!!”

    母子俩同款卡姿兰大眼睛看着陈清风,陈清风挺挺胸,说:“咱们既然有钱,自然可以买车啊!骑着自行车多慢啊。再说,大冬天的还怪冷的。”

    姜甜甜飞快点头:“要买!嘤嘤,我早就想要有个车子了!”

    虽然坐在自行车后面很浪漫,但是真的冷。

    不,不是很冷!

    是贼冷!

    “买车买车!”

    小七:“……”

    他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为什么,他之前会觉得自家只是条件有点好?为什么,他之前会觉得自家是买不起房子的?

    所以,实际上,他家现在不仅可以随便买大别墅,连车子都可以随便买的起啊。

    小家伙儿对自家的财政状况,产生了非常浓浓的迷茫。

    所以说,他们家其实是很有钱的人家?

    小七觉得,自己悟了。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