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仇人来了

仇人来了

    陈家人可真心没想到, 陈清风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儿。

    虽然这人一贯都是厚脸皮不靠谱。但是今天这一出儿真是不常见了。

    蒋少俊见过很多人,但是多少都还扯着一个遮羞布。倒是眼前这人,真是白瞎了一张好长相, 看着跟个人似的, 实际上这个熊样儿。

    蒋少俊冷淡的笑了笑,陈清风才不管那些呢, 有一把抓住蒋少俊的手, 说:“你说人和人之间真是好有缘分的!那天我在路上走着, 走着走着就隐隐约约好像听到命运的召唤。果然, 你看这不就看见你了吗?要说啊, 咱们也是有缘分的。”

    蒋少俊终于忍无可忍, 使劲儿抽出自己的手,冷淡:“天还挺凉的。”

    所以,进屋吧。

    不过,很显然,这些没什么见识的老农民好像根本听不懂,陈清风立刻点头附和说:“可不是挺冷的吗?你看你这衣服,这衣服抗冻吗?是不是比较薄啊?”

    他又伸手去摸蒋少俊的呢子大衣。

    陈清风刚才还抱着一捆柴火呢, 那手灰不溜秋的, 蒋少俊蹙着眉,不乐意:“还好。”

    吕奇一看蒋少俊不乐意了, 直接推开陈清风,说:“你手这么脏, 摸什么摸!真是的,怎么也没有点眼力见儿。”

    他看向了大队长, 表情不善:“不是说进屋吗?”

    被陈清风这么一耽误,这些人都冻的鼻头红。好在进了门, 总归是暖和不少。

    外屋刚才炒菜,烧了火,温度总归比原来强。

    要说起来,陈家在前进大队真真儿是不错的人家了!但是在蒋少俊和吕奇眼里,那就很不够看了。只觉得这里到处都灰扑扑的透着破败。虽然从外面看,石头房子是比其他房子好不少,但是也不是独一份儿。而且也真是没有好到哪里。

    吕奇嫌弃的撇嘴,一双黑豆眼上下左右的瞟着,他在那个位置干的久了,最知道什么东西合规定,什么东西不合规定。仔细看了一圈儿,并没有看见什么违规的东西。

    总的来说,这就是一个穷了吧唧的老农民家庭。

    要说有点什么比较亮眼,那就当属挂在墙上的县五好家庭奖状了。不过这在他们眼里又不算是个东西了!

    吕奇给蒋少俊使了一个眼色,蒋少俊倒是没像吕奇表现的这么明显。

    “都上炕,快上炕坐。”

    陈大娘乐呵呵:“快尝尝,看看我家的手艺。”

    四个菜。

    炒一个蘑菇,炖一个酸菜,一个白菜炖粉条,还有一个就是萝卜条。要说起来,这四个菜还真是没有一个硬菜,不过愣是能吹的出来:“快尝尝,这是我二儿媳的手艺,她的手艺,顶顶不错了!我们大队的白菜,长得都比别的大队好。你吃了就知道,可比别的大队香甜可口!”

    陈清风笑呵呵:“我们大队人好啊,用心栽培出来的白菜,能跟别人一样呢?别人是用粪喂出来的,知道我们是用啥吗?”

    他这么一问,给自家人都造懵了。

    白菜不喂粪啊,再说,他再说个啥?

    陈清风也不等别人说什么,语重心长,一脸的笑意:“我们用的是爱!”

    所有人:“……”

    陈清风义正言辞:“我们那是浓浓的,对白菜的爱。”

    吕奇嗤笑一声,说:“你这人嘴上倒是没个把门的!”

    他看了蒋少俊一眼,继续说:“这次我表弟过来,是为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的!我们都不是不记恩情的人。喏。这次过来,专门给你们带了一个毯子。这可是市百货商场才卖的,县里基本都买不着。哦对,还有两两盒饼干,你们就算有钱都买不到,尝一尝吧。”

    虽说他们左一个恩情右一个恩情,但是语气却相当的高高在上,一副看不起人的嘴脸。

    也是了。

    陈清风这个表现,一般人都扛不住的。

    吕奇挑挑眉,又说:“我刚才看了看,你们这边,是没准备语录?这话我可要好好的说说你们了!你们不能因为自己是乡下地方,就忽略了学习。这是最不可取的。不管是城市还是乡下,都要认真学习,争取做到熟读语录熟背语录。这样才能做一个建设社会主义的好青年。思想上的进步,是要时时刻刻都抓住的。”

    他说话的时候打量着这家人的表情,只要晓得这家村子没有好好的熟读语录,他就可以带人过来了。

    陈清风一脸的热忱,他瞬间握住吕奇的手,说:“大兄弟,你这话,说的真是太对了!咱哪能是那么落后的人啊!我们大队长在这方面对我们的要求,还是很严格的!我们在公社买不着书,都自己专门抄写呢!不过您想啊,专门抄写,这更好的。毕竟,这样才是真挚的印在了心里。您来检查,您可得好好检查我!咱们好好唠唠这方面的话题。”

    他一脸的“求提问”,巴不得被提问的样子。吕奇倒是没了兴致,他就乐意看别人惧怕与不行的样子,但是却不愿意看别人一副铿锵有力的样子。

    既然都学了,他就觉得忒是没意思。

    “您这毛衣看着真好啊!”

    陈清风瞬间又摸上了吕奇的毛衣,吕奇:“去边儿去!”

    他怒了:“我这可是白色的!”

    妈的,这脏手过来摸一把,他回家还得洗!真是乡下来的没有见识的乡下佬。

    陈清风被呵斥,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是说:“你们这次来,是要住几天吗?这样,我跟我爹娘挤一挤,我媳妇儿跟我嫂子住,你们就住我屋儿。虽说我屋儿不如这边主屋,但是在村里也是很少有的。相当不错。”

    吕奇:“不必!我们不住的!”

    “没事儿啊,我们不觉得影响,听说你们是开车来的啊?不知道能不能带我兜一圈?我还没坐过私人小轿车呢。”

    吕奇义正言辞:“不方便。”

    陈清风的视线落在了蒋少俊的身上,“大兄弟……”

    “谁是你大兄弟!”吕奇说:“你叫这位蒋主任吧。”

    陈清风:“这多见外!”

    “你谁啊你,真是不知所谓。”吕奇十分十分看不上陈清风。

    这个时候蒋少俊倒是开口了:“表哥,这个小兄弟不拘小节,我们也不必太过拘束的。叫什么,不过都是一个称谓而已。”

    他含笑:“只是,我们下午还有公务在身,实在是没有时间耽误在这边。倒是让小兄弟失望了,不过,下一次吧。下一次,我们再来的时候,我一定带你兜一圈。”

    陈清风:“那你们可一定要来啊。”

    蒋少俊微笑:“好的。”

    蒋少俊抬头看一眼吕奇,吕奇立刻:“你看我,把时间都忘了,还吃什么饭吃饭,我们这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有别的事儿。表弟,咱们出发?”

    蒋少俊:“走吧。”

    陈大娘:“这毛毯……”

    蒋少俊冷淡的摆了摆手:“收下吧。”

    陈清风:“娘,您收下吧。要是不收下,大兄弟心里肯定不舒服。要是我们诚心送礼,别人不收,心里不也难受吗?将心比心,大兄弟肯定也这么想的!您收下吧!再说一看大兄弟就是体面人,也不差这么点东西。对了,大兄弟是咱们市里人吗?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也好常来常往。”

    他看向吕奇,说:“这位大哥,你说对吧?”

    吕奇阴险的冷笑,说:“这恐怕,不太方便。”

    表情堪称皮笑肉不笑了。

    陈清风却不觉景儿:“你这话就见外了,我觉得……”

    “时间不早了。”蒋少俊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说:“我们真的要走了。”

    吕奇:“走走走。”

    两个人带着司机一起出了门,他们的车子停在大队委,几个人很快的上车,启动车子。

    吕奇呸了一声,说:“什么玩意儿。”

    蒋少俊靠在车子上,嘲弄的勾了一下嘴角:“乡下人,没有见识又贪小便宜而已。”

    “照我说,咱们都不用来!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真是看不上眼!”吕奇最看不上这些泥腿子了。他说:“那破房子也值得显摆一下,还有那个饭菜,啧啧。要我说,咱们白瞎了拿来的东西。”

    “我蒋少俊的命,可不是一点点东西能衡量的!”蒋少俊:“既然我们送了东西,以后就不用搭理他们了!”

    他拍拍身,仿佛是怕沾染了什么瘟疫一样,说:“穷乡僻壤出刁民,果然诚不欺我。”

    吕奇:“如果你想,咱们可以……”

    他比了一个手势。

    蒋少俊:“不必!到底救过我,呵呵!”

    “那倒是,表弟可是金贵人。”

    蒋少俊手指点了点窗户,说:“走吧,去杨柳大队,看看我们的好表妹。”

    吕奇立刻暧昧的笑了出来,意味深长:“听说,那边还有电影明星在的。”

    蒋少俊:“电影明星算什么。”

    吕奇赶紧拍马屁:“表弟自然是见多识广。”

    他又提到:“对了,表弟,那个苏小糖?”

    蒋少俊冷漠:“给她在县里找一个临时工的工作,别让她回乡下了。她虽然结了婚,但是倒是有几分味道,楚楚可怜的。”

    吕奇:“好的,这个我懂。”

    蒋少俊侧头看了一眼吕奇,说:“我过几天就回伊市了,苏小糖那边,既然安排了工作,也别浪费了。表哥不介意的话……”

    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吕奇猥琐的笑了出来,说:“那就,多谢表弟了。”

    蒋少俊:“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说两家话。再说,不过是一个自己送上门的女人而已。”

    他嘲弄一笑:“算的了什么!”

    这边车子缓缓的离开,那边陈家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清风,还真是没想到这货能干出这样的事儿。这马屁被他拍的,真是麻嗖嗖的,让人十分不舒服。

    就算他们是乡下人,也受不得这样说话啊!

    这也太狗腿了吧?

    大概是大家的眼神儿很明显,陈清风凉飕飕的说:“你们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不这么干,爹娘好意思收下礼物吗?我不这么干,他们能不吃就走给咱家省粮食吗?我如果不这么干,他们隔三差五的来,咱们挨得住吗?那可是戈薇会的!你们是不记得那些小兵在城里是个啥样儿了是吧?这可是小兵儿的头头。你们敢召集?”

    真是灵魂直击三连问,一下子就让大家清醒了。

    陈清风看向大队长,说:“大叔,我不拿您当外人,您说我这么办有没有毛病!”

    大队长:“没毛病是没毛病!不过你这名声……”

    陈清风一甩头,围笑:“名声值几个钱?再说,我还不是舍己为人。就那个姓吕的,一看就是个爱找事儿的,他给我们打上贪慕虚荣,贪小便宜乡下马屁精的标签,总好过觉得咱们村子有油水儿。隔三差五来刮一刮。他们现在这么嫌弃我,肯定是不怎么想看见我了。”

    大队长:“……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啊!”

    陈清风:“做人可得会权衡。”

    “再怎么咱们大队也救了那个蒋主任,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这年头有什么至不至于的!你们看城里多少个人都是被自家人出卖的!那怪吓人的来往,还是早早掐断了萌芽才好。”

    他幽幽的看着大队长,说:“我是为了谁,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陈家吗?我是为了咱们大队!”

    大队长:“好好好,知道你是个懂事儿的,你是为了咱们大队!”

    陈清风顺杆儿爬:“我都为了咱们大队了,您不得给我点奖励啊!”

    大队长:“……”

    陈会计:“你给我闭嘴!”

    陈清风:“真是的!白瞎我舍己为人。”

    陈大娘冷不丁想起来:“哎对了,小麦跟甜甜呢?”

    陈清风浑不在意的样子:“他们去大队长家吃中午饭了!咱家那么多客人,也坐不开啊!再说了,他们年轻的小媳妇儿往上凑什么,怪不好意思的。”

    陈大娘:“那倒也是。”

    陈清风:“娘,您把毯子打开我们看看呗?这样包装的,咱还没看过!”

    陈大娘:“滚犊子。”

    陈清风:“那饼干?”

    “滚犊子。”

    陈大娘飞快的把饼干锁起来,说:“这么金贵的东西,你吃个屁吃!”

    陈清风怅然又无奈:“看看,这就是亲娘。”

    “你可给我闭嘴。”陈会计也没忍住。

    先头儿好几次他都差点暴起,但是想着儿子这真是为了全家好,生生忍住了,现在可真是忍不住了。

    陈清风:“他们这次过来,就给咱们家了吗?当时往公社医院送,可有好几个人呢!”

    当时苏小麦除了叫了大队长,还叫了十来个人的。

    大队长:“都给了!你家是先发现的,又先把车挪开了,所以一家是两盒饼干一个毛毯。其他人,但凡是那天帮了忙的,人人都有一对枕巾和一包点心。我家跟你家一样,是两盒饼干和一个毯子。”

    大队长也是真真儿的不想要,但是那几个人也是很坚持的。

    “我地个乖乖,这可真是大手笔,这得多少钱啊!”

    陈家人算了算,都觉得咋舌。

    大队长:“可不是吗?这么贵重的礼,咱真是不晓得怎么办才好!”

    因着那位蒋主任的坚持,现场又很混乱,倒是不好坚定不收。可是这收了,大队长也不好意思,觉得很为难。

    陈清风:“您辛辛苦苦的联系人往医院送,又去公社借钱,这么来回折腾,他送你东西也是当得起的。旁人能说出个啥?大叔你不用想的太多的。”

    大队长叹息一声,说:“我就是觉得不好。”

    “没啥不好的!反正我觉得是名正言顺的!咋地?那我们辛辛苦苦救人,还不兴人家苦主给我们送点礼物感谢?您和我爹,就是想的太多。没必要的。”

    他拿起筷子,开始吃菜:“这菜明明不错,他们还嫌弃,真是的。”

    什么有事儿啊!

    一看就是嫌弃饭菜不好,吃不下的。

    “行了,闭嘴吧!”陈会计开了口。

    “行行行,您看您,就爱批评我,那我去叫我媳妇儿。”陈清风趿拉着鞋出门,越走越快。他跟他媳妇儿啊,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会儿不见就如同一整年呢。

    “大婶子。”陈清风进门,乐呵呵:“我来接我媳妇儿啦。”

    “咦?人这么快就走了?”

    陈清风:“可不呐,说是有事儿。”

    姜甜甜窜出来,说:“回家!”

    她回头看向了苏小麦,说:“五嫂,走啦!”

    苏小麦:“好。”

    她想了想,斟酌着问:“咋这么快就走了?”

    三个人一起往陈家走,风吹过来。姜甜甜往陈清风的身边缩了缩,他瞅着四下无人,揽了揽自己媳妇儿,回答说:“让我给挤兑走了,当然,人家也嫌弃咱家的饭菜。”

    “你倒是有两下子。”苏小麦深深的感慨了一句。

    姜甜甜立刻:“我小风哥哥很厉害的。”

    苏小麦笑了出来,不过笑容却不达眼底,反而带着一点恨意与忧愁:“他们以后还能来吗?”

    她是很怕两家子走成亲戚的,那么可真是不太好了。

    毕竟,她不可能总是躲着。

    “这我哪儿能知道?不过我估计,来的几率不大!他们特别嫌弃我。”

    陈清风笑呵呵:“我可真是毁了自己的名声把他们弄走的啊。”

    苏小麦笑:“谢谢你。”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问:“这次都谁来了?只有那一个人吗?”

    陈清风摇头:“不是,还有一个姓吕的,说是咱们县里的,还有一个司机,三个人。”

    苏小麦点头:“哦。”

    如果姓吕,苏小麦就知道了,这必然是吕奇。

    吕奇是蒋少俊的表哥,虽说他们是表兄弟,但是吕奇和蒋少俊可是不能比的。蒋少俊的父亲相当有势力。吕奇家里就是普通,吕奇现在能走到这个地步,也全是靠了蒋少俊家里的提携。

    所以上辈子,吕奇是蒋少俊的头号走狗。蒋少俊装的一副清高又深情的样子,坏事儿都是吕奇干的。

    但是苏小麦是知道的,吕奇其实都是受了蒋少俊的指使,这才是最有心计又卑鄙的人。

    “你说的这个姓吕的,应该是县里的吕奇,好勇斗狠,卑鄙无耻,谁提到都要在背地里呸一声的。不过他还是蛮有权利的。”苏小麦淡淡的说。

    原本,她可以安安心心的赚钱,但是这些人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一下子就打断了苏小麦的计划。别看她表面平静,心里却是恨意滔天。

    虽然上辈子发生的事情这辈子还没发生,但是她总归不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姜甜甜倒是奇怪的问:“那既然他们表兄弟都这么有门路这么厉害,为什么迟晓红还会下乡啊?他们不都是迟晓红的表哥吗?难道一点也不帮助迟晓红?”

    陈清风:“哎对啊,他们都那么厉害了!迟晓红还用下乡?”

    要这么说,苏小麦也不知道,上一辈子,她压根不认识迟晓红。

    而姜甜甜看小说的时候,小说里只提了两家关系一般,所以没有帮忙,没有说的更细致。但是哦,她就觉得,这肯定是不对了!如果真的关系很一般,大过年的,那个蒋少俊为什么要来前进大队看望迟晓红呢?

    但是要说关系好,他又怎么不知道,迟晓红已经去了杨柳大队呢?

    反正,很矛盾啦。

    姜甜甜:“搞不懂。”

    陈清风揉揉姜甜甜的头,说:“搞不懂就不懂好了,反正他们的事儿,也不重要。”

    姜甜甜点头:“对的呀。”

    蒋少俊与吕奇的到来就像是一阵风,一下子席卷了前进大队,这个时候大家又后悔了。后悔那天咋就去了杨柳大队。如果没去,救人的会不会就是自己了?

    更有捶胸顿足的,那天苏小麦叫人,他们不想去帮忙,所以根本没露面。

    现在眼看着那些帮了忙的得了礼,真是一颗心都要酸死了。

    总之,这件事儿一下子越过了杨柳大队拍戏和莲花大队盗窃案,成为本村最热门的话题。这几个人在村里漏了个面,又引得好些个人起了心思。

    要是自家有这么一个女婿,那可真是就要发财了。

    那得多好的日子啊!

    只不过,倒是又不知道这小子啥时候能再来!

    原来村里好些个少女觉得,男人就该是陈清风那样的,白净,斯文,高挑,笑意满满。

    可是现在才不同了,他们觉得,男人该是那个蒋主任那样的。

    英俊潇洒,一身贵气。

    精致的呢子大衣与呢子裤,干干净净的洁白毛衣,铮亮的小皮鞋还有奢华的小汽车。这才是男人!这样的男人,与他们印象里的男人完全不同。简直天上地下,高不可攀。

    总之,蒋少俊在村里可真是刮起了一阵风。

    苏小麦听到那些少女提到这些个,红扑扑着脸带着春色。基本上都会忍不住,冷笑一声。

    做人哪里能只看外表,只看外表,怕是根本就根本认不清楚对面是人是鬼。就算是个白骨精,也会当做一个大好人。

    大概是比较相信姜甜甜,所以苏小麦在她面前都是也不瞒着。不过姜甜甜倒是劝着她:“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反正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胡思乱想一下下,满足一下自己的少女心而已啦。”

    剩下一句,姜甜甜没说。

    这就跟在现代的时候追星一样呀,难道还真的觉得自己能跟偶像成为一对儿吗?那肯定是不能的啊!所以也没那么重要的呀。

    “你信不信,明天有了别的新闻,大家就会把他放下的。”

    果然,都不用明天,下午的时候,有人看到苏小麦,立刻叫她:“小麦啊!”

    苏小麦停下脚步:“婶子有事儿?”

    “听说你三姐去城里上班了?是去县里呢,说是纺织厂的临时工呢!”说话的大婶盯着苏小麦的表情:“你们是姐妹,早就知道了吧?”

    苏小麦深深的看着这位大婶,好半天,看的大婶都尴尬了,终于,苏小麦开了口:“我们早就断绝关系不来往了!您在村里都没听说吗?”

    她冷冷的看着人,给人的感觉就很凶。

    大婶子扯了嘴角笑了笑,说:“亲姐妹哪有隔夜仇,我觉得……”

    “您家不是这样的情况,可真是一点也体会不到我的难受的。我晓得啊,有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当然,婶子,我不是说您哈!但是啥也不懂就自以为自己很懂可以代替别人说什么原谅的人,老天爷都看着呢,肯定让她亲自感受一下这样的感受。看还能不能说出那样冠冕堂皇的话。”

    人情冷暖这种事儿,苏小麦也见识的多了,才不惯着别人毛病呢。

    “我先走了。”

    相比于苏小麦的冷言冷语,陈家其他人倒是知道了事情的具体经过。

    据说,苏小糖小产住院的时候在医院里认识了大人物,那位看她一个女人家也不容易,所以就给她介绍了工作。虽然只是临时工,但是却是在工会。

    那可不是车间里寻常干活儿的人了。

    这真是让人想都想不到呢!

    因着苏小糖的事儿,大家真是要感慨一句,这苏家的闺女一个个的,运气都很好啊!随随便便的就能认识能人,原来觉得苏小麦能够去替工很好很好了。没想到,这个苏小糖的运气更好。

    因着这个,不管是苏小糖的婆家还是她的娘家,都喜气洋洋。

    他们满村子里窜,恨不能炫耀死。

    而村里其他人也蠢蠢欲动,总是在村里窝着,这可真是不行的!树挪死人挪活,就得多走走,多去公社转转,这样才能多点机会。而且,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眼看就要春耕,可是村里的人倒是活跃的不得了。

    要么是去杨柳大队,要么是往公社跑,一时间村里的人倒是不多了。

    大队长来陈家串门,跟陈会计念叨:“这段日子,人心都浮躁了啊!”

    可不是浮躁了吗?

    这些都是什么事儿哦!

    陈会计:“过几天开始上工就好了。”

    大队长:“但愿吧。”

    他原来觉得,陈家有个陈清风真是很闹心的。这货整天偷懒,吃吃喝喝,死不悔改。照村里其他的小子真是差多了,可是谁曾想,一个迟晓红就让村里的那些小子们发了疯一样的趋之若鹜,要死要活的。

    有些事儿旁人不晓得,他可是晓得的。

    有好几家都闹着,不娶迟晓红这辈子就打光棍,坚决不娶了。

    你说这话说的,那是人话吗?

    反正大队长是知道的,这样的才是真的不靠谱。

    再说最近几桩事儿,不管是看热闹还是蒋少俊的到来,他都清醒又冷静,这个时候大队长可真是要感慨一句,要不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呢。

    原来觉得陈清风不行,现在才晓得,这人不是不行,是很行。

    虽说干活儿爱偷懒,但是大事儿上,可真是一点都不糊涂的!

    现在啊,能这样已经很难得了。

    “啊啊啊!”一阵尖叫的女声震耳欲聋的响起,简直是渗人的不得了。

    大队长和陈会计坐在陈家的屋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俩人一高儿蹦了起来,赶紧往外走:“出啥事儿了?”

    两个人飞快的往外走,着急忙慌的。

    “老范家进贼了!”

    大队长脸色一变,赶紧冲了出去。

    姜甜甜今天正好把所有的语录都写完了,正在整理呢,这也是今天大队长过来的缘由,他是来拿这些语录的。可是倒是没想到,外面出了这样的事儿。

    姜甜甜匆匆的跑出来,问:“怎么了哦。”

    “说是谁家进贼了。”陈二嫂:“我去看看。”

    “啊!杀千刀的啊!”又是一声,尖锐的叫了出来。

    “这不是老范家啊!”

    “是老隋家,他家好像也出事儿了!”

    这个时候苏小麦也出来了:“我也去看看。”

    接二连三,好像又有旁人家叫了出来,姜甜甜跟在苏小麦的身后窜出去,她碎碎念:“好像好几家都招贼了。”

    苏小麦点头:“也不知道啥事儿。”

    他们两个人很快的去了最近的老范家,此时老范家的老太太正坐在地上打滚儿,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嗷嗷的叫唤。

    这个时候,可管不得什么冷不冷了,就这么在地上打滚啊。

    姜甜甜缩在苏小麦后面,低声:“好端端的,咋还进贼了。”

    这样的问题,没有人能回答。

    大家都不晓得的呀。

    “这些个杀千刀的,怎么就这么缺德啊!他们怎么就这么狠心,把我们家所有的粮食都偷走了啊!”老太太打滚的更厉害。

    姜甜甜小声的说:“也不知道还有几家。”

    两个人又看了一会儿,眼看哭的凄惨,索性就回了家。

    陈家里此时也没人,大家都在外面看热闹,姜甜甜声音清脆:“最近这个事儿真的多。”

    莲花大队出事儿的时候,大家还历历在目,那段日子格外的小心,生怕自家也遇到这样的事儿。但是这也没多少日子,慢慢的就习惯了,倒是又松懈下来。

    这段日子大家都比较浮躁,谁知道竟然真的出了事儿。

    陈大娘傍晚回来,说:“咱们大队一共五家被盗,都是村里比较富裕又家里没人的人家。”

    说起这些,陈大娘重重叹息:“粮食都被偷了,也不知道这日子咋过。”

    姜甜甜来到陈大娘身后,给她按摩,说:“娘,您别跟着上火,这种事儿谁都不想的。但是咱们也没辙啊。只能自家小心点了。”

    陈大娘:“我晓得这个道理,就是心里难受。”

    都是一个村子的,谁还盼着旁人家不好吗?

    那自然是没有的。

    “我知道您好心,不过咱们替别人可惜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有数儿,虽说是过完年了!但是家里也得有个人。特别是一些外面来的人,更得注意起来。免得重蹈覆辙。”

    陈大娘:“对对对,你说的有道理。”

    陈大娘立刻:“咱们家也算是村子里的富裕人家,也容易被人盯上,可得再三的小心!”

    姜甜甜:“对的呀,所以要小心啊。”

    姜甜甜想一想,说:“我觉得,村里出了这样的事儿,肯定也能采取一些措施的……”

    苏小麦羡慕的看着姜甜甜,真的,姜甜甜能办到的事儿,真是旁人办不到的。像是她婆婆吧?刚才还忧心忡忡上火呢!现在就开始讨论怎么能更加安全一点,你说被转移注意力了吧?也没有。但是你说她没有被转移注意力吧?那其实还是有的。没看都没有不高兴了吗?

    姜甜甜还真是人如其名,就是个小甜心。

    格外会讨人喜欢。

    “你们说,咱们是第几个被盗的大队了?”

    苏小麦掰着手指算一算,说:“咱们是第三个了吧?”

    陈大娘摇头,说:“第四个。”

    青苗大队只丢了一家,所以好多人都没算在内了。

    这么一算,真是挺触目惊心的,过年到现在,竟然已经四个大队遭遇的盗窃事件。

    “这肯定是同一个盗窃团伙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怎么选择目标的。”姜甜甜歪着头,软萌萌的:“我觉得,肯定有人盯梢儿。”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选的目标下手。”苏小麦蹙紧了眉梢,抿住了嘴。

    这在上辈子是没有出现过的,所以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他觉得姜甜甜说的很对的!应该还是一伙人的。

    她说:“我估摸着,如果是一个团伙作案,咱们大队其实也还好。毕竟丢过一次东西,都知道小心些了。”

    “也未必,毕竟,灯下黑嘛!”

    姜甜甜念叨了一句。

    苏小麦:“也有道理。”

    婆媳几个人讨论这个,没一会儿,其他几个人断断续续的回来,也说了一些情况。听说最严重的还不是老范家,而是老隋家。隋老太已经在家里要死要活了。

    陈大娘想了想,认真说:“没事儿的话,你们别去看热闹了。他们这么闹,别说伤着自己,也有可能伤着你们。咱们犯不上。”

    “嗯!”

    “我来做饭。”苏小麦起身。

    “呕!”苏小麦突然难受的反胃了一下,靠在了墙边儿,扶着了墙。

    姜甜甜立刻上前:“五嫂,你没事儿吧?”

    苏小麦摇摇头,说:“没事儿,就是突然起身,起的急了。有点不舒服。”

    “谁起的急了还能反胃啊!五嫂你别是有了吧?”姜甜甜大眼睛亮晶晶的,她看着苏小麦,眉眼都是笑意。

    如果不是苏小麦突然恶心了一下,她都忘了哦。苏小麦应该是怀孕了哦。

    此言一出,全场安静。

    几个嫂子都盯住了苏小麦的肚子,苏小麦抿抿嘴,扶住了自己的肚子,低声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确实觉得,好像有点不对。”

    上一辈子,她就是新年的时候怀孕的。

    这一辈子,她自己也不晓得了。

    不过,好像又有一点点感觉了呢。

    “小麦你赶紧进屋坐,厨房的事儿不用你管了!”陈大娘急的团团转:“哎不对,走走走,我领你去卫生所查一查。”

    姜甜甜:“对的对的,早点查一查,早点知道,咱们也能多小心一点。”

    陈大娘:“走,我领你去。”

    姜甜甜:“我搀扶五嫂。”

    苏小麦原本还有些紧张,但是被他们这么一搞,自己都是沉稳了下来,她乐呵呵的看着几人,说:“不用这么紧张的。”

    陈大娘:“怎么可以不紧张!这是老五的孩子!”

    她说:“老五该是早早有个孩子的啊。”

    陈二嫂:“你们去卫生所,我来做饭。”

    眼看着陈大娘领着两个儿媳一起出门,陈三嫂撇撇嘴,低声说:“好像就她怀了孩子,别人都没生过似的。瞎紧张。”

    陈四嫂:“她进门时间也不短了,该是着急的。”

    陈二嫂:“那倒是,老五媳妇儿跟甜丫头不一样,甜丫头和小六子人家是自己就不着急。老五媳妇儿还是着急的,她一直都很想有个孩子的。要是这次真的有了,也是得偿所愿。”

    “哪里是她得偿所愿,娘也得偿所愿啊!本来娘对她就不错了,现在她又有了孩子,自然更好。”陈四嫂说。

    陈三嫂又撇撇嘴,她说:“会挣两个钱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了。”

    陈二嫂不乐意听陈三嫂说这样的话,点她说:“人家会挣钱,就是了不得啊!要是咱们,哪个能去卖东西啊!她赚了钱,全家受益,你们家也跟着吃香,你就别再背后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别怪我说哈,这话要是让娘听到,可没你的好果子吃。”

    陈三嫂想了一下,叹息一声,忧愁哀怨:“谁让我没儿子呢。”

    陈二嫂&陈四嫂:“……”

    又犯病了!

    随他去吧!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