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1970

1970

    一般人家过年, 腊月初就开始准备,断断续续,也要准备一个来月的。当然过了小年儿, 差不多也就要结束了。不过陈清风这生意的, 倒是这个时候才开始。

    他几乎是每天出门,一直持续到腊月二十九。

    腊月二十九卖完最后一批蛋糕, 陈清风这年前的买卖, 也就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这头儿跟陈大娘算好了钱, 那头儿又跟苏小麦算好了钱。两边都难掩高兴, 陈清风倒是实实在在:“娘, 您过年可得给我包个大红包哈, 要不是为了钱,我这哪里至于这样大冷天的见天儿往公社走,这日子也太遭罪了。”

    陈大娘不给他一个眼神儿,揣着钱嗖嗖的进了屋。

    没一会儿,探头说:“那个啥,你那什么,过完年你去给这钱都换成粮食。”

    陈清风靠在门上, 懒洋洋的:“咋又是我。”

    陈大娘:“你最鸡贼, 不找你找谁?行了,去炕上暖和吧。”

    陈清风撇撇嘴, 对她娘的评价很不满意,怎么就是鸡贼了?他这是人比较精明, 难道也有错吗?他扫了一眼几个哥哥说:“过完年你们去。”

    说完就爬到炕上躺着了。

    陈家几个兄弟:“……”

    陈清风:“我太难了。”

    “你可收起你哪一出儿吧。弟妹吃这套,别人可不吃。”陈二哥蹬了蹬弟弟的脚, 说:“这蛋糕,城里真这么好卖?”

    他这纯是好奇, 如果让他去卖东西,那么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陈清风摇头,说:“要说好卖,那是真的很好卖;要说不好卖,也是真的不好卖。看你能不能好对地方,找对合适的人。你晓得的,就算是城里也有穷有富,而且你得会看,哪些人看着就不像是啥省油的灯。这样的人,距离十万八千里。”

    陈加几个兄弟都瞪大了眼睛听着,十分的好奇,城里那些事儿对他们实在是太遥远。

    陈清风:“像是我前天去城里就遇见一个三八,威胁我便宜卖给她,不然就举报我。不过,我也没客气就是了。但是这事儿也分怎么说,虽然我没客气,但是昨天总归是不敢去那个地方卖了。毕竟太不安全。”

    听到这个,几兄弟咋舌,“咋还有这样的事儿?”

    陈清风嗤笑:“这种事儿多了,不要脸的比姜婆子和王红花他们都不遑多让的。”

    提起那些人的,他冷笑一声:“那几个老婆子怎么个情况?最近没闹妖儿吧?”

    陈家几个兄弟立刻兴奋,陈四哥说:“闹啥啊?最近他们几家都得打的厉害。先头儿大家都收了自留地,他们家也想收来着。几个老太太都不肯,结果真是颗粒无收。你当这事儿的能好?还不得闹起来?我还过去看了两场热闹呢。”

    陈清风冷笑:“活该。”

    “你们说什么呢?”

    陈清北提着一只野兔进门,陈家人:“呀!”

    陈清风:“哎不是,哥,你牛啊!”

    陈清北失笑,他把野兔交给陈大娘,说:“我技术可以吧?”

    “相当可以。”陈大娘喜滋滋的看着野兔,虽然瘦是瘦了点,但是这也是一只兔啊!那可是实实在在的肉,陈大娘由衷的感慨:“你这出门当兵,可真是比以前强多了。”

    陈清北虽然并不懒惰,但是要说像现在这样结识能干,那也是没有的。

    可以说,部队是相当锻炼人的。

    陈清北也很骄傲的:“那是当然。”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儿了,你也别出门了,好好休息一下。”陈爹娘已经开始利落的给兔子剥皮了。她看着已经坏了的兔毛,可惜的很:“这不能做手套了,不过也不浪费。”

    农家里没有什么浪费的,就算是不好了的,也可以攒一攒拼接在一起,做个袄子或者垫子什么的,皮毛的东西,最暖和了。

    “五哥,你来。”

    陈清北进了门,看他小弟缩成球,问:“怎么了?”

    陈清风笑嘻嘻:“五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给我们讲讲部队的事儿呗?”

    陈清北:“部队有什么可讲的?不如你们讲讲村里的事儿吧?这一年没回来,感觉村里变化挺大的。”

    “一年啊,那还能一点变化也没有?村里人有啥意思。”

    兄弟几个都围坐在炕上,唠了起来。

    而此时,姜甜甜正坐在自己屋的炕上数钱呢,这几天陈清风每天出去卖东西,早出晚归,总归是收获喜人。他们跟苏小麦平分,这边也分了一百七十多块钱。

    一共才六天的时间,他们就分了这么多,姜甜甜觉得超级兴奋的。

    果然这个时候啊,只要能够拼一点,就会多赚钱的。

    姜甜甜把钱来来回回点了五遍,又把自己原来的存款拿出来放在一起数一数。

    嘻嘻。

    三百二十块钱。

    姜甜甜觉得,自己真是超富有的!

    果然,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她都是最有钱的甜甜崽。

    呦吼哦!

    姜甜甜把三百和二十分开放,随后终于喜滋滋的开始继续抄写语录。今天这本写完,她就可以休息几天了,过完年,她可有陈清风帮忙的。

    姜甜甜从柜子里拿出一块饼干,咔哒咔哒的吃掉,随后喝了一杯红糖水,开开心心的继续写东西。

    陈大娘过来叫她吃饭的时候,就看她还在写,她哎呦一声,说:“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勤快,天都要黑了,好了好了,咱们不写了。别给眼睛累坏了。这东西也不着急的。”

    姜甜甜:“我给这本抄完,没剩多少了。”

    陈大娘:“那把油灯点着,别嚯嚯自己。”

    姜甜甜乖巧的嗯了一声,说:“很快的呀。”

    对于这个小儿媳,陈大娘最喜欢的了。虽说几个儿媳各有各的特点,但是最让她觉得舒服了就是甜甜。这丫头单纯又直率,让人觉得贼舒服。

    她坐上了炕,小声儿跟姜甜甜嘀咕:“这个活儿,你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

    姜甜甜给她一个“我懂”的眼神儿,说:“我这都是赚钱的活计,当然不会糊弄的。您尽管放心就是了。”

    陈大娘摇摇头,说:“不是这个。”

    她略带几分神秘,说:“你好好干,过完年开春儿,给你安排个好活儿。”

    她说起这个,带着几分喜庆:“大队长家的芳宁不是今年秋天嫁到城里了吗?她在大队的活儿肯定是不能干下去了。我你爹正在跟大队长商量呢。说是让你接替芳宁做大队的记分员。这可是个好活儿,猪圈虽然也很不错,但是到底是太脏了。记分员倒是不同了,你识字儿,怎么都成的。大队长原来是属意小六子的。不过我跟你爹都觉得,你比小六子合适。”

    姜甜甜:“记分员!”

    她的大眼睛瞪的圆溜溜,问:“我吗?我可以吗?”

    陈大娘:“你放心,这事儿虽然不是十拿九稳,但是你爹肯定尽量为你争取。”

    姜甜甜立刻开心起来,不过想到她最就大的竞争者是自己男人,又说:“其实我猪圈的活儿也挺好的,我在猪圈干也行。记分员让给我小风哥哥吧。”

    陈大娘:“这你不用管了,小六子自己都整天旷工,他做记分员也不能服众啊。”

    婆媳俩又说了一会儿,姜甜甜终于写完了,她赶紧收拾东西,开开心心:“我的假期要来啦。”

    陈大娘:“……真是个孩子啊。”

    一家人难得这样聚齐,又正好是过年,陈家这几天的菜色还是可以的,大鱼大肉谈不上,但是多少却稍微有了点油水儿。以至于大家精神面貌都不错。

    陈大娘是心疼粮食心疼东西,但是想到今年忙活了一年,收入也不错,所以也就没太克制。

    大年初一,一家更是有鱼有肉,结结实实六个菜,三荤三素,辞旧迎新,家里又添了新人,陈会计和陈大娘且高兴呢!陈会计还难得的拿出了珍藏的酒,给兄弟几个一人满上了一小盅,各自品尝。

    “新的一年,我们老陈家一定蒸蒸日上,过的更好。”陈会计举杯。

    “蒸蒸日上,过的更好!”

    1970年,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新年的日子,就是东家串串,西家串串,一起唠个嗑,因为今年杨石头进去了,以至于村里有些稍微混一点的男娃想要耍钱都没个地方,所以村里格外的热闹。

    作为一直资深宅女,姜甜甜依旧是不出门的。

    这么冷的天,她是疯了才要出去乱窜呢,旁的小媳妇儿跟着走亲戚,她也一贯都是缩着的。

    打死不出门。

    不过虽然不出门,姜甜甜也不是没事儿干,妯娌几个凑在一起,胡吹乱侃也不错呀!村里人没有什么热闹,连个电影都没有的。所以大家的娱乐那真是相当乏味。

    姜甜甜原来还想呢!早些年连个电视都没有,那么过年的时候干个啥。

    这个时候才明月白,原来是――讲故事。

    东家长西家短讲一讲,还有那些流传已久的鬼故事啊!也要讲一讲。

    姜甜甜:“……”

    大概因为姜甜甜是个小媳妇儿的缘故,几个嫂子似乎都有心要吓唬她,讲得格外的渲染气氛。

    姜甜甜:“……”

    我要是怕了,算我输。

    姜甜甜撸袖子,围笑:“你们听过……画皮吗?”

    继续围笑:“你们听过……小倩吗?”

    “你们听过……陆判吗?”

    直击三连问。

    陈二嫂:“那是啥?”

    她听过的故事也很多了,竟然没有听过这个。

    姜甜甜:“嘻嘻,来,我给你们讲故事!”

    不就是故事吗?她超多的啊!如果不是怕苏小麦察觉,她都可以给他们讲金庸武侠哩。

    姜甜甜撸了撸袖子,说:“现在,是姜甜甜鬼故事小课堂。”

    陈家几个媳妇儿:“……”

    “加我一个。”陈清风可不像几个哥哥,出门瞎转悠,大冷天的,自己折腾自己,他果断的也缩了回来。很快的就凑到了姜甜甜的身边,与她并肩坐在一起。

    两个人这样儿真是要让人感慨,果然是夫妻俩啊,不说旁的,只说这个性格,就是十分相似了。人家旁人家的爷们,哪有他这样的,还凑到了女人的堆儿里。

    陈二嫂到底没忍住,说:“小六子,你没事儿出去玩儿呗!一个大男人跟我们女人家凑在一起干啥!你看看,全家就你一个男人窝在炕头儿。”

    陈清风目瞪口呆的看着陈二嫂,不可思议的伸手指向了自己的几个侄子,说:“二嫂,你再给我说,就我一个男人。你这不是儿子,是闺女吗?”

    被点名的大虎二虎三虎:“……”

    四虎在一旁卡巴眼,说:“我是男子汉。”

    陈二嫂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陈清风:“那不就得了?又不是只有我一个男人,我们这还有四个小男子汉呢!凭啥他们能听我媳妇儿讲故事,我不能?凭啥!”

    说这话,还握住了姜甜甜的小手儿。

    姜甜甜微微偏了偏头,将头靠在了陈清风的肩膀上,笑眯眯:“我小风哥哥当然可以听。”

    她笑嘻嘻:“现在给你们将鬼故事,晚上回去给我小风哥哥讲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你俩给我注意点!”陈大娘刚从外屋进门就看到了他们这一出儿,她几乎是咆哮出来。

    姜甜甜笑眯眯:“好的呀。”

    陈清风:“娘,过年可不好发火的哦。”

    陈大娘:“……我忍。”

    陈清风嘀咕:“我们是夫妻,又不是乱来的,你们一个个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跟你们讲啊,夫妻感情是要维系的,虽说你们不会像我跟我媳妇儿这样鹣鲽情深。但是多少也稍微腻乎一点啊。”

    陈家几个嫂子都尴尬的望天。

    陈大娘忍无可忍:“你给我闭嘴!再胡说八道,我就拿针把你嘴缝上。”

    陈清风:“这也太凶残一点了吧?”

    姜甜甜画一下他的掌心,说:“小风哥哥,我会保护你。”

    陈清风:“我甜最好了。”

    两个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笑了出来。

    陈大娘也拖鞋上了炕,拉过炕被盖住脚:“不是讲故事吗?”

    多余的话,她已经不想说了,反正说了也被这两个人当成耳旁风,她真是太难了!

    索性,改变话题吧。

    也只能这样了。

    陈大娘:“讲不讲?”

    姜甜甜:“讲的呀。”

    她看一眼小孩子们,说:“他们可以听吗?会不会吓到?”

    几个小孩子很坚决:“我们要听,小婶婶,你别撵我们走。”

    姜甜甜高高的扬起了下巴:“你们如果吓的做噩梦,我可不管哦!不管我的事情。”

    陈二嫂:“不赖你,让他们留下来吧。”

    小孩子们的乐趣,也少的可怜啊!

    “那行,我给你们讲……”

    陈家几个兄弟从外面回来,就听到屋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陈清北动作快,一个健步窜进了门,问:“怎么了?”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小麦的脸色都是苍白的。

    苏小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指控说:“姜甜甜吓唬人。”

    姜甜甜可无辜了:“我说了,吓到不管我的事儿,你们咋还能怨我呢!”

    苏小麦吼道:“你讲故事就讲故事,怎么还带表演的?”

    他们本来都沉浸在故事里,有些忐忑的,姜甜甜讲到最后,突然变脸,可不就吓人一跳了吗?她原来还觉得自己胆子真是很大,但是没想到,果然是他想多了。

    姜甜甜更加无辜了:“不表演,哪里有意思呢?”

    陈清风:“对啊,我媳妇儿讲的多好啊!气氛渲染的好,讲的也好,我媳妇儿真是太棒了。”

    对于她这种无脑吹的行径,从老娘到几个嫂子,眼神儿都是谴责的。

    陈清风:“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我媳妇儿本来就很好。”

    陈清北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弟弟的背:“你可别给我在一旁架秧子吹。”

    陈清风:“……五哥欺负人。”

    得知没有啥事儿,就是讲故事闹得,家里几个男人也不当一回事儿了,就是讲故事而已,能有多夸张?

    “你们女人就是胆子小,还能让故事吓到了。”陈二哥感慨。

    陈三哥:“我听过的故事可多了,这可没有啥能吓到我的!”

    眼看这些人的表情,姜甜甜心想,你们真是太单纯了啊。

    她露出一个超甜美的笑容,说:“你们要听故事吗?”

    陈家人:“……”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屋里又传来男人的叫声:“啊!!!”

    姜甜甜:“呵,男人。”

    吓不到你们也算我输。

    苏小麦由衷的感慨:“你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吧?”

    姜甜甜一愣。

    苏小麦:“也太能演了。”

    姜甜甜随即恢复正常,笑嘻嘻:“那行啊,如果有一天重新恢复高考,我试一试考一下看看!到时候我就是大明星了哦。”

    “噗!你咋还吹牛逼了呢!”陈四嫂笑了出来。

    姜甜甜挺胸:“我才没!”

    “哦对,我们刚才去大队长家,听到一个消息。”说起这个,倒是带着几分喜气洋洋。

    陈二哥代表兄弟几个发言:“听说有剧组,来咱们隔壁的杨柳大队拍戏了。”

    “啥!!!”所有人都震惊了。

    姜甜甜:“???”

    陈二哥乐颠颠:“听说是拍什么白毛女,人是昨天到的,已经在杨柳大队住下来了。今早咱们大队就有人去杨柳大队看热闹了。你们说,他们运气咋这么好呢!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咱也去看吧。”陈二嫂立刻精神起来:“那可是拍戏啊!”

    这对他们来说,这真是高大上到不行的事情,他们可不晓得什么是拍戏,更不晓得好好一个人怎么就钻到了匣子里变成了那个样儿。简直好奇的不得了。

    “娘,我也要去。”

    “我也要去!”

    几个小孩子们也都着急起来。

    陈大娘:“都给我闭嘴,跟鸭子似的呱呱个没完。都给我好好的表现,大家明天一起去!”

    陈大娘也很快的拍了板。

    “哎!”

    因为可以去看热闹,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整个人满是劲头儿。倒是姜甜甜没太当做一回事儿,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觉得自己必须去看这个热闹。这可是七十年代的剧组啊!

    想一想,真的好怀旧。

    姜甜甜觉得,很多事情很多经历,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所以她也要参与啊!

    “如果有相机就好啦,说不定还能合影了咧。”

    陈家的人瞪大了眼睛,相机这种事儿,他们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倒是苏小麦主动说:“等以后我们有钱了,就可以买啦。”

    姜甜甜笑着点头:“嗯嗯。”

    陈家三个妯娌互相看了看,由衷的感慨:这俩人心可真大啊。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咧。

    陈大娘:“既然明天去看热闹,明天就做点干粮带着。”

    “对对对!”

    还不一定要看到什么时候呢。

    苏小麦:“那我来吧,做菜饼子,你们看怎么样?”

    这可比干干的只吃干饼子强多了。

    “行!”

    “我们要在外面吃吗?”姜甜甜好奇的问了起来。

    “那肯定的啊,谁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陈大娘很飒利:“小麦,你捞两颗酸菜,包酸菜饼子。”

    姜甜甜:“我有办法!我有办法可以让菜饼子不凉。”

    她还是超级聪明的甜崽。

    “怎么?”

    姜甜甜:“白灰呀,我们弄一点白灰,到时候随便弄点水,他就会自加热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吃热乎乎的菜饼子啦。”

    “白灰?”陈大娘:“这样也可以?”

    姜甜甜点头:“当然呀。”

    陈大娘:“可是,咱家没有白灰啊!这东西不是贵的东西,但是他们家里却不存着这种东西。”

    “没事儿,我背个小锅去。”陈四哥喜气洋洋:“咱们随便捡点柴火就行。”

    “对对对,可以的。”

    因着这个消息,陈家上上下下都陷入了狂热。

    不过,这也不仅仅是陈家了,整个前进大队知道消息的,都沸腾呢!甚至于,旁的大队还有公社知道消息的,也不会错过这样的大事儿。

    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的七十年代,这简直堪比一颗炸弹。

    一下子就让大家平静而单调的生活热烈起来。

    大晚上的,姜甜甜格外的兴奋,缩在柜子边,说:“你说我穿什么哦!”

    她开开心心:“我要多穿一点,不然会很冷的。”

    陈清风:“嗯,你在棉袄里面在套一件衣服,外面太凉了。你出门少,不适应天冷,受不住的。”

    姜甜甜嘟嘟嘴:“我当然知道的呀。”

    她凑上前,小手儿搭在他的肩膀上,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小风哥哥,杨柳大队远不远啊?”

    “走过去得一个多小时,比去公社近一点的。”

    姜甜甜皱起脸蛋儿,说:“一个多少小时啊!”

    这可真是也不近了。

    谁知道刚想完,就听陈清风说:“还是很近的。”

    姜甜甜:“……”

    陈清风看她皱着眉头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手捏捏姜甜甜的脸蛋儿,说:“怎么?嫌远啊?”

    姜甜甜诚实点头:“可不呢!不过,远我也要去。”

    难得有这样的热闹,她怎么可以不参加。

    陈清风:“没事儿,你如果走不动,我背你!”

    姜甜甜:“!!!”

    陈清风作势叹一口气,说:“谁让你是我最疼的小媳妇儿呢!”

    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小风哥哥你真好。”

    陈清风:“那你亲我一下。”

    姜甜甜立刻吧嗒一声,陈清风直接打横将人抱了起来……

    陈清风和姜甜甜一贯都是甜蜜的紧,不过相比于他们,旁人就未必了。

    不说旁人,就说他们对门,陈清北和苏小麦就安安静静的坐在炕上没说话。好半天,陈清北问:“你真的决定了?”

    苏小麦点头,她看着陈清北消瘦的脸庞,知晓自己这样做,他应该会很不高兴,可是她却不想改变自己的主意。相比于去部队随军,她更乐意留在这边,留在前进大队,留在陈家。

    苏小麦拉住陈清北的手,靠近他说:“你生气了吗?”

    陈清北摇头,他当然不是生气。

    只是,心里多少有几分失落的。

    他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在努力一点,然后位置升一点可以让小麦随军。这也是他去年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商量好的。小麦一直觉得在家过的很艰难,也盼着可以早一点随军。

    这样不仅可以天天见到陈清北,还能离开前进大队这个环境。

    但是没想到,他努力了一年,总算是达成了这个愿望。苏小麦倒是不愿意随军了,这虽然不会让陈清北生气,但是心里总归是失落又难过。

    当然,如果苏小麦单纯只是改变主意,那陈清北还不至于失落。

    他心里有点难受的另一个原因是,这次回来,他明显觉得苏小麦有些变了,说不好是哪里变了,但是就是变了。不是不好,她能够坚强起来。陈清北觉得再好不过。可是想到她变化的时候自己都不在,心里总是落寞。

    “我……”陈清北不是一个很善言辞的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就在两个人沉默的时候,对门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陈清风和姜甜甜的笑声混合在一起,两个人又不知道瞎闹什么!

    虽说是对门,但是并不是紧贴在一起,因此隔音其实也还好的,平时也听不到什么。但是他们也太能闹了。两个人没事儿就叽哇乱叫,倒不是什么很隐私的夫妻间的事情,可以听出来两个人就是瞎闹着玩儿,但是却让人能够感到十足的朝气蓬勃。

    要说感情好,那么陈家几对夫妻,真是谁都比不得这两个。

    还真是十分的相衬。

    陈清北和苏小麦都停顿了一下,不过很快的,陈清北问:“他们平时也这样?”

    苏小麦:“还好吧!他们闹着玩的。”

    陈清北握住了苏小麦的手:“往日我能在家陪你……”

    还没等说完,就被苏小麦反手握住了手,她认真的开口:“清北,我很喜欢陈家。”

    陈清北看向了她。

    苏小麦浅笑,她轻轻向前靠了靠,倚在他的肩膀,说:“你能听我说说心里话吗?”

    陈清北点头:“你说。”

    苏小麦:“其实,我特别特别想要和你在一起,一刻都不分离。一点都不离开,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陈清北红了脸。

    苏小麦:“我也知道,自己去年还跟你商量好了要随军,现在就反悔。真的好过分的。可是,我真的是有自己的理由的。你听我说说呗?”

    陈清北笑:“其实你没有理由,只要你想要做,我都不会说不好的。”

    “那不行,我们是一家人,我总是不能让你误解我。”苏小麦与他握手:“我原来想要随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而次要原因就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爹娘相处,也不知道怎么摆脱我娘家那些吸血鬼。所以我想要逃避的离开。但是我爹娘无数次的咄咄逼人,无数次的逼迫让我明白,其实忍让是没有用的。所以我才假装怀孕,故意陷害了他们,借由这个理由跟他们划清了界限。”

    这件事儿,陈清北刚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也知道是假的。

    不过,他不觉得媳妇儿做错了,他老丈母娘是什么人,他真是太清楚了。

    “可是等我真的和娘家划清了界限,摆脱了他们之后才发现,只要我硬气一点,日子竟然一点都不难过。苏家人没有那么可怕。连婆婆他们都对我变好了。我以前总是觉得婆婆不喜欢我,但是跳出那个怪圈我在看,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他,我心里也有隔阂。但是摆脱了苏家之后,家里人竟然一点都没有以前难相处了。原来我们可以相处的很和谐。而且,他们并不会太拘束我!我想要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又觉得,其实我在陈家应该是更合适的。你看,我就算随军了,我应该也不可能天天都见你!你总是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家属院那边什么人都有,我这人本来就不会跟人相处,又要面临新的环境,我不知道自己要适应多久才能完全的适应过来。而且,我一个村姑,过去之后也没有工作,家里的重担就全在你一个人身上了。”

    说到这里,苏小麦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但是在家就不同了,我已经习惯了这个环境。而且也跟家里人都处好了,我没有那么难的。再说,我还想多赚点钱。为咱们将来的孩子做些打算。难道你希望咱们的孩子将来也过苦日子吗?我这个当娘的才不舍得呢!我现在留下,除了自己能攒一点钱,也能帮衬一下家里。如果我走了,你的工资肯定要留下更多作为家用,就不能上交那么多了。同时家里也少了我这份劳动力的粮食。会辛苦很多的。我这人就是这样,旁人对我不好,我会加倍对他们不好。但是如果旁人对我好,我是愿意付出更多来维持这样的关系的。”

    陈清北沉默了许久,低声:“辛苦你了。”

    苏小麦笑:“我一点也不辛苦的!清北,我喜欢你,也会喜欢你的家人!虽然不能随军,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我们会过的很好的!而且呀!”

    她轻声:“如果我这次有了呢?去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事事都要适应,我承受不来的。如果我真的有了,在家很多人都会照顾我的!而且,我还会心情很好。将来一定生一个喜庆的胖娃娃。”

    说到这里,她笑容更加灿烂一些:“你不知道,弟妹真的好好笑。”

    陈清北挑眉:“弟妹?”

    他感慨:“你真的很喜欢她啊。”

    他是知道的,小麦跟几个嫂子关系很一般的。但是他看着,她倒是很喜欢小六子的媳妇儿。

    苏小麦:“对呀,她有趣呀!”

    陈清北看着苏小麦的笑脸,相比于她之前的凄楚,现在真的热情开朗了很多,也坚强了很多。想到这里,陈清北说:“行。既然你决定了,我就不说服你了!”

    他揉揉苏小麦的头,说:“那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有事情给我写信。”

    苏小麦:“我知道啦。”

    苏小麦:“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我们也会很幸福的。”

    陈清北笑了起来:“我知道。”

    大概是因为苏小麦和陈清北谈好了,两个人倒是更加如胶似漆了不少。

    一大早,陈清风起来打水的时候就看到他五哥竟然起晚了。

    陈清风震惊脸:“你竟然这个时间起床!”

    陈清北有点脸红,说:“你都这个时候起来,我就不能这个时候起来?”

    陈清风理直气壮:“我是天天都起晚,我起早了才是不正常。你是天天都起得早,起的晚才不正常。怎么的?”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昨晚,睡得晚哦???”

    陈清北一脚踹过去,说:“你少管我的闲事儿,你有这功夫不如一早起来扫扫雪。”

    陈清风飞快闪开:“恼羞成怒了啊!”

    他懒洋洋:“我懒,不想扫雪,再说不是有二哥他们吗?”

    陈清北:“你就懒吧,懒得腚都带不动。”

    陈清风嬉皮笑脸:“我乐意。”

    陈清北又是一脚踹过来,不过陈清风却又闪开了。

    陈清北由衷的感慨:“你说你哈,也没个什么力气,干啥都不行。怎么就逃命厉害呢。”

    陈清风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但是打小儿就嘴欠儿,经常挨揍。所以时间长了,这人不管是闪躲跑,可真是都比一般人灵敏多了。陈清北原来就觉得他动作快,但是进了部队之后才发现,他小弟是快,而且不是一般的快。

    像是他锻炼了两年多了,要想真的对他小弟动手,他还是一样能闪开。要是陈清风真的跑起来,他也一样追不上。

    可是要知道,他已经是天分极好,他们部队那边的翘楚了。

    陈清北微微眯眼,看着陈清风说:“其实我觉得,你如果进部队,很适合做侦察兵。”

    有天分,人机灵。

    陈清风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五哥,一个没忍住,他伸手摸上了陈清北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吧?说什么疯话呢?”

    陈清北一抬手,陈清风迅速的闪开,躲了老远。

    “你说话就说话,干啥动手动脚?”

    陈清北磨牙。

    好半天,他再次认真说:“我觉得如果你能进入部队,是一个好苗子。”

    这他妈都能闪过,不是好苗子是什么?

    陈清风一仰头,得意洋洋:“我当然知道我是一个好苗子,但是,你想让我去部队,那是不可能的,打死都不可能的!谁要去遭罪?”

    陈清北黑了脸:“你就不能有点理想?”

    陈清风小骄傲:“我的理想就是和我们甜甜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开开心心吃喝玩乐。”

    陈清北:“……”

    算他对牛弹琴!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