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肥皂与出门

肥皂与出门

    陈大娘觉得, 自己总算是找到了罪魁祸首。

    就是陈清风这个小兔崽子,要不是他,他们怎么可能错估姜甜甜的厨艺。

    不过现在不光是错不错估的问题, 而是, 真的难以下咽啊。

    这个时候,陈大娘总算是明白, 为啥几个儿子儿媳都是一副要死不活儿的样儿了, 干了一上午活儿, 突然说吃这个玩意儿, 是个人都懵逼。

    反正, 都是小六的错。

    陈大娘盯着陈清风的眼神, 噼里啪啦。火花四溅。

    陈清风:“都坐下吃饭啊,傻站着干啥呢?高兴傻了啊?”

    高兴!

    去你特么的高兴!

    陈大娘:“你……”

    “娘。”苏小麦突然开口,她柔声说:“我有几句话,想跟弟妹说。”

    陈大娘:“???”

    苏小麦赶紧拉住姜甜甜,把她拉到了一边儿,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大家看着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很快的, 又去而复返。

    苏小麦干脆的说:“从今天起, 以后甜甜做饭的事儿,我包了。”

    姜甜甜点头, 脆生生的:“不是我不干哦。”

    苏小麦:“对,是我强迫你把活儿让给我的!”

    陈家人:“???”

    陈三嫂叽咕叽咕眼, 转动小心思,说:“那既然六弟妹不做饭, 不如家里其他的活儿就让她……”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小麦打断:“三嫂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六弟妹怎么就不做饭了?她每天不是固定轮着呢吗?我愿意给她做是我俩的事儿, 这不能算在内吧?要是三嫂能让四嫂帮你做,那么你也可以不做啊!那我凭啥要干两天活儿啊。这不是代替弟妹做一天吗?”

    陈四嫂尖锐:“想让我帮她干活儿,做梦去吧。”

    陈三嫂:“那她就什么也不干?”

    姜甜甜:“咱家的活儿,都是正常分配的,我五嫂愿意帮我,本来就是我俩的事儿啊!”

    她盯着陈三嫂看,一脸的“我知道了”,说:“三嫂,你还不会是嫉妒了吧?嫉妒五嫂对我好?”

    姜甜甜格外的认真。

    陈家人:“……”

    姜甜甜语重心长:“你这样不行的哦。都是一家人不好这样犯红眼病的。”

    陈三嫂脸憋得通红,想骂两句小蹄子,但是又怕惹恼了二老,只能委屈的红着眼,嘀咕:“那凭啥。”

    陈大娘最看不上老三媳妇儿这个劲儿,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个东西。她冷眼说:“凭啥,凭老五媳妇儿愿意!刚才麦不是说了吗?要是有人愿意给你干,你也可以不干活儿。如果没有人帮你,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干活儿。少给我整那些没用的。行了,都给我坐下吃饭。”

    陈大娘一锤定音,一家人悄无声息的坐了下来。面对这样神奇搭配的晚饭,大家表示,我们只想吃主食。

    倒是姜甜甜看着桌上的两个菜,主动伸出筷子:“我尝尝。”

    陈清风伸手要拦,被陈大娘一下子掐住腿,一扭,陈清风:“嗷。”

    姜甜甜刚夹起来的山楂吧嗒一下掉了,她心疼的说:“哎呀,好浪费。”

    这个时候不管是啥物资都那么少,掉了多可惜啊!

    不过掉在地上的东西,姜甜甜肯定是不会捡起来直接吃的,她又夹了一筷子白菜,一口吃下,唔。

    味道,有点奇怪。

    不过,也不难吃。

    姜甜甜很中肯:“我觉得没有想的那么好吃,但是也还行。”

    陈大娘沉默一下,说:“大家都吃菜,今天就不分餐了。”

    往常大家都生怕给自己分少了,今天是生怕给自己分多了。陈大娘实在是拿不准这个东西,所以倒是放弃了分餐的打算,“行,都尝一尝。”

    陈清风很主动的开始吃菜。

    这可是他媳妇儿做的,不好吃也要说好吃。

    “绝美的味道。”

    陈大娘:“……”死亡视线。

    就是有这种马屁精,他们才要吃这么奇怪的东西。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安静的跟小鸡崽子似的,你说巨难吃,倒是也没有。但是这味道就是带着奇奇怪怪的感觉。好在,大家都吃的很“平静”。

    一顿饭吃下来,陈大娘惊讶的发现,早上和中午剩下的菜,竟然是足够晚上吃的。到时候只要再做一点主食就可以了。

    陈大娘:“……”

    她看着剩菜,幽幽说:“以后缺粮了,就让小六媳妇儿做菜。”

    陈家人:“……”

    感觉有人掐住了我们命运的后脖颈子。

    姜甜甜吃惯了学校食堂的混搭,不觉得这个有什么。虽然味道并不如自己想的那么美味,但是要说是难吃的难以下咽的黑暗料理。她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超级诋毁。

    那肯定是没有的。

    毕竟,在这个少盐少油少调料的时代,别人做出来的饭菜也就是那个样儿。又不是人人都是苏小麦,重生加持开了挂。

    就像是几个嫂子,姜甜甜觉得他们做菜也就是普普通通,味道没比自己的超级混搭强多少咧。可是,她是这么想没错,其他人不是这么想的啊。大家都觉得,真是挺难吃的。

    他们的难吃,更大是因为根本没有见过这种混搭,完全吃不惯。

    不光是口感上的难以接受,还有心里上的难以接受,这是双重的黑暗料理了。

    “娘,往后,轮到六弟妹的时候我来。”苏小麦很坚定。

    陈大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你们商量好了就行。”

    苏小麦重重点头:“我可以。”

    顿了一下,她又说:“我不是平白帮六弟妹干活儿的,我们是有交换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苏小麦,齐刷刷的。

    苏小麦:“你们这些小孩儿都去玩儿。”

    这就摆明了不想让孩子们听了,大人还能控制,小孩子嘴上哪有个把门儿的?

    陈大娘:“去去去,都给我出去捡柴,让我知道谁偷听,今晚就别吃饭了。”

    小孩子们一溜烟的消失在院子里,吃饭太重要了。

    苏小麦:“我是不希望大家误会弟妹懒惰,真的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陈大娘:“你说说。”

    苏小麦眼神闪了闪,说:“六弟妹把做肥皂的配方写给我,我帮她做饭。”

    “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苏小麦。

    苏小麦缓和了一下,说:“六弟妹有做肥皂的配方,她给了我。”

    “卧槽!”

    “天老爷!”

    大家都呆住了,懵逼的看着苏小麦。

    苏小麦挑挑眉,说:“所以,真的是六弟妹吃亏的。”

    家里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姜甜甜,好半天,这种呆滞又化为热切。肥皂多难得,他们都是晓得的,但是却不知道,自家竟然有人会,再看姜甜甜,那眼神儿都不一样了。

    很快的,陈二嫂几个人就反应过来了。做饭啊,谁不会呢!凭啥苏小麦就能用这事儿换到配方啊!要是这样就给配方,他们也可以啊!

    “我……”一个字儿刚出来,就被打断了。

    这次,是陈会计开了口。

    “肥皂的配方,你真的有?”陈会计于认真的看向了小儿媳。家里的事儿,平日里都是陈大娘管着,他是鲜少开口多管的。但是这样的大事儿,他不能不管的。

    姜甜甜真诚:“我有是有的,不过,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

    眼看大家眼神有点迷茫,姜甜甜解释:“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我确实知道配方和比例。但是,我自己从来都没有做过的。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做出来是个什么样子。我不保证,做出来一定就跟供销社卖的一样,可以用。在成功之前,肯定要经过多少次的试验的。而且就算是成功了,肥皂是有成本的,我出门少,没咋买过东西,也不确定,自己做就更省。毕竟,人家肥皂厂可是有大规模的进货渠道,跟咱不一样。”

    这么一说,大家就懂了。

    陈会计沉默下来,想了想,说:“你真的愿意给配方拿出来?”

    姜甜甜点头:“那有啥不愿意的?不过你们别让我做哈。”

    陈会计:“……”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傻妞儿啊!

    陈会计又看自家小儿子,觉得小儿子这一辈子干的最对的一件事儿,就是娶了这么个媳妇儿。

    他想了想,说:“老五媳妇儿,老六媳妇儿,我知道你们刚才已经商量好了。不过我这当老的还是要厚着脸皮的跟你们商量一下。这件事儿,你们看,这样定行不行?老六媳妇儿这个配方,拿出来给家里,成不成?当然,老五媳妇儿你不用替老六媳妇儿做什么饭了。还是你们四个轮,老六媳妇儿不用做饭了。”

    姜甜甜:“那怎么行!我也不好……”

    “你不用!”陈家其他几个儿媳,难道的异口同声。

    姜甜甜:“……”

    你们,是对肥皂特别有兴趣。

    还是对我做的饭特别没有兴趣!

    你们说!

    姜甜甜谴责的小眼神儿瞟他们。

    “小六儿媳妇儿啊,你这个做法,我们还真是不怎么扛得住。”陈大娘语重心长一句话,姜甜甜红了脸。

    嘤嘤!

    她红扑扑小脸蛋儿问:“那你们要是做不出来咋办。”

    陈会计很果断:“这没关系,不管做不做得出来,咱们定下来的事儿都不变。”

    姜甜甜:“那……那我喂鸡好了,我超会喂鸡的。”

    陈大娘:“……”你也说你超会做饭的!结果就是这么个熊样儿。不过,想到姜甜甜之前喂的鸡确实下蛋比较大个儿,点头:“行。”

    姜甜甜立刻笑的眼睛弯弯,其实她是可以什么也不干的。

    能偷懒,谁要干活儿啊!

    就像是有的是钱,谁要出门工作啊!

    难道还真是为了热爱与理想吗?不好意思,本咸鱼没有这种想法。

    可是,既然还是一家人,她如果偷懒太过,总归是不怎么好看的,所以姜甜甜给自己找了一个很轻松的活儿――喂鸡。

    她可以!

    “不管啥时候,配方这种东西都是宝贝。虽然咱们都是一家人,但是这毕竟是人家老六媳妇儿自己的东西。她要是不说,没有人知道。老六媳妇儿既然能拿出来,是真的很为我们这个家着想了。从房子到配方,虽然她进门最晚,但是付出最多。有些话,我不说,你们心里该是有数儿。平日里,多帮衬着点你们弟妹,别没事儿就想欺负她。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谁在背后说她这个那个的,我们老陈家也不想要这样不知道多少不知道感恩的儿媳妇儿。”陈会计说话不像陈大娘,牙尖嘴利又快。他慢条斯理,但是说话的时候却看着其他人,很严肃。

    陈家几个儿媳立刻说:“我们晓得的。”

    陈会计:“我是这么想的,老六媳妇儿拿出配方,咱们先把原材料买了,稍后试验着把这东西做出来。如果真的能做出肥皂。往后也许就是多了一个安身立命的本事。能够顺利做出来之后,你们各房派出一个人学习。不过,我有言在先,这个事儿,就是我们陈家自己人知道。但凡要是传出去一点点,咱家就当没有这个人。”

    姜甜甜:“!”

    至于,这么严肃吗?

    她瞄了一圈,见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认真、谨慎、严肃”,然后,又带着一点点兴奋与狂喜。

    姜甜甜:“?”

    不过很快的,她就反应过来,也许在他们看来,一个肥皂的配方,真是太难得了。可是谁曾想,许多许多年后,这配方网上遍地都是呢。

    “小六,你去买材料,你媳妇儿来试。”

    姜甜甜举手,软糯说:“申请,换人。”

    陈家人:“咦?”

    姜甜甜想了下,说:“我可以做协助工作,让我主要干,我搞不定啊!”

    她指指自己,说:“我就不是一个很擅长动手的人。”

    陈会计:“让老五媳妇儿干,你给她打下手,行不?”

    姜甜甜点头:“可以哒。”

    陈会计扫一眼其他人,说:“你们也别着急,等东西确认能做出来。你们一房安排一个人学。”

    “好!”

    陈大娘:“小六子,你去公社的时候,跟你姐说一声,让她留意一点花布,有的话一定要拿下。等上秋儿给你媳妇儿做个花棉袄。”

    陈清风:“哎。”

    这一顿午饭,吃的大家心思各异。

    不过,虽然是你心思各异,但是却又是高兴的,咋不高兴呢!这是多大的事儿啊。

    陈清风牵着姜甜甜进门,说:“你本来也没有想要跟五嫂做交换。”

    姜甜甜没有骨头一样躺在炕上,说:“对呀,她替我干活儿,这多不合适啊!而且,我只告诉他,不告诉家里人,也不合适呀。”

    她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说:“来,我们一起躺一会儿。”

    陈清风并没有平时的活泼,反而是安静了一些。

    姜甜甜侧眸问:“怎么啦?”

    陈清风:“我只是觉得,自从跟我在一起,就是你再不断付出。”

    他支着头看着她,说:“我觉得我们一家子都占你便宜。”

    姜甜甜长长的哦了一声,说:“你觉得我吃亏了。”

    陈清风点头:“是啊,我觉得你吃亏了!我想对你好,但是却又发现好像一直都在占你的便宜。是我们在接受你的好。”

    他伸手握住了姜甜甜的小手儿,说:“早知这样,还不如我入赘到你们家呢。”

    姜甜甜坐了起来,手指戳他的脸,说:“你猜,我想要什么。”

    陈清风眨眨眼。

    姜甜甜继续戳他:“我想要什么?”

    “我!”陈清风骄傲的开口。

    姜甜甜:“呸哦!”

    她使劲儿戳,“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恋呀!给我好好想。”

    陈清风:“不干活儿,吃得饱。”

    姜甜甜打了一个响指,笑嘻嘻:“对喽!”

    她说:“我的目标,就是这样啊!反正我要什么肥皂的制作方法也没啥用。倒是不如交出来呢!你只看到我交出来制作方法,没看到以后啊!只要他们能够顺利熟练的掌握做肥皂。我相信五嫂一定会提出卖肥皂的。她卖肥皂赚了钱,还不是给家里花。我们跟着蹭吃蹭喝,多好啊!难道你想一顿饭都吃不饱啊!再说,你看,我连饭都不用做了。”

    说起这个,她鼓着腮帮子说:“陈清风,你说,我做饭真的不好吃吗?”

    明明,就还好的呀。

    大家好嫌弃呀。

    她嘟嘟嘴,说:“你们都嫌弃我哦。”

    陈清风立刻说:“我才不嫌弃你,你这么好,我怎么会嫌弃你!就算你把屎球儿放在锅里让我吃,我肯定也义不容辞的!他们也不是说你不好,只是,他们接受不了这种混搭。”

    姜甜甜扁扁嘴。

    陈清风开始诋毁自家人:“他们没有见识。”

    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俏生生的说:“你等我一下,我开门,你大点声说!”

    陈清风一把拉住姜甜甜,说:“媳妇儿啊!你可不能坑我啊!”

    姜甜甜又噗噗的笑了出来。

    她揪着陈清风的耳朵晃,说:“这样才是你呀!别给我一脸深沉了!一点都不像你。”

    陈清风这个时候也想开了,也对,换出去的东西多贵重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只要甜甜自己觉得合适,那就没有什么旁的可以说的。

    虽说,陈家人都觉得姜甜甜是个没有心眼儿的小天真。

    但是陈清风却觉得,他们甜甜是脑子最清楚的。

    姜甜甜:“等一会儿我把需要的材料和步骤写出来。其实我没做过的。”

    也不能说没做过,其实还算是做过的,她跟同学们一起去过手工坊。不过她没做到最后一步,所以,也算是没做过的吧。

    “哦对,你给我找纸笔啊!”

    陈清风:“下午写,我再去大队吸一管钢笔水。”

    他笑呵呵的:“该占的便宜就要占。”

    姜甜甜:“嘻嘻。”

    果然陈清风拿着钢笔去大队部占便宜,陈会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啥也没说。陈清风乐呵呵的离开。自从不念书了,家里也不会花钱去买不顶吃不顶用的钢笔水儿。当然,陈清风这钢笔也用不上几回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很宝贝这支钢笔。

    姜甜甜下午压根没有上工,眼看陈清风回来,乖巧的写下了需要的材料还有具体的步骤。由于她是边想边写,并不很快。不过陈大娘再次感慨:“我们家甜甜,这字儿跟状元郎似的。”

    上一次,她那个赠与协议的时候,陈大娘就发现了,姜甜甜的字儿真好看。她可是见过读书人的,自家男人还读过书呢。但是完全不如这个小儿媳。

    姜甜甜笑眯眯问:“我的字比小风哥哥还好看吗?”

    陈大娘一瞪眼:“何止比他好,比你爹都好。”

    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小风哥哥,你可要跟我学习啊。”

    陈清风:“学学学!你让我学什么都学!”

    姜甜甜笑了笑,说:“行了。你准备材料吧。”

    陈清风低头扫了一眼,说:“好像有一些东西很难寻。”

    陈大娘:“要是好找,谁都能做肥皂了。”

    陈清风:“那倒也是。”

    陈大娘倒是没有第一时间想着如何赚钱,她想的是,有了这么一个方子。过年过节的礼,都能省下一点了,真的遇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靠着这个也能换钱。

    得到了方子,虽然没一个字儿是认识的,但是陈大娘还是高兴又谨慎的把方子折起来,揣进了兜里。

    她说:“你等我。”

    陈大娘可不敢随身带着方子,反而是认真的锁在柜子里,随后提着一包江米条,蹑手蹑脚做贼一样来到姜甜甜他们屋儿,说:“甜丫头,这个给你当零嘴儿。”

    姜甜甜:“!!!”

    她惊喜的说:“谢谢娘。”

    陈大娘的心啊,真的疼啊!这可是他闺女上次回来偷偷给她拿的。不过!给甜丫头,值得!

    她说:“你悄么悄的,别让别人知道哈。”

    姜甜甜赶紧点头,做出一个闭嘴的手势,随后小声说:“我偷偷吃。”

    陈大娘突然一个眼刀扫到陈清风的身上,说:“你别抢甜甜的东西吃!是给她自己的,不是给你俩的!你给我有点避暑!”

    陈清风:“……哦!”

    姜甜甜小兔子一样窜到柜子边儿,把江米条藏在柜子里,:“嘻嘻。”

    她高兴的眼睛都弯弯的,开心的冲着陈大娘说:“娘,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等以后我赚了钱,也给你买好多好吃哒!”

    陈大娘就一个闺女,陈红是她婆婆带的多,从小就是个飒爽的性子,家里家外一把罩。个性硬朗。几个儿媳也都不会真的把她当成老娘一样撒娇。

    当然,现在也没得什么人撒娇。

    日子过得本来就苦,每天活儿都不少,有什么可撒娇的?

    所以姜甜甜这样的软乎乎小姑娘,陈大娘还真是没有经历过!但是,虽然没有经历过,可陈大娘可是非常吃这一套了!她笑的眼睛都眯缝的快看不见了,说:“娘哪儿用你赚钱,你把赚钱的手艺都带到了我们老陈家。该是我们对你好一点的。”

    陈大娘:“小六子,你明天去镇里,给你媳妇儿买点零嘴儿。”

    她抠出一块钱,交给姜甜甜:“你可别给我贪了。”

    陈清风:“哎不是,娘咧,你咋就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呢?我这人明明是大好青年。”

    陈大娘:“呵。”

    要说起来吧,这事情总归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陈清风打算去镇里黑市儿看看材料的事儿。人还没去,倒是陈红男人从镇里来了。

    他是天擦黑到的,这个时候陈家已经吃完晚饭了,因为肥皂的事儿,家里整体洋溢着一股喜悦愉快的氛围。就这,陈红男人就骑着自行车进门了。

    陈大娘:“咦?女婿你咋来了?是家里出了啥事儿了吗?”

    她立刻担心起来。

    女儿女婿都要上班,平日里没事儿是很少回来的。

    更不要说,亲家母还在医院呢。

    陈红男人着急,一路飞快骑车都没停,这好不容易到了,喘息了一会儿,说:“家里没事儿。”

    他端起碗,舀了一碗水喝。

    陈大娘:“哎呦喂你倒是说啊。”

    没事儿咋好端端的突然就回来了?

    陈女婿喝了水,笑了一下,说:“小六子,能不能借我几天?”

    “啥?”

    所有人都有点呆滞。

    陈清风挑挑眉:“啥事儿?”

    陈女婿笑:“我们厂里要安排几个人去外地出差,想找个识字儿会算账,人也机灵的人跟着跑腿儿。这一趟差不多半个多月吧,至多不超过一个月。管吃管住,给三十块钱,我这就想到小六儿了,这不是赶紧回来给你们报信了吗?怎么样?去不去?”

    话是这么问,他心里且明白着,不去才是傻子。

    陈清风:“去哪儿啊?”

    陈女婿也晓得这个小舅子是个细致的,他说:“南方。这不是还有两个月就是国庆节了吗?厂子里每年都是要搞一些福利的。今年也不例外。只不过前些日子,外面都传南方干旱,过来买粮。我们厂子领导就怕再等等去南方,买不着啥。而且都赶在国庆前一股脑的去那边,说不定也弄不着什么好货,所以我们厂子今年提前出发了。”

    “是这么个道理。”陈会计点头。

    “我们厂子采购科五个人,这次分别往五个城市走,本来都订好了。结果其中一个,昨天下午骑自行车摔断了腿。这不就差了一位。采购科李科长多精明啊,立刻就晓得这是个机会,就把他儿子给弄过去了,说是暂时顶替。不过虽说他读了初中,但是总归是没怎么出过门,心里就不怎么放心,他们家也不怎么放心。这就想找个机灵又认字儿会算数的跟着,不至于被坑了。他儿子原来跟我一样是保卫科的,我们关系相当不错。他跟我一提这愁事儿,我就想到小六子了。”

    “老六,你咋说。”陈会计看向小儿子。

    虽然这事儿是个顶顶的好事儿,但是陈会计可不敢就说自己儿子一定愿意。这小子脑子就跟别人不一样。

    陈清风:“我跟我媳妇儿商量一下。”

    他倒是也不藏着掖着,说:“毕竟我这刚结婚就要出门,我还不怎么舍得离开她。”

    陈会计:“行,你们商量。”

    他跟女婿倒是闲聊起来:“南方不下雨粮食不行这事儿,镇里都开始传了?”

    “可不么!黑市儿的粮食都涨价了,现在好些人都不卖粮了。有人说,又有南方人来这边想要买粮了。你看这一茬茬儿的过来,我看南方可能真的缺。”

    苏小麦坐在一边儿,面不改色。

    她就是那个南方口音的“买粮人”。

    “要是这次小六儿去南方,正好也能看看。”陈会计是不希望男方的农民兄弟减产的!虽然他不种地,但是打小儿住在农村,最知道地减产的苦了。

    日子难过啊。

    陈大娘扫了一眼几个儿媳,说:“你们该回家说也得回家说一说,粮食可得攒一点,南方都来买粮。可见南方没有多少粮食。咱们这边雨也少,可不能饿了肚子。”

    “知道了。”

    几个儿媳都认真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陈清风就牵着姜甜甜出来了,他说:“姐夫,我去!啥时候走啊?”

    “现在订是后天了!你要是行,我明天领你去跟李科长见一见。”

    陈清风:“行啊!”

    陈大娘:“那行,女婿你别走了,你就住那边儿,明早再走。大晚上的骑车不安全。你们厂子那都能骑车摔断腿。咱们不能不小心着。正好明天你跟小六子一起回镇里,认认人儿。”

    陈女婿:“行!”

    陈家几个人羡慕的看着陈清风,暗暗感慨他的好运。不过这个活儿,换了旁人也干不了,所以,也只是羡慕一下,也就不多想了。

    倒是陈清风,刚结婚不到一个月就要出门,而且是这么长时间,倒是舍不得自家小媳妇儿。

    他与她并排躺着,黑灯瞎火的,也不睡觉,两个人聊天。

    陈清风:“我这次出门,你把家里钱都给我带着呗?”

    姜甜甜嗯了一声,说:“好!”

    “咱们这边小地方,也买不到啥!我看看外面有啥能带回来的!虽说钱重要,但是这年头儿,钱再怎么重要,没票也不行。我去那边多看看。”

    她晓得这个时代出一趟远门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儿,她叮嘱:“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凡事儿都放在心里,别胡来。”

    陈清风笑了出来:“你当我是个傻子啊!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他低声:“也不知道外面是个啥样儿,我肯定是小心的。我总不能扔下我小媳妇儿一个人。”

    姜甜甜:“就嘴好,你最好记得自己的话。”

    陈清风搂她:“当然记得。”

    这一宿,不止他们没有早早睡,旁人也是一样的。各房都有各房的想法。

    陈二嫂是浓浓的喜悦与兴奋,她是不怕什么的,别人再不笃定,她也是笃定的。她儿子多,又是长媳,还生下了长孙,怎么说老陈家都会把她放在第一位,肯定不会知道了肥皂的做法不教她。

    而他们掌握了这个法子,说不定以后就越来越好了。

    日子过得好,陈二嫂高兴!

    要说陈二嫂如此,陈三嫂倒是有点忐忑,她一直揪着自己男人,说:“咱家是三个闺女,你说那肥皂的方子,要是不教咱咋办?”

    她倒是不羡慕去南方的事儿。

    跟去南方比起来,还是肥皂方子更重要。

    毕竟,就算是小六子去了南方,那三十块钱还不是要交到公中。

    她就怕,方子不教给他们这一房。

    陈三哥翻个身,说:“娘说了每一房都教一个。不会不教我们的。你别想太多。”

    一转身,打起呼噜来。

    陈三嫂:“……就知道睡!愁死个人了!”

    陈二嫂陈三嫂是不一样的心情,陈四嫂也偏向陈二嫂的心情,只要不会不教她,就没啥可说的。不过,兴奋总是兴奋的。一家人倒是睡得都不这么好。

    因着这事儿没有彻底定下来,所以陈家人也没张扬,等陈清风从镇里回来。这才来到大队部开介绍信,他的介绍信除了大队部开一分,陈女婿的厂子还开了一分,这是为了能够确确实实的证明这个人。

    也是这个时候,大队长才知道,老陈家又有喜事儿了。

    “这跟着出门一趟,那能留下来在厂子里干不?”

    陈会计摇头:“那哪儿能啊!就是一锤子买卖。其实我也是想着,小六子在家里干农活儿也一般,要不然也不能让他去。毕竟我家劳动力其实还够。”

    这么说,也没错了。

    大队长和陈会计配合多年,是有默契的,彼此关系也好,他低声问,“这趟出去,给多少啊?”

    陈会计比出三根手指头:“三十,看着不少,不过人在外面,总归是让人担心。这钱不好争。”

    大队长刚开始还为三十吃惊呢,一想陈会计话,点头:“也是这么个理儿。”

    “对了,你晓得吗?听说南方都过来买粮食了……”陈会计提及这个事儿,既然镇里都传遍了,那么他们说一说也无妨了。

    大队长:“我隐隐约约有听说。我琢磨着,等过两天,动员一下大家,别随便卖粮食。陈粮放一年也不坏,还是留着更合适。要是南方一直缺粮,都来我们这边买,那咱们不是也缺了吗?再说,咱们今年本来就不咋地。”

    陈会计:“可不是么。”

    提到这个事儿,他们心情多少都有些沉重起来。

    老百姓,缺了啥也不能缺了这个啊!

    真难!

    陈会计这边儿还操心队里的事儿,陈清风那边倒是意外的顺利,那位李科长跟他聊过之后就知道这是个精明人,又有作保的,立刻就商量好了第二天启程。

    别看李科长精明的很,他儿子倒是挺实在的,陈清风几句话就跟他拉起了家常,彼此印象都不错。

    其实,李科长虽然着急找人,也不是什么人都敢用的。除了他姐夫保荐,也是因为,李科长跟陈红的公公是旧相识,关系不错的。老头子主动找了李科长,为陈清风担保。

    李科长这才放下心来。

    陈清风就晓得事情不会是他家姐夫说的那么简单。

    果然,有那边的老人帮忙。

    陈清风这边商量好了,立刻就回家准备东西了,他出门一趟,肯定不能什么也不带的。

    因为陈清风要出门,陈大娘给他做了几张两盒面的大饼子。虽说,那边说了管吃管住,可是当娘的总归是不放心的!陈清风也不客气,他娘给他,自然就要拿着。

    不过私下里,这货却偷偷告诉姜甜甜:“李科长那三十块钱提前预支给我了。”

    姜甜甜瞪大了眼:“你没上交!”

    陈清风:“回来再说!要是遇到好东西,我还能不买?”

    姜甜甜:“你要是给钱花了,我觉得娘不会放过你的……”

    陈清风倒是无所谓:“没事儿,我是她亲儿子,他也不能吃了我。”

    这人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大姐还给了我一百块钱。”

    姜甜甜:“!!!”

    陈清风:“不是白给我啊!她说让我看着南方有什么合适的东西,可以帮她带回来。”

    姜甜甜:“哦!”

    陈清风:“五嫂给了我一百三。”

    姜甜甜:“!!!”

    陈清风又继续解释:“她也是,有啥合适的给她带点回来。带一百二的东西就行,剩下十块钱给我做跑腿儿钱!”

    姜甜甜:“……”

    “没想到五嫂的私房钱还挺多,估计是卖包子的时候攒的。”

    姜甜甜:“猪肉的钱还有娘给她的二十,差不多就五十多了。我估摸着,一百三是她全部的钱。”

    陈清风:“所以说她有魄力啊!”

    顿了一下,他又说:“还有,咱娘也给了我一百。”

    姜甜甜此时已经无话可说了,敢情儿,他们都有东西要带啊!

    姜甜甜深深的感慨:“他们都是什么时候找你的,我都不知道啊。”

    陈清风:“全都偷摸儿的!没想到吧?”

    姜甜甜:“……”

    陈清风:“嘿嘿,到时候我从中再扒一层皮,我们就又有钱了。”

    真是什么大坏蛋啊!连自家人也不放过。

    姜甜甜戳他的脸,说:“你有点坏哦!”

    陈清风乐呵呵:“我对你还是好的吧?”

    姜甜甜:“那我要想一想的。”

    陈清风拉着她不放:“我对你好不好,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两个人闹了起来,没多一会儿,就变成了别的“闹”。

    想到刚结婚就要出门,陈清风觉得,自己真是好亏啊!

    他,连自己都亏了。

    赚一点点油水,错了吗?

    没错!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