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唐僧

唐僧

    “咔哧,咔哧,咔哧咔哧!”姜甜甜盘着腿儿坐在炕上,两口一块,没一会儿,一小盒饼干就连渣都没有了。还别说,这六十年代的大饼干还挺好吃的呢。

    吃饱了,姜甜甜伸了个懒腰,拍拍肚子,开始干活儿!

    虽然屋里再也没有找到别的东西,但是这个金镯子,姜甜甜是不敢放在原处了。她把金镯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随后将包好的手镯放在了铁饼干盒里。就这样,还不放心呢!又在饼干盒外缠了两三层。

    做好了一切,姜甜甜抱着宝贝钻到了西屋的床下,勤勤恳恳的开始挖洞。

    关键时刻,就得学小老鼠啊!

    深挖,深挖,深深挖!

    她几乎是用了自己最大的极限挖了半米多,总算是将东西藏好了。姜甜甜生怕被人看出来,脱下鞋使劲儿拍。拍平整了,这才放心。她从床下钻出来,整个人成了土猴子。

    虽然给金镯子换了地方,但是姜甜甜并没有放弃这个小暗格,她将所有的现金都挪了过来。

    做完这一切,姜甜甜觉得整个人的三魂七魄已经离家出走了——累的。

    她靠着墙,瘫坐在小板凳上,可是就是这样,她还有很多活儿呢。不过,大概是金镯子的威力太大,姜甜甜虽然巨累无比,但是精神还是亢奋的。

    钱壮怂人胆啊!

    她可是在六十年代有金镯子的人!

    是一般人吗?必须不是一般人。

    姜甜甜攥紧了拳头,呼啦一下站起来:“哎呦!”

    一不小心,辫子甩到了脸上,姜甜甜揉了一把自己的脸,低头看看自己长及腰的马尾,这枯黄的头发啊!全是土,她解开辫子,甩了甩,土是少了,但是,又乱成了大疯子。

    就算不照镜子,姜甜甜自己知道一定超蠢。她想了想,回屋找到剪子,握着剪子就来到了隔壁。

    “咚咚咚”虽然是密密实实的小篱笆院儿,姜甜甜还是拍着门,可有礼貌了。

    “谁呀!”王婆子听到动静儿出来,一开门,咯噔一下,后退两步:“你你你、你干什么!”

    声儿都变了,吓的!

    姜甜甜上前一步,乖巧笑:“我是隔壁的甜甜。”

    王婆子又后退一步,尖着嗓子喊:“你别过来!!!”

    此时正是中午呢,王家人听到王婆子的动静儿赶紧从屋子里窜出来,这一看,真是好悬绊倒。

    姜甜甜披头散发,手里提着剪子,像是大疯子一样,怎么看怎么吓人。

    “你你你你、你想干啥!杀人可是犯法的!”王婆子的儿媳扶着门,虚张声势。

    姜甜甜:“???”

    她认出来了,这两个人的声音就是她偷听到的声音,她露出自己最最最无辜的笑脸:“你们误会我了,我不干什么的,我就是想拜托你们帮我剪一下头发。”

    她眨巴大眼睛,脆生生的:“头发太长了,很麻烦。”

    王家人:“???”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王婆子率先反应过来。她说:“甜、甜、甜甜啊!你、你想卖、卖头发?”

    姜甜甜眼睛一下子亮了:“头发可以卖吗?那我要卖!”

    幸好她来找邻居帮忙了,要不然都不知道呢。

    果然,远亲不如近邻呀。

    “原来你要卖头发啊!我当、我当什么事儿呢。”听说姜甜甜只是要卖头发,王婆子总算是将心放下了。她瞅了姜甜甜的头发一眼,开启了话痨的模式:“你这头发挺好的,卖了多可惜啊。”

    对着这干枯毛躁的头发,您都能说出头发不错,您的彩虹屁很不走心哦!姜甜甜鼓鼓脸蛋儿。

    王婆子看她小脸蛋儿鼓起来,立刻了然,谁没穷到一定份儿上,要卖头发啊!

    她同情的看了一眼姜甜甜,说:“你别自个儿剪,别是浪费了。你直接去公社的理发店。那里是公家的,只有那里收。”

    随后又指点她:“你洗洗头,弄得好一点。”

    姜甜甜点头:“哦!谢谢您。”

    王婆子:“哎呦这丫头嘴甜的,都是小事儿,谢啥啊。”

    姜甜甜抿着嘴角,轻轻扬起:“那,您知道怎么走吗?”

    王婆子:“哎呦,你一个姑娘自己往公社走?得走将近两个小时呢。不成的,哦对,明早儿队里的牛车要去公社那边接知青,你去问问大队,能不能让你一起去……”

    姜甜甜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好!”

    她提着剪刀,披头散发的就冲了出去。

    王婆子:“……”

    正要再说点啥,就看姜甜甜停下了脚步,又去而复返,她期期艾艾,“大队,怎么走呀?”

    姜甜甜耷拉着脑袋,正准备给自己再找点借口,王婆子立刻接话:“哎,也是,你从来都没去过,哪儿知道啊!走,我领你去吧。”顺便八卦八卦。

    姜甜甜笑眯眯,超甜:“好!”

    得,借口都不用找!

    “甜甜啊,这徐翠花走了,往后的日子,你打算咋过啊?”王婆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姜甜甜,套着她的话。

    姜甜甜侧眸,眼睛弯弯:“这不是有您吗?”

    王婆子踉跄了好几步,回过神,赶紧说:“咋就是有我?这……”

    姜甜甜无辜眼:“您会给我找个对象吧?”

    王婆子:“……话,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原来她跟你说了,也对,她怎么可能不跟你说。那个,甜甜啊,你想找个啥样的男人?”

    她既然收了礼,也是该办事儿的,现在索性问问小姑娘。

    姜甜甜:“我要个子很高很高的。”不能像我爸,才一米七。

    “脸不用很帅,但是要硬朗,棱角分明。”我爸就是个小白脸,小白脸靠不住。

    “家里必须条件好,我不要吃苦。”跟着男人吃苦最蠢。

    “不要……”甜甜还准备再说,王婆子很快的打断了她的话。她一言难尽的看着姜甜甜,觉得这丫头,真心没有逼数儿。她就说,徐翠花那个泼辣彪悍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好心送她一块红布这么大的礼,原来姜甜甜真心不好整啊!

    她尴尬的笑,说:“这、这个以后慢慢说。”

    姜甜甜点头:“那倒也是,不着急的,我还小呢,才十七。”

    王婆子:“……”十七不小了。

    姜甜甜:“大婶,我家没有柴了,该去哪儿捡柴呀?”

    姜甜甜:“大婶,我家缺一些东西,该去哪儿买啊?”

    姜甜甜:“大婶,我家粮食可能不够,该咋办啊?”

    姜甜甜:“大婶,我家房子漏了,你说我该找谁帮忙啊?”

    姜甜甜:“大婶,……”

    王婆子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觉得,有人在她脑子里敲小鼓,砰砰砰的,简直是要了老命了!她脑仁儿都要炸开了,她按住了头,后悔自己刚才干什么要欠欠儿的跟她一起来!

    “大婶,……”

    王婆子这一路,不知道自己说了啥,但是她搅着,姜甜甜就像是她小时候听过的故事里的唐僧,真的一点也不差。

    她要是个妖精,也想把她给吃了,屁话太多了啊!

    而且,四五六不知!

    两个人一路“交谈甚欢”的来到大队部,所谓的大队部,跟普通的民房一点区别也没有。不过比姜甜甜他们家是好了一些的。两个人还没进院子,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中气十足的骂声:“你个混蛋,干十天活儿,你能偷懒九天,看我不打死你个懒鬼!让你出来给我丢人!我揍死你!!!”

    “爹,爹爹爹,我可是您亲儿子啊!”

    “我没有你这种废物亲儿子!老子儿子多,早知道你是这个懒得腚都带不动的混球儿,一生下来我就把你扔到山里喂狼!”中气十足男高音,这个叫骂声,别说大门口了,方圆十里都能听见。

    不过显然这个话并不能吓唬住人。

    “爹,我三岁都不相信您这套磕了,咋我都十九了,你还说呢?一点花样儿都没有,怪不得您在大队当了十几年的会计也升不上去。您这脑子,也就只能干干会计了!亏得大队长和大队的人包容您了,真要是出去干,您都能让人欺负死!”虽然这话十分的不着调,但是说话的人声音很好听,带着清清爽爽的少年气。

    只不过,这话又捅了马蜂窝!

    “你这兔崽子,你这个小兔崽子!你还教训起你爹了!棍子呢!我锤死他,我非得锤死这个小兔崽子!”

    “虎毒还不食子咧。”

    “就你这种儿子,老虎都得气掉半条命!”

    院子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大队部也不是孤零零的,周围都是人家,但凡家里有人的,都出来探头探脑。

    只是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姜甜甜突然发飙了!

    姜甜甜霍的拉开大队部的院门,板着一张小脸儿,愤怒:“你怎么可以打人!”

    所有人如同突然间静止一样,瞬间停下动作,随后慢动作的统统扭头看向了她——灰头土脸,蓬头垢面,一身脏兮兮,手里拎着个剪刀。

    姜甜甜也迅速的扫过院子里的人,除了今天早上才见过的杨桂花,还有三个中年男人和一个瘦巴巴的大高个儿小伙子。挨揍的,应该就是他了。

    而三个中年人其中的一个手里提着木棍子,应该就是打人那个。

    她想到,她妈了!

    姜甜甜怒:“就算是你生下了他,也不代表你可以随随便便就打人,喂狼更不可以!”

    所有人:“……”

    所有人:“??”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