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深夜书屋
首页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527章 我等你回来

第1527章 我等你回来

    听见姜轶洋对自己有回应,涂静好便觉得乔隐的事情,加快了姜轶洋对现实的认清知道谁才能给他未来,心里高兴的涂静好没有多呆便在田晖的引路下,回房间等姜轶洋。

    准备好面临即将到来的场面,姜轶洋抬起手轻轻敲了敲房门。

    “进来。”

    推门进书房的姜轶洋,考虑到什么,本想打开门,却听见纪澌钧来了句,“把门关上!”

    他的猜测没有错,把他叫来,还要关着门,那一定是知道什么了。

    把门关上后,后面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姜轶洋,没有耽搁,步伐飞快来到纪澌钧面前,刚停住脚,就见放下文件往后靠,盯着他看的纪澌钧,“难怪回来的路上,他都不敢让太太跟你同坐一辆车。难道,你就不觉得,自己做事方式有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坚持用同一种做事方式,如果你真的觉得我错了,那就等我们回来了,再把我交给老冯。”

    “以后,不准再拿这个家任何人的生命开玩笑!”

    “是。”

    心里尽管生气姜轶洋这么做,却考虑到马上要面对的事情,“我接到电话,凌晨四点出发,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一个小时后出门,你去准备一下,别让费亦行跟过来,老冯那边,我来处理。”

    看见纪澌钧因为乔隐的事情很生气,姜轶洋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句,“为了确保计划顺利,我在费亦行的食物里下了少量的迷药,就算是宝少爷吃了,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一次连他儿子也一块算进去了,“姜轶洋,你——”

    “对不起。没别的事情,那我先下去了。”

    纪澌钧已经没时间再在这里找姜轶洋算账,“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纪澌钧急的马上去找人,路过姜轶洋时,递了眼自己桌上没来得及关的电脑。“把我电脑关了。”

    “是。”

    纪澌钧从书房出来,在楼道口遇到常亦远,担心儿子情况的纪澌钧,立即吩咐一句,“你去把宝少爷带回来。”

    “我已经把宝少爷送回主卧了。”

    常亦远话音落下,只见纪澌钧坐着轮椅匆匆离去,疑惑的常亦远望着纪澌钧的背影。

    回到房间,纪澌钧就看见木兮坐在木小宝旁边给木小宝盖被子。

    “怎么了?”怎么纪澌钧神色那么紧张。

    进来的纪澌钧,摸着木小宝的脸,“小宝,小宝?”

    “嘘,他刚睡着了,你别叫醒他。”

    见纪澌钧表情凝重目光跟双手一直在儿子身上,木兮握住纪澌钧的手,“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反握住木兮的手,有些话想跟木兮说,却又不想让她跟着担惊受怕,轻轻摇了摇头,语气轻淡回了两个字,“没事”。

    见纪澌钧一直盯着儿子看,久久都没抬起头,在他沉默中,木兮看见了他心事重重的模样,知道纪澌钧向来不太愿意告诉她一些事情,木兮也没问,“乔隐没事,明天观察一下就能出院了。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

    想下去扶纪澌钧上来的木兮,刚掀开被子就听见纪澌钧嗓音低沉,轻唤她的名字,“兮兮。”

    “嗯?”他突然严谨,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的模样,让木兮心里有点紧张。

    “一会,我有点生意要谈,要带姜轶洋出门,你留在家里等我,忙完我就回来。”

    一会?那么晚了,而且才刚出院,身体都没恢复怎么就连夜要走,她知道,纪澌钧一定是去处理一些事情,为了让他放心,木兮笑着问道,“你怎么不带费亦行去?”

    “兮兮,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你说。”

    “费亦行知道我们走了,肯定会出于担心我的事情要带着人赶过来,景城这边还不太平,他不能离开纪家,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让他离开知道吗?”

    “我一定完成你给我的任务。”

    木兮的反应比平常都要平静,纪澌钧知道她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双手握住木兮那溢出冷汗的手掌,“有什么想问的,等我回来,我都告诉你,我走了以后,家里的事情交给费亦行,我也会让乔隐暂时回来住陪着你们母子。”

    “我听你的安排。”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木兮,笑着下到地上,坐在纪澌钧对面,拉过纪澌钧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等你回来了,要记得陪我去做产检,不要太久,不然都过预约时间了。”

    “不会太久,也就这几天就会回来。”看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还有这肚子里的孩子,这些都是他来自不易的幸福,纪澌钧低头,将脸贴在木兮肚子上。

    “深哥知道?”

    “等他问起来的时候,你再告诉他吧,就跟平时一样。”

    深哥临走时的担心,是没有错,他是真的要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不然怎么会连深哥都担心他了,木兮摸着纪澌钧的脑袋。“钧哥。”

    她那淡淡的声音,就像是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中,难得的安静。

    “嗯?”

    “我考虑好了,等你回来了,我们再生一个。”

    笑着的纪澌钧没有说话,“……”

    ……

    从书房出来,姜轶洋先去了涂静好房间一趟,确定人已经昏睡过去才离开。

    田晖看见姜轶洋,想过去,就望见姜轶洋叫了常亦远,不知道交待了几句什么话,常亦远走后,他正要过去,就被人叫住,说是要去集合开会。

    临时收到消息公司有事的冯少启,带着许轶卫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客厅气氛紧张,人员调动密集,正好常亦远跟师少择都在一楼,两人正说着话,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师少择见路过的冯少启看着自己。“老冯。”

    “出什么事了?”

    “正常会议。”

    他选的人,嘴巴严,他会不知道?问不出情况的冯少启还想再问问旁边的常亦远,就听见许轶卫催促一句,“该走了。”

    “嗯。”

    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想问个明白,话都没出口,电话就来了,忙的冯少启都忘记自己要问什么了。

    二楼次卧。

    姜轶洋进来时,费亦行已经躺下睡着了,看样子,费亦行应该是没怀疑什么。

    将费亦行垂落在地的脚脱去皮鞋后,放回被子里,又动手给费亦行整理了一下被子,沿着费亦行身旁坐下的姜轶洋,瞥了眼一旁已经吃干净的布丁,将视线挪回到费亦行脸上。

    因为实在是不放心。事关重大,担心费亦行会防着自己,姜轶洋低头嗅了嗅费亦行的嘴边,确定是有布丁的味道,这才相信费亦行吃下了那些东西昏睡过去了。

    见费亦行唇角,还有些东西没擦干净,姜轶洋拿出手帕擦去时,看着费亦行,想起白天那些事情心里就过意不去,“对不起,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会跟你解释清楚这一切。”

    就连纪总都不确定,更何况是他,这一走,真要出事了,真相是什么,恐怕没人说得清,而费亦行估计这辈子都得怨恨他,他姜轶洋从来都不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费亦行真心待他,他何尝不知道这些误会让费亦行对他有多失望。

    看了眼自己表上的时间,他必须尽快出去,把出发前的事情都布置妥当,收回眼眸的姜轶洋,看回眼前的人。

    低头望着这个与自己有默契,共同出生入死多年,能把命交到对方手上的搭档,那些藏在心里,一直不愿意承认的话,也随着沉甸甸的心情出口,“如果有来生,我愿再与你做兄弟。”

    姜轶洋咽了口唾液,将那些未能出口的千言万语全部吞回肚子里,低头在费亦行眉心印下一记祝福。“晚安,亦行。”

    起身后,步伐轻缓离开房间的姜轶洋。刚出来,师少择就过来了,“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布置妥当了,我跟……”

    师少择话没说完,看到人员调动的吕锃凉,知道姜轶洋要干什么,赶紧过来问了句,“不会是现在就要走吧,那么晚了,谁去,费助理呢?”怎么没费亦行的身影,不会是姜轶洋把费亦行给关起来了吧?

    “他睡着了,你别让人去打扰他,我们走后,除了我留下来的十来个保镖,这个家由费亦行接管。”

    他刚刚看到有两个标记不同的行李箱,他知道这件事危险,可姜轶洋怎么能把他们俩都带走,“万一要出个什么事情,你们的工作不需要接替了,你不能把他们带走。”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费亦行醒来之前,这个家暂时交给你。”如果回得来,这是一次不错的历练机会。

    姜轶洋说的轻飘飘的,交给他,他怎么管啊,“你们都走了,就剩下他的人了。他的脾气你还不了解?我管他,他不把我杀了就算不错了。”这事怎么那么急,一点招呼都没提前打,他根本都没做准备。“他要问我你们去哪儿了,我怎么说?”

    “就说跟纪总出门谈生意,其他你一概不知。”

    跟了几步的吕锃凉,被姜轶洋跟师少择甩了,急的想去找纪澌钧时,就看见木兮陪着纪澌钧出来了。

    “纪总……”不行,太太不能知道这些事情。

    一直憋着没说话的吕锃凉,想找机会,可木兮都在旁边,吕锃凉什么都问不到,纪澌钧也没跟他说什么,急得吕锃凉都快疯了。

    送人下楼时,木兮就看见,周围的保镖都换了,全是费亦行的人,这个时间点,佟悦怎么不在这里?难道怕深哥知道这些事,纪澌钧让人把佟悦支走了?

    “太太,请放心,我们会照顾好纪总的。”

    木兮笑着帮姜轶洋一块搀扶纪澌钧上车。

    跟木兮挨着近的姜轶洋,小声提醒一句,“田晖那些人留下了。费亦行跟涂静好一时半会醒不来,在费亦行没醒来之前,有事你找老冯跟老吕。”

    纪澌钧都跟她交待好了。“我会见机行事的,照顾好纪总,早些回来。”

    “嗯。”

    握住纪澌钧的手,木兮看着纪澌钧时,差点就控制不住掉眼泪,“钧哥,我等你回来。”

    撑起身的纪澌钧,亲了一口眼前表情快奔溃的木兮,“兮兮,我很快就回来。回去吧。”

    “嗯。”

    就像纪澌钧说的跟平时一样,努力微笑的木兮,直起身,往后退了两步跟纪澌钧挥手道别,她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心情,一旁的吕锃凉就急的想跟过去,被木兮用眼神打住了。

    坐在车里,一直望着木兮的纪澌钧,在车子开出纪公馆后,一通电话紧接其后就打进来了。

    “听我侄子说,你连夜出门,上哪儿?”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纪优阳比平时都严肃的声音。

    那小子怎么可能知道,一定是纪澌钧在家里安插了眼线,“跟你没关系。我托你的事情,你要办好。”

    “怎么没关系。这三更半夜的出门,不是什么好兆头,你多保重,没了你,不止沈氏得完,我也得完了,你可得平安回来。”

    纪优阳这一如既往挖苦讥讽的话,此时大概是因为语气严肃,在他听来充满了对他的担忧。他与纪优阳之间不适合这种和谐的气氛,纪澌钧冷冷回了句,“只要你不得罪人,没有人吃饱撑着去找你麻烦。”说完这句话,纪澌钧就挂断了这通电话。

    电话那头,纪优阳用力抱紧手中已经清洗干净消毒过的玩偶。他有什么可担心的,为了那老婆孩子,他二哥还能有事?

    觉得自己打这通电话,多此一举的纪优阳笑了笑。


同类推荐: 佔有姜西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四姑娘侯府日常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掌欢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贤妃黑化指南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